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保险牌照“退烧” 拟“涉险”资本从急寻到退出

2017年11月30日20:35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一路狂奔的保险牌照,在严厉监管下,曾经一度欲跻身于险资阵营的各路资本,正慢慢冷却下来。

  

  一路狂奔的保险牌照,在严厉监管下,曾经一度欲跻身于险资阵营的各路资本,正慢慢冷却下来。

  日前,利宝保险有限公司(简称“利宝保险”)发布公告称,经双方综合考虑与友好协商,利宝保险与三胞集团于2017年8月16日和2017年11月16日,分别终止了双方于2016年8月16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及合资经营合同等交易协议。

  事实上,这并非首次资本终止收购保险企业股权。如渤海金控此前公布终止收购华安财险14.77%股权,这意味着,“海航系”一产一寿的美梦暂时破碎。

  除终止收购保险公司股权外,调整投资计划的案例亦不占少数。如东吴证券近期公布的保险公司股权收购方案显示,调降了拟收购股权的比例。

  就资本市场对保险牌照趋冷的表现,北京时间财经采访了和诚咨询首席分析师顾成建,其表示,受监管环境、被收购保险企业经营状况等影响,各路资本只是暂时选择沉寂,并不能代表热度降低。

拐点出现:保险牌照资本热潮冷却

  近日,利宝保险一纸公告显示显示,母公司美国利宝互助保险集团(简称“利宝互助”)与三胞集团终止股权转让。

  资料显示,利宝保险是利宝互助在中国的全资子公司。2016年8月16日,利宝互助与三胞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协议,拟由三胞集团受让利宝保险51%的股权,利宝互助拟压缩持股至49%。根据上述公告,今年8月16日和11月16日,双方分别终止了股权转让协议及合资经营合同等交易协议。

  事实上,目前三胞集团在保险领域也是小有成就,其控股了上海同人保险经纪公司、幸福人寿,且为幸福人寿第二大股东。

  除了资本主动放弃股权收购,申请保险牌照或是降低比例的情况也是时有发生。

  由于监管政策趋严,业内预判短期内难再有获得批准筹备的保险企业,导致世茂股份美盈森金杯电工飞天诚信四家上市公司退出申请牌照队伍,而其他上市公司争相公告参股与设立保险企业的火爆场面也逐渐成为历史。

  根据Wind资讯梳理发现,今年以来,有29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拟参与投资设立保险公司。而2016年全年,这一数据为73家。由此可见,2017年保险牌照急剧降温。

  另外,今年8月份,东吴证券公布的保险公司股权收购方案显示,调降了拟收购股权的比例。公告称,拟向创元集团收购东吴人寿1.99亿股,拟定收购价格为每股1.11元,收购总金额为2.21亿元。收购完成后,东吴证券持有东吴人寿股权比例为4.975%。与去年年底东吴证券披露的股权收购计划相比,减少了1.1亿股,股权比例下调2.75个百分点。

  同时,已经成立的保险公司股权也遭到甩卖。北京产权交易所于7月中旬披露,完美世界已于7月11日将所持有的长城人寿保险2700万股份公开转让,转让价格621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资本“抛弃”保险的原因虽各不相同,但多集中于合作伙伴出现危机退出者、因政策变化而暂时选择观望者,不过不可否认,监管趋严才是各路资本最大的顾虑。

  不过与逐渐沉寂的保险牌照申请及保险企业并购相比,保险企业的股权变动却较为频繁。根据中保协及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有弘康人寿、中银三星人寿、长城人寿、利安人寿、中融人寿、吉祥人寿等近20家险企已变更股权或拟变更股权。

  对于资本在保险行业内的给出的反应,和诚咨询首席分析师顾成建表示,目前保险行业正处于向上的良好势头,主要表现在保险企业数量与质量,及行业规范性和消费认知度的提高,保险资产自然受到资本追逐,其定价也有水涨船高之势,但是保险企业收购与申请设立保险企业的路磕磕绊绊,从保险公司入手也就成了较好路径。

监管趋严:险企“单一大股东”成历史 偿付能力承压

  近两年,中国保险企业一直在资本市场扮演着呼风唤雨的角色。无论是手握万亿资金在资本市场横纵捭阖,还是动辄上百亿的企业输血,保险企业一改此前金融边缘化的形象。

  2013年保监会修订的《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给保险行业带来了重要改变。该办法允许保险公司单个股东(包括关联方)出资或者持股比例可至51%,使得大股东在公司运营治理上对险企有更大的话语权。

  不过随着保险企业业务的开展,监管层也在逐渐完善着监管规定上存在瑕疵。

  针对单个大股东情况,7月下旬,保监会发布《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简称“征求意见稿”),第二次公开征求意见,欲通过降低大股东持股比例限制其权力膨胀。

  与第一版征求意见稿相比,该《征求意见稿》要求,投资人自成为持有保险公司股权30%以上的控制类股东,五年内不得转让所持有的股权;自成为持有保险公司15%-30%股权以内的战略类股东,三年内不得转让所持有的股权。

  事实上,在中资寿险公司中,险企的单一股东面临“超标”持股司空见惯。比如,信泰人寿第一大股东为浙江永利实业,持股占比47.12%;幸福人寿第一大股东为信达资产,持股占比为51%;安邦人寿、安邦养老第一大股东为安邦集团,分别持股占比为99.98%、100%。不过,对于集团化保险公司,在股权集中方面,监管很有可能会放绿灯。

  对于保险企业股权过分集中带来的危害,“主要还是从监管和维护市场安全健康发展的角度考虑,单一股东容易带来行为不规范,资产风险大等问题,比如资金来源不透明、资金投资不合规等。”顾成建如是说。

  另外,中国保监会关于《规范人身保险公司产品开发设计行为的通知》于10月1日正式实施,规定快返年金、附加万能险等中短期存续产品都要退出市场,强调保险资金的保障与长期稳定属性,同时还对人身险产品设计进行了全面规范。

  同时,保监会不断加强保险资金运用监管,治理非理性举牌、境外收购等乱象,控制保险资金进入房地产领域,规范保险机构内保外贷业务,取消通道业务等。

  更重要的是,在保监会召开部分保险公司负责人座谈会上,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曾强调,监管部门将进一步强化政策导向,在市场准入、股权管理、高管任职方面采取有效措施,让具有风险意识、工匠精神、创新精神和稳健经营的保险企业家大有作为,让那些资本猎人、市场炒家无处遁形。

  在最新偿二代标准体系下,保险企业需应对更为严格的偿付能力要求,也是对保险企业注册资本的新挑战,增加注册资本金成为其不二的选择。

  以利宝保险为例,近两年来,其偿付能力水平不断下滑。偿付能力报告显示,2017年三季度,利宝保险的综合、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141%,较上季度末的155%有所下降。

  此外,截至2017年前三季度末,利宝保险仍在亏损。对于亏损原因,利宝保险在其偿付能力报告中称,由于利宝保险规模较小,在预测期内仍然会持续亏损。随着公司继续对效益较低的险种进行精简,亏损会逐步缩小,同时净负现金流会降低。

  为了防止因偿付能力不符合规定,而被保监会叫停开展新业务,利宝保险还公布了变更资本金的公告。该公告指出,利宝互助10月3日同意,将公司的投资总额和注册资本分别从15亿元增加至15.6亿元,该注册资本变更需保监会批准。

  除了提高注册资本金,保险企业还青睐于股东变更,而在接受股权的新股东中,不乏知名的资本家族,譬如“中植系”。

  随着监管层对于保险行业整顿力度加大,也使得部分怀揣“发财梦”的投资者打起了退堂鼓,保险企业在监管压力下再也无法扮演“现金奶牛”,激进投资也成了历史。

  北京时间财经记者 齐文健

  转

  载

  声

  明

  转载本公号文章请留言,转载时请在文首注明来源和ID,同时请勿删除文中北京时间财经(ID:caijingbtime)字样,否则本公号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