新闻>正文

胜景山河负债超3亿濒临破产 实际控制人姚胜失联

2015年01月13日08:20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姚胜曾雄心勃勃地要把岳阳打造为“中国新型黄酒之都”,如今只留下一地鸡毛。
姚胜曾雄心勃勃地要把岳阳打造为“中国新型黄酒之都”,如今只留下一地鸡毛。

  4年前,几乎上市;4年后,濒临破产

  【产业·公司】胜景山河狂奔“资本末路”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曹昌 ●李永华 夏新田 | 湖南岳阳报道

  IPO二次上会被否,年销售不足千万,资金链断裂,触发上海国际酒业交易中心期酒回购条款,湖南胜景干黄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原名“胜景山河”)一步一步陷入穷途。

  2014年12月22日,胜景干黄员工集体走向岳阳市政府,希望当地政府全面接管企业,并动用欠薪保障金,偿还企业拖欠他们的数十个月工资。

  致力于把岳阳打造成为“中国新型黄酒之都”的胜景干黄实际控制人姚胜,从2014年7月开始“失联”,在员工的愤懑声中,在媒体的注视下,留给中国资本市场一个深刻的背影。

  奇迹未现:上市前夜“突然休克”

  时过境迁,《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仍然记得5年前和姚胜第一次见面的情形。

  那是2010年12月16日,深圳某五星级酒店,股票代码被确定为“002525”的胜景山河在此举办晚宴,拟为公司股票次日登陆A股市场进行答谢。

  答谢晚宴刚刚开始,西装革履、头发齐刷刷向后梳去的姚胜接到一个电话后匆匆离席,随后消失的还有公司全体高管,留下一众宾客自饮自酌,各自散去。

  次日凌晨4时,姚胜见到《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时透露,近期有媒体称公司招股说明书披露不实,并实名举报至中国证监会;16日晚上,深交所与公司进行了紧急沟通,要求胜景山河暂缓挂牌上市。“缓缓不要紧,迟早会要上!”姚胜口气轻松,握手有力。

  针对胜景山河的核查旋即铺开。

  从2011年1月开始,中国证监会联合相关券商、会计师事务所等机构派出十几路调查小组,分批实地到全国各地进行核查。其间,胜景山河一高层向《中国经济周刊》坦陈,“这段时间真是胆战心惊、度日如年,平时极有生活规律的姚总(指姚胜)经常彻夜失眠。”

  这年春节,姚胜给《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发来短信,并称,“2011年,我们将带着您的期待穿越奇迹!”

  在万众瞩目中,奇迹没有出现。

  2011年4月6日,胜景山河二次上会。在中国证监会第60次发审会上,胜景山河“首发会后事项”未获通过,其募集的5.8亿元资金并加算银行同期利息被要求返还证券持有人。当日,中国证监会召开新闻发布会,相关负责人称,胜景山河未按要求披露相关信息,存在关联交易未披露、重要直销客户未披露以及重要存货未获取充分、适当审计证据三种情形,不符合法定上市条件。

  “遗漏了很小的信息披露,(只是觉得)太可惜。”当天晚上,《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接到姚胜的电话,他说,“来年我们再上发审会!”

  胜景山河上市资格被取消,这是继立立电子苏州恒久之后,中国证监会第三次撤销已过会公司IPO的核准决定。

  步入穷途:行业过冬、营销下降、期酒融资失败

  在理想、尊严和各种利益裹挟之下,姚胜不能自已地往前走。

  2011年7月,胜景山河以增资扩股方式成功引进中科招商创投、华鸿景开、中瑞国信、中科沙钢和中科汇通5家战略投资者,注资1.275亿元入股胜景山河1700万股,胜景山河总股本扩张至6800万股,战略投资者持股25%。

  当初,胜景山河对外的说法是,通过获得募集资金,用于扩建技改工程、品牌推广和补充流动资金等方面。

  在IPO野蛮生长的年代里,一夜暴富的神话不断上演,一些嗜赌成性的企业不惜走上借钱上市、包装上市的道路,股权投资机构也热衷这种危险的游戏。在2011年7月这次增资扩股中,5家战略投资者以7.5元/股、16倍的PE入股风口浪尖的胜景山河,高出当时酒类板块市场8~10倍估值的一倍左右。

  2012年是中国酒类行业的分水岭,受“塑化剂”风波、重拳治理“酒驾”、遏制“三公消费”等因素影响,中国酒类行业告别“黄金十年”,蹒跚步入寒冬期。

  对于胜景山河而言,更为不利的是,黄酒消费习惯主要集中在沿海地区,内地尚处于培育阶段。“一瓶干黄价格低辄数十元,高辄数百上千元,一顿饭要消耗好几瓶酒,价格不菲。”胜景山河一位要求匿名的高管称,“公司市场开拓费用居高不下,而市场销售一年不如一年,加上IPO留下的财务黑洞需补上,风投进来的一个多亿没能撑多久,企业又开始陷入四处找钱之境。”

  内忧外困,素以乐观形象示人的姚胜,偶尔流露出感伤情绪。2013年上半年,胜景山河的一次产品推介会后,酒过数巡,姚胜在卡拉OK厅演唱了一首《英雄泪》,多人留意到这个曾经的架子鼓手、歌手、武术爱好者眼中饱含着泪水。

  再提IPO的愿望显然不合时宜,胜景山河转而将目光投向酒交所,以期实现期酒融资、品牌重塑的目的。

  2013年11月,胜景干黄·珍藏精品(申购代码:301113)在上海国际酒业交易中心上市,发售总量为99999坛,公开发售量为66190坛,发售价格为890元/坛(每坛的容量为2500mL),余下23809坛则为定向配售。

  该次申购同时明确,如果该酒品挂牌交易首日起至2014年10月20日期间不能连续65个交易日收盘价达到或超过1030元/坛,则发售人在公告规定的回购期内按回购价1025元/坛对参与回购的客户履行回购义务。

  但是,中国酒交所运行并不成熟,酒类证券化行进艰难。“发行价通常偏离市场价,难以保值。”白酒行业专家赵义祥认为,投资者冲着收益而来,而酒厂希望消费者喝掉产品,这样厂商和投资者的观念就产生了错位。

  据《中国经济周刊》了解,至2014年10月20日,因连续交易日和收盘价远未达到预期,胜景干黄·珍藏精品触发回购条款。由于胜景干黄未能提交7809.48万元的回购保证金,上海国际酒业交易中心与胜景干黄的担保方中信银行产生纠纷。“此举至少将导致公司4000万元以上损失。”胜景干黄上述高管称。

  雪上加霜的是,2014年上半年,处于资金链断裂边缘的胜景干黄与北京展腾渤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署了引资协议,但后者“临阵变卦”,未在指定时间将相关款项划入胜景干黄。

  2014年7月以后,胜景干黄的员工再也没有在公司见过姚胜,电话也联系不上,其董事长职务由其兄长彭迪辉(姚胜原名彭光辉)担任。对外的说法是,姚胜病休了。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最后一次见到姚胜,是在2014年3月,那天他滴酒未沾,脸上写满憔悴,身体瘦得厉害。他说,“老毛病—血吸虫(病),体重比两年前下降了50斤。”
胜景干黄实际控制人姚胜自2014 年7 月开始“失联”
胜景干黄实际控制人姚胜自2014 年7 月开始“失联”

  财务危机:

  负债超过3亿元,陷入破产境地

  姚胜“失联”后,企业留下一地鸡毛。

  《中国经济周刊》从多个渠道了解到,2014年,胜景干黄开工不足,大部分时间处于停产状态,全年实际销售总额不到1000万元。

  2014年6月,胜景干黄在农发行岳阳分行1.3亿元左右的贷款到期,公司100余亩土地、厂房设备和大部分原酒抵押给了该行,该行于2014年10月向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

  多年来,姚胜还得到了深圳某资本大鳄的襄助。除入股企业外,该投资者还借给胜景干黄3000万元。姚胜失联后,该投资者申请强制执行,冻结了公司银行账户。

  不止于此,除因胜景干黄·珍藏精品触发回购条款、尚需支付4000万元以上的赔偿款外,胜景干黄还欠供应商、广告商等款项1000多万元,欠社会上投资公司及部分员工集资款2000多万元,欠管理人员工资19个月,生产人员工资12个月,营销人员业绩奖励两年未发,金额超过1200万元。

  “融资、借款、集资甚至高利贷,姚总想尽一切办法做企业,奈何不遂人意。”胜景干黄的上述高层透露,“IPO前一年的财务数据最‘漂亮’,经过5年折腾,企业目前负债超过3亿元,已经陷入破产境地。”

  招股说明书显示,2009年,胜景山河营收1.59亿元,净利润2964万元,总资产3.89亿元,存货为2.77亿元,净资产1.91亿元。

  胜景干黄跟随姚胜多年、不舍离去的一些“老臣”对《中国经济周刊》说,姚胜“失联”前,已与妻子离婚,其个人名下查不到任何财产;在岳阳市政府协调下,姚胜兄长彭迪辉承诺,将在春节前筹钱,将所欠员工的部分工资还掉;至于其他债务,暂未提上日程;偶尔,也会有人前来谈合作或者并购,“但看一看就走了”。

  资本市场具有无限想象可能,姚胜以独特的方式博取,亦以独特的方式离场,在员工的愤懑声中,在媒体的注视下,留下一个深刻的背影,任人评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