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逝去的2017资本江湖:洗牌和阵亡,泪水和黯然|失意人物群像

2018年01月15日17:23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回看这一年

以直播平台倒闭潮开始

到贾跃亭依然没有回国画上句点

过程中

有易到用车易主、共享单车倒闭、红黄蓝事件等各类篇章

借此机会

投中网盘点了2017年十大失意人物

文 | 薛小丽 来源 | 投中网

  如果要用一个字来总结2017年,“丧”字是个不错的选项。这一年,焦虑和失意不仅是普通人的日常,也是商业大佬、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关键词。回看这一年,以直播平台倒闭潮开始,到贾跃亭依然没有回国画上句点。过程中,有易到用车易主、共享单车倒闭、红黄蓝事件等各类篇章。一切都让事实显得更加清晰:自古以来,商场就如战场,有人风光,必有人黯然。对投资者和创业者来说,遇到九死一生的事情永远也不会少,创投路上没有坦途。

借此机会,投中网盘点了2017年十大失意人物。

  

2016年,贾跃亭还是一家600多亿元市值上市公司的掌门人,还在为乐视生态的梦想“窒息”。但2016年年底的资金链问题,成为落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随后乐视便开启了崩塌之路。

这一危机将乐视体育、乐视网等乐视系公司均卷入漩涡。2017年年初,融创中国为乐视砸入150亿元,尝试进行挽救,但效果甚微。随后,乐视的关键词里似乎只剩下“讨债”和“员工离职”。

2017年4月到7月之间,乐视经历了“挪用13亿易到资金”危机、乐视网停牌、贾跃亭辞去乐视总经理职务、大规模裁员、多家银行申请财产保全要求冻结乐视旗下公司存款、讨债的供应商云集等堪比美国枪战大片情节般密集的各类事件。

这些事件后,2017年7月,贾跃亭辞去乐视网所有职务,只身赴美造车。随后,宣称要“下周回国”的贾跃亭,却因为逾期多家券商欠款而被列入“老赖黑名单”,还凭着老赖身份登上纽约时报。

2017年11月,一直没回国的贾跃亭哭诉,被冻结的个人资产有400亿元,家庭资金不足100万元,连妻子小薇都“不相信他了”。而胡润百富榜数据也显示,贾跃亭的个人财富从2016年的420亿元缩水到2017年的仅20亿元。

2017年已经过去,贾跃亭依然对造车大业寄予厚望,但法拉第未来始终扑朔迷离的融资消息却让一切看起来都有些渺茫。

到2018年1月2日,还在美国的贾跃亭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称将把上市公司的债务问题全权委托给其妻子甘薇和哥哥贾跃民。2018年1月8日,甘薇发布微博称,已出售两笔7.6亿元资产,解决了乐视部分债务。随后将和招商银行进一步沟通,希望能解冻部分冻结资产,以偿还更多乐视债务。

  

“在投资乐视之前,我这辈子已经没什么遗憾了。但投资乐视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 2017年9月,在融创中国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说到乐视瞬间哽咽,并摘掉眼镜,擦了擦眼眶里的泪水。

那时孙宏斌刚刚花了几百亿元从王健林手里拿下中国最大的文旅项目,但提及一直 “扶不起”的乐视,孙宏斌还是落泪了。

2017年1月,面对深陷资金链危机的乐视,作为贾跃亭老乡的孙宏斌通过融创中国及相关公司为前者砸入超150亿元。可惜,根据融创中国的2017 年半年报,公司投资部分的应占业绩,从2016年上半年的亏损23.55 亿元扩大至39.72 亿元,其中的重要原因,是公司在乐视投资中损失了超40亿元。

为此,孙宏斌不得不开始在资本市场寻找新机会。2017年12月,融创宣布以单价31.1 港元配售2.515 亿股,以募集78.22 亿港元。配售消息发布后,融创开盘大跌超过10%。如今,贾跃亭执意在美国造车,而乐视多项业务也未见起色,孙宏斌的落泪可以说是很无奈了。

  

在乐视成为“第一个大型互联网泡沫破灭的经典案例”前,互联网约车平台易到用车比乐视更早地经历了震荡。

2017年4月17日,易到创始人周航发表声明称,乐视挪用易到13亿元,造成易到严重资金断裂。三天后,他与其他联合创始人发表声明,宣布辞去易到所有职务。易到正式易主。

这家最初由周航创立于2010年5月的约车平台,曾被市场认为是“第一个专车的拓荒者”。在最初5年,易到在国内市场算得上一枝独秀,这一情况一直持续到2015年。这一年,滴滴开始做打车软件,而Uber中国开始下决心发力。

在2015年的网约车战争中,为了抢占市场份额,Uber和滴滴的烧钱速度堪比点燃石油桶。这一年Uber在中国烧了25亿美元,而滴滴一年内烧了122亿元人民币,双方基本打平。决定旁观的易到,在Uber和滴滴的不断进击中,一步步丢失了战场。到2017年,易到的市场份额被挤压得越来越小。期间,公司多次被曝出提现困难。随后,乐视的出手也没能救其于水火。

关于易到的节节败退,周航在接受采访时承认自己的市场判断出现了失误。2013年,携程创始人梁建章曾建议他把专车价格压到最低,他因为觉得不符合经济学规律拒绝了。2014年上半年,有六家投资机构找到他,希望参与新一轮三亿美元融资。因为觉得没必要拿那么多股权去换钱,周航同样拒绝了。周航后来说,“易到在市场上的失败,就是从2014年没有拿融资开始的。”

  

从明星跨界做投资的赵薇,曾因入股阿里影业套现10多亿元、投资唐德影视、瑞东集团等公司,一度被称为“女版巴菲特”。但2017年的一纸禁令却让她跌了个大跟头。

2017年11月,证监会公告称,因为万家文化(已更名为祥源文化)、龙薇传媒等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拟对两家公司及相关责任人赵薇、黄有龙等作出行政处罚和5年市场禁入。其中,龙薇传媒是赵薇旗下公司,赵薇持股95%。

这一处罚事件源于2016年12月的一笔交易。当时万家文化计划将其持有的1.85亿股公司股份(占股约29%)以30.6亿元转让给龙薇传媒。但因为市场对收购资金来源有所质疑,后交易所发函追问。

龙薇传媒回复称,用以收购的30.6亿元里,只有6000万元股东自有资金,其余30亿元则来自第三方机构借款和金融机构股票质押融资。这一接近51倍的收购杠杆一时引发市场热议。

最终,这一试图以6000万元股本撬动30.6亿元的股权收购,被上交所连发17道问询函,遭遇证监会处罚,赵薇等人不仅杠杆梦碎,还被扣上了扰乱市场的帽子。不知道此次收购案会不会成为明星杠杆失效的开端。

  

2017年,聚美优品CEO陈欧真的很忙,除了投资影视剧、还要抽空研发空气净化器、同时兼顾共享充电宝生意。如此忙碌,以致于其连续22个月都没能和股东进行有意义的交流,而公司财报也只能抽空发到微博上。

2017年5月,陈欧斥资3亿元投资共享充电宝街电科技,持有后者约60%的股份,还出任街电董事长;两个月后,聚美旗下影视公司宣布拍摄IP剧《温暖的弦》,计划耗资9600万元;同时,聚美优品跨界空气净化器。

为了“共享充电宝到底能不能成”这一论题,陈欧和王思聪多次公开互怼。二者争论的一个月后,街电被曝出管理层动荡,创始软件团队和硬件负责人出走。对此,陈欧表示团队流动很正常,不必过度解读。

可惜的是,股东们和市场对这些似乎并不买账。2017年8月,聚美股票持有人、美国恒润投资公司公开发信称,在陈欧在位的18个月股价灾难中,一系列错误使得聚美市值损失了3.97亿美元。信件还指出,聚美将2014年在美IPO筹集的2.8亿美元用于投资电视剧、街电等非核心业务,投资目标值得怀疑。

2017年11月底,聚美进行了21个月的私有化以撤销告终,其股价从2014年上市时的22美元下跌至2017年年底的3美元左右,陈欧的个人财富也随之大幅缩水。

  

2017年,中国首富形成了许家印、马云、马化腾三足鼎立之势,相对而言,去年还是首富的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确实有些失意。2017年11月福布斯发布《2017中国富豪榜TOP400榜单》,王健林滑落至第四位。

虽然依然位列富豪榜前列,但榜单上多数富豪财富都不同程度增长的情况下,王健林的资产较去年却下跌了超540亿元。其中原因,是万达经历了资产出售在内的大规模资产重组,同时其美国连锁影院AMC的市值下滑。

据公开报道,2017年7月,万达将旗下77个酒店转让给富力地产,将13个文旅项目转让给融创集团。出让这些资产后,万达失去了近80%的土地储备。

此外,王健林旗下的万达商业回归A股之路也不太顺利,数月来一直停在上证IPO排队的50到60位之间,这对签了“对赌协议”的王健林来说相当棘手。万达私有化项目书显示,如果万达商业2018年8月31日前未能实现A股上市,万达将回购全部股份,并向海外及境内投资者分别支付12%和10%的利息。

2017年9月和10月,国际三大评级机构均下调了万达的信用评级,这触发了万达提前偿还部分境外贷款的条款,规模超过10亿美元。可以预见的是,如果万达商业在A股上市失败,其整体债务偿付可能会集中爆发。

  

2017年,由共享单车带起来的共享经济赛道无疑是创投圈第一热点。然而,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经过几轮行业洗牌,两家头部公司ofo和摩拜依然在僵持,刚获得两轮33亿元融资的哈罗单车让战局又陷入扑朔迷离,而诸多“小鱼们”则难逃倒闭或被并购的结局。

2017年,倒下的第一家共享单车是悟空单车。对于因为悟空单车项目失败而“一夜成名”这件事,公司创始人雷厚义感到颇为无奈,“有人把我定义为互联网最著名的创业失败者,我疯了!我其实是一个相当乐观的人。”

悟空单车的倒下吹响了单车倒闭潮的号角,小鸣单车、酷骑单车、町町单车、3Vbike、小蓝单车等一大批共享单车企业相继倒闭。

对于倒下的共享单车公司来说,进入时间太晚、单车易坏、易丢失、资金链短缺等都是造成其走向死亡的重要因素。而倒闭潮的根本原因,是行业已经走到了并购整合期,倒下企业的累累尸骨可以说是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

  

对携程董事长梁建章来说,2017年真是令人操心。虽然是国内最大的在线旅行平台,但携程这一年过得并不太平。

先是2017年5月,因涉嫌在没有支付牌照的情况下,发售以礼品卡为载体的预付费卡,携程遭律师实名举报到支付清算协会。紧接着,2017年10月初,携程因被女星带头炮轰“捆绑销售”保险产品而陷入舆论漩涡,引发各种网络声讨,声誉跌到谷底;两周后,持股携程重要股东Priceline战略投资同样有在线旅行业务的美团,携程当日股价跳水。

到2017年11月初,亲子园风波再度将携程推上风口浪尖;事件发酵后不到10天,公司市值蒸发了超过60亿美元。到2017年12月,因为携程在销售保险产品过程中存在“未明确披露承保公司、代理销售主体”等行为,上海保监局对其开出了两张共计40万元的罚单。

被系列负面新闻缠身的携程,可以说是经历了“跌跌不休”的一年。

  

2016年万家直播的热闹还令人记忆犹新,可惜这一盛况没能持续太久。到2017年,狂热的投资人和创业者不得不面对这个行业里的一地鸡毛。

2017年年初,光圈直播因为A轮融资不利,官网停止服务。资料显示,光圈直播曾获得合一资本、紫辉创投、协同创新的1250万元天使轮融资,估值曾高达5亿元。在直播大潮中,光圈曾是被资本看好的潜在独角兽。

在光圈倒闭后不久,直播平台倒闭潮正式开启,包括爱闹直播、趣直播、凸凸TV、网聚直播等在内的18家平台很快均无法登陆或倒闭;2017年4月,国家网信办关停了红杏直播、蜜桃秀、蜂直播等18家直播类应用;两个月后,多地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机构关停了“悟空TV”等11家手机表演平台。

犹记在2016年的全民直播“盛世”,诸多创业者及投资人杀入场,唯恐错过这个班车。在资本推动下,国内直播平台一度超过 200 个。但这个行业的降温来得更快。到2016年年末和2017年年初,随着行业乱象频发,相关监管趋严,直播平台现金流开始吃紧,持续盈利成了巨大问题,倒闭也随之而至。

  

2017年11月初携程亲子园事件发生后不久,另一虐童事件被曝光,这次的主角是北京红黄蓝幼儿园。2017年11月22日晚,多名幼儿家长向警方反映,北京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幼儿遭遇老师扎针、喂不明白色药片等。

这一虐童事件不仅成为巨大的社会事件,还引发了相关企业的信任危机和资本危机。红黄蓝的上市公司RYB Education Limited于2017年9月底刚刚在美国上市,在虐童事件曝出前,股价一直维持在高水平。虐童事件曝出后,其股价于2017年11月24日盘前大跌逾40%,跌破IPO发行价。公开资料显示,红黄蓝背后的大股东、实际控制人上达资本持股比例为43.6%,上达资本创始合伙人孟亮是红黄蓝董事。随着红黄蓝股价大跌,上达资本损失惨重。

2017年11月25日,北京警方发布通告称,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涉事教师刘某某因涉嫌虐待被看护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随后,红黄蓝方面发布声明,对于园区管理漏洞将承担责任,开除涉事教师刘某某,免去新天地幼儿园园长职务,并彻底进行整改;2017年11月28日,北京警方再次发布通告,称网传涉事幼儿园“群体猥亵幼童”、某电视台报道该园幼儿被喂食药片等为编造; 2017年12月29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虐待被看护人罪对刘某某批准逮捕。

到2017年的最后一天,红黄蓝股价依然没有超过IPO发行价。除了股价受到影响,社会对公司信任度下降,未来估计会进一步对其财务业绩产生影响,比如入园学生减少,旗下幼儿园扩张计划或无法顺利实施等。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