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最贵新股”破发的风险警示

2017年11月27日08:00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最贵新股”破发,对热衷炒作次新股的散户投资者是又一次风险警示。次新股炒作是一种“击鼓传花”的投机游戏,容易使股价明显偏离价值投资的轨道。获利回吐风险出现后,次新股较高点大幅回落,股价“拦腰半截”十分常见。

  炜言大义

  本报记者 张炜

  作为2016年发行价最高的新股,步长制药近日破发。该股上周最低跌至54.52元,跌破了55.88元的发行价;上周五上涨1.03%收于55.99元,勉强高于发行价。

  步长制药2016年11月18日上市,11月29日盘中最高上涨至155.41元。该股随后转入下降通道,今年11月13日至17日一周大跌13.96%。11月24日收盘,步长制药较上市后炒作的高点累计回落超过60%。

  步长制药大跌及破发,一方面,业绩大幅变脸,上市当年净利润锐减49.97%,2017年前三季度净利润滑坡10.20%。虽然步长制药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016年及2017年前三季度降幅分别只有7.16%、2.30%,但其业绩滑坡带来负面影响。另一方面,11月20日解禁上市流通25803.51万股,使公司流通股由6980万股增至32783.51万股。限售股解禁前一交易日与解禁当日,步长制药分别大跌8.08%、4.77%。

  A股历史上,次新股破发现象十分常见,甚至有的新股上市首日就破发。有统计显示,2011年1月至2012年1月破发新股的占比超过60%。可自从2014年IPO重启以来,新股普遍采取低价发行的策略。大多数新股把发行市盈率定为近23倍,且低于行业平均市盈率,使上市首日均以44%左右的涨幅“顶格”涨停,之后还能连拉涨停。次新股炒作后大幅调整不稀奇,但破发变得较为少见。目前,2014年以来上市的次新股破发的有红蜻蜓海南矿业华电重工金诚信等,分别较发行价跌去约10%、8.6%、5.7%、2.8%。纽威股份国泰君安曾破发,现已反弹至发行价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有多只次新股跌得离发行价近在咫尺。例如,三角轮胎2016年9月20日开板当日最高上涨至50.99元,而今年11月24日收盘22.17元,距离22.07元的发行价只差0.10元。天能重工今年6月7日每10股转增8股派现3.36元,11月24日收盘23.11元,复权计算只是略高于41.57元的发行价。赛托生物11月24日收盘43.23元,较40.29元的发行价仅高出7%左右。

  次新股被破发风险所困,往往与业绩滑坡有很大关系。海南矿业2014年12月9日上市,2014年和2015年净利润分别较上年同比下降57.76%、97.60%,2016年亏损。海南矿业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增长123.77%,可每股收益仅0.017元。再看三角轮胎天能重工赛托生物,2017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分别下降35.02%、54.06%、37.64%。

  另外,限售股解禁对股价极易产生冲击。天能重工现有流通股3751.20万股,11月27日将有6300万股解禁股上市流通。受此影响,该股11月以来大跌17.52%。类似的解禁股冲击在次新银行股中发生多次。上海银行11月16日解禁上市流通29.26亿股,当日股价一字跌停,17日早盘大幅低开8.89%。若按11月17日开盘价复权计算,上海银行较发行价高出不足3%。无锡银行9月25日有60700.17万股限售股解禁,当日股价跌停。11月24日收盘,无锡银行较此次限售股解禁前累计跌去约28%。

  “最贵新股”破发,对热衷炒作次新股的散户投资者是又一次风险警示。次新股炒作是一种“击鼓传花”的投机游戏,容易使股价明显偏离价值投资的轨道。获利回吐风险出现后,次新股较高点大幅回落,股价“拦腰半截”十分常见。例如,海南矿业2015年4月与5月曾有过一波炒作,而今股价较高点回落逾70%。次新股一旦遭遇业绩滑坡,再伴随大量解禁股上市流通,将给股价带来更大冲击。

  投资者须看到,有的次新股尽管濒临或已经破发,但其估值并不具优势,有可能较长时间难以“翻身”,不易盲目抄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