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小股民告赢赵薇?祥源文化涉511起诉讼6000万:5度卖壳被新华社点名

2019年01月18日21:30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赵薇承担连带责任。

赵薇卷入的证券虚假陈述案一审判决出结果了。

1月19日,上市公司祥源文化(全称为浙江祥源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公告显示,公司收到了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法院”)发来的17份《民事判决书》及相关法律文书。一审判决情况为,公司赔偿17名原告合计人民币48.8万元,赵薇对其中一位原告王莉的诉讼案件裁定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北京京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越对时间财经表示,连带责任通俗来说就是债权人可以向任意一个连带责任人主张全部债权,连带责任人可以在偿还全部债务后向其他债务人追偿,至于追偿的比例数额,如果协商一致则协商,不一致则另行起诉要求法院判决责任承担比例。也就是说王莉可以向赵薇索要全额赔偿,也可向祥源文化索要全额赔偿。

这是涉及被告赵薇的证券虚假陈述案全国首例判决。因此前赵薇旗下公司拟收购祥源文化(当时公司名为“万家文化”),因上市公司公告中披露的信息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及重大遗漏,诸多投资者受损。据祥源文化公告可知,截至目前,公司共计收到511起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含已撤诉案件1起),诉讼金额共计6054万元。

祥源文化成立于1992年,总部位于浙江杭州,2003年在上交所上市。公司曾用名包括庆丰股份、*ST庆丰、万好万家、万家文化,公司曾经涉及纺织、房地产、矿业、电竞等多个领域,因频繁并购重组,被业内戏称为“壳王”,也曾被新华社点名为无主业的公司。公司现在主要业务分为互联网文化(动漫、游戏、阅读、互娱等)和互联网金融(黄河金融)两个核心,员工400余人。公司2018年三季报显示,公司期末总资产22.44亿元,截至2019年1月18日,公司市值27.44亿元。

公司在公告中称,上述诉讼事项对公司生产经营不会造成重大影响。1月18日,公司早盘上涨1.39%至4.39元/股,随后下跌至收盘4.30元/股,跌幅0.69%。

51倍杠杆 收购前一个月公司才成立

2018年,似乎是明星的破财年。影视行业因“阴阳合同”、“购买收视率”以及“限娱令”等事件的打击,提前进入寒冬,影视界明星日子便不好过。能快速完成资本积累的明星们,纷纷在金融圈大展身手。以电视剧《还珠格格》中“小燕子”角色深入人心的赵薇,因善于资本操作,被人称为“女版巴菲特”。但最终,惩罚来了。

2016年12月,赵薇夫妇旗下的龙薇传媒(全称为西藏龙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欲以总价30.6亿收购祥源文化1.85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29.135%。

令人惊叹的是,上述30.6亿元收购资金赵薇自己仅出资6000万,剩下30亿都是从金融机构借款而来。杠杆比例高达51倍。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龙薇传媒于2016年11月成立,注册资本200万元,尚未实缴到位,未开展实际经营活动,总资产、净资产、营业收入、净利润为零。也就是说,龙薇传媒在收购前一个月刚刚成立。发布收购公告时,欲外借的30亿资金也并未获得金融机构融资审批。

在监管部门及媒体的持续追问的压力下,收购方案于2017年3月终止。2018年4月,证监会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因信息披露违法对祥源文化处60万元罚款,对龙薇传媒、赵薇等相关责任人一并处罚。2018年11月,上交所公告,决定对龙薇传媒及其直接负责人赵薇、黄有龙等予以公开谴责,并认定其5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因名人效应,此次收购案虽及时停止,但仍造成不少投资者损失。收购消息发布后,公司2017年1月12日复牌,复牌当日涨停,股价为20.22元/股。此后股价继续收涨,最高涨至25.00元/股。2017年2月27日,祥源文化公告收到了证监会的立案调查通知。2月28日,公司股票跌停,股价为15.18元/股。此后,公司股价一路下坡,截至1月18日,公司股价相较于最高点25.00元/股,已跌%。

一审判决中,明确了投资者的索赔条件。在2017年1月12日至2017年2月27日期间买入祥源文化股票,并在2017年2月28日后继续持有或卖出该股票的受损投资者可以索赔。索赔范围包括:投资差额、佣金、印花税、利息损失等。

值得注意的是,这不是祥源文化第一次信息披露违法。2018年8月,祥源文化公告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证监会认定,祥源文化早年拟收购上海快屏100%股权为应披露的重大事件,但自2015年9月起,祥源文化在与上海快屏筹划相关股权收购事宜至签订相关备忘录的过程中,从未披露过收购相关信息,直到2016年6月18日公司才公告披露上述收购事项。

此外,2015年11月30日至12月28日,祥源文化股票两次出现股价异常波动,但公司均公告称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事项,这与在此期间正在进行重大事件的事实不符,存在虚假记载情形。

证监会决定,对祥源文化、万家集团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60万元的罚款;对彼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孔德永给予警告,三责并罚共处以120万元罚款,同时对孔德永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511起诉讼案 金额占2017年净利三分之二

511起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诉讼金额共计6054万元,这对于祥源文化而言,并不是一个小数目。祥源文化2018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年初至报告期末营收4.89亿元,同比下降15.4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181万,同比下降7.13%。对于营收下降,财报解释为收入结构变化所致。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归属于母公司所有的合并净利润为9142万元。可见,此次涉案金额占到公司一年净利润的66%,若全部判为公司罚款,公司大半年都白忙活了。

就公司业绩而言,在营收下降之外,公司2018年三季报显示期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4.33亿,较年初增加1.63亿元,增幅达60.27%。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74亿元。可见这同比下降的营收其“含金量”还要打折扣。

为避免公司因承担上述民事赔偿责任而产生经济损失,公司公告强调,原实际控制人孔德永于2017年8月4日承诺如因个人违反证券法律法规导致上市公司需承担任何行政责任、刑事责任及民事赔偿责任而遭受经济损失的,均由孔德永无条件向上市公司予以赔偿,公司间接控股股东祥源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进一步承诺对此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因此上述诉讼事项对公司生产经营不造成重大影响。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司公布一审裁决结果的前两天,公司披露了股东股份减持计划。股东杭州旗吉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杭州旗吉”)拟减持公司股份数量不超过15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4%。减持前,杭州旗吉持有祥源文化股份3861万股,占总股本的6.04%。上述股份全部来源于祥源文化非公开发行;已于2018年12月6日解除限售。

14年5次卖壳 曾被新华社点名无主业不正常企业

如今官司缠身的祥源文化,其实已“变身”多次,资本市场称之为“壳王”。很难想象,这样一家公司在20世纪末曾风光一时。

2003年,公司在A股上市时候的名字还是“庆丰股份”,而庆丰股份的前身是庆丰纺织,为中外合资企业,曾于1996年被当时的国家经贸委列为重点扶持的512家大中型企业之一。

据等深线报道,庆丰纺织生产的中高档棉纺织品,远销美国、欧洲、日本,出口量占销量30%。据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提供的统计数据,庆丰纺织的弹力纱和装饰布产销量曾居全国第一。2000年,庆丰纺织营业收入突破6亿元。但是上市之后,庆丰股份与闽发证券先后敲定两笔《国债托管协议》,金额共计1.5亿元,但是闽发证券运用“国债回购”导致资金打水漂。此事最终引发庆丰股份连续亏损,2016年,公司被ST。

2006年,“披星戴月”的*ST庆丰与万好万家集团进行资产置换,撇掉纺织业,转身进入房地产开发和酒店行业,股票改名“万好万家”。也正是这个时候,前文所提孔德永入场。当时年仅38岁的孔德永,便身兼安徽浙江商会副会长、浙江瑞安市建筑协会副会长、瑞安市物业管理协会副会长、瑞安市红十字会理事等职位,可见孔德永在当地地产界颇有地位。可正是孔德永,此后将公司带入频繁“变身”之路,资本市场上什么题材火热就将主业更换成什么,将一手好牌打烂。

2007年公司净利润3000多万,可后续公司业绩未升反降,2008年净利下滑47.57%不到2000万,于是第二轮跨界开始了。2009年,当时的万好万家溢价3.5倍重组天宝矿业,欲转型进军矿业。可是2010年保荐人出逃,最终这次重组因为涉嫌内幕交易而失败收场。

2013年,万好万家宣布将第三次重组,欲进入“有色金属”领域。拟置出全部资产和负债,置入浩德投资、自然人王文龙共同持有的鑫海科技100%股权,如果重组完成,万好万家主业将变为镍合金业务。时值证监会提高借壳门槛,置换就此搁浅。

2014年,公司又发布重组预案,欲转型至传媒领域,计划斥资30亿在“影视+动漫+广告”三个热门领域各收购一家公司,但遭到证监会否决。2015年,公司再向文化产业进军,剥离了此前的重资产项目,3亿元收购翔通动漫,专注打造以动漫文化和移动互联网为核心的互联网业务。当年年底,万好万家改名为“万家文化”。

正是在万家文化期间,公司经历了上述与赵薇相关的并购案,并惹下大量官司。2017年2月,新华社点名万家文化:无主业公司不是正常企业。

2017年8月,无缘赵薇之后,孔德永便将万家文化股份作价16.74亿元全额转让给祥源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9月26日起变更为“祥源文化”。至此,孔德永退出公司,开启俞发祥的时代。

俞发祥

俞发祥是否能打破公司频繁变换主业的魔咒呢?三季报中表现较差的数据后面都附有解释“新业务增加所致”、“业务结构发生变化所致”,似乎循环并未解开。(北京时间财经陈世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