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企业要拿去产能奖先给官员好处费:河北一科员两年受贿258万

2016年09月28日09:23 来源:澎湃新闻

  为淘汰落后产能设立的奖补资金,正在成为政府官员觊觎的对象。

  新华社9月27日文章指出,调查发现,多地发生虚报淘汰落后产能套取奖补资金案。在审核检验过程中,有的基层工作人员索要巨额“好处费”,有的未按要求现场核查,审核签名由他人代签。该调查主要基于河北省石家庄市工信局运行处原副处长安晓桢玩忽职守和受贿事实。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查阅到的《安晓桢玩忽职守、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下称“《判决书》”)显示,安晓桢在担任石家庄市工业和信息化局运行监测协调处科员及副处长期间,在天力金属有限公司、际华三五一四制革制鞋有限公司、行唐县白云化工有限公司、行唐县万源锌业有限公司、石家庄市凤凰建材有限公司、石家庄市井陉矿区太行水泥有限公司等企业淘汰落后产能获取奖补资金过程中,两年共受贿258万元。安晓桢案件同时还涉及至少4名其他官员。

  其中受贿金额最大的涉事企业为石家庄天力金属有限公司。《判决书》中提到,2012年石家庄天力金属有限公司申报淘汰落后产能项目,实际淘汰的是179立方米炼铁高炉,企业为了获取更多的奖补资金,在企业申报材料上将179立方米炼铁高炉填写为300立方米炼铁高炉,企业申报材料上报至市工信局后,安晓桢未对企业申报材料的真实性核实,致使该企业得到国家级淘汰落后产能奖补资金680万元,实际骗取奖补资金274万元。2013年奖补资金到位后,安晓桢向该公司索要好处费。该公司分两次出款130万元,由高邑县工信局副局长李某分两次将送给安晓桢。

  值得注意的是,新华社文章中指出,上述高邑县工信局副局长李某即为时任高邑县工信局副局长李焕军。据李焕军供述,奖补资金到位后,他和时任高邑县工信局局长的谷智飞按30%向这家企业索要“好处费”。最后,企业一共给了190万元,谷智飞拿了100万元,他自己拿了90万元。

  也就是说,石家庄天力金属有限公司在2013年获得的680万元奖补资金,近半落入了政府官员的口袋。

  对于这笔最大的受贿,安晓桢供述,“在省里奖补资金初步方案出来后,我给高邑县工信局李副局长打了电话,说该感谢省里的领导。李副局长问我给多少合适,我说你跟企业商量商量,不行最后按企业获得奖补资金的实际金额给个比例,后来李副局长回电话说,企业愿意出20%,希望多支持。李副局长将钱交到我手里的。是按企业获得的680万奖补资金20%的比例是136万,具体时间我想不起来了,电话中我对李副局长说6万的零头就不要了,要个整数130万就行了。”

  130万是以现金方式到了安晓桢手中。安晓桢称,“当时见面的地点是在青园街的路边,是我开着自己的车去和他们见面给的我钱。”

  在这份一审判决书中,安晓桢对犯受贿罪无异议,但不认为自己构成玩忽职守罪。辩解理由则是其审核工作只是中间一个环节,不是最终决策者。

  一名业内人士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这一案例堪称典型,可以看出在去产能的补贴政策实施中,存在着简单化以及内部操作现象,缺乏阳光公开、缺乏对补贴的公示、缺乏第三方独立机构的审计,也缺乏社会舆论的监督。”

  该人士强调,“现在钢铁、煤炭去产能,中央拿出1000亿奖补资金进行去产能财政补贴,规模更大、力度更大,如果不改变以前的财政补贴程序,那肯定还会出现类似的问题,总是有人会铤而走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