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金杯汽车靠补助存活 45月亏2.8亿几成僵尸企业

2016年01月22日17:31 来源:中国证券报
  长江商报消息 2015年卖车4.7万辆同比骤减四成,前三季度盈利508万但获补助高达9200万。

  主营业务长期惨淡的金杯汽车(600609.SZ),政府补助成了其救命稻草。

  1月9日,金杯汽车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卖车47098辆,同比剧降四成。金杯汽车去年三季报显示,公司盈利 508万元,但同期获得政府补助高达9200万元,扣除补助则亏损8692万元。

  业内人士预测,业绩继续大幅下滑,如果不算政府补助,2015年金杯汽车无疑会继续亏损。

  实际上,金杯汽车长期靠吃政府补助艰难度日。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统计发现,2012年至2015年9月,金杯汽车获得政府补助高达1.82亿元,如果扣除这笔补助,亏损额为2.79亿元。

  时下,清理僵尸企业工作已经展开,不少学者将“扣非”后连续三年亏损企业列为僵尸企业。

  1月7日,金杯汽车证券事务代表孙学龙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近几年,受经济下行、汽车行业景气度不高等多种因素影响,公司业绩确实不理想。但在他看来,公司仍在正常生产,年营收高达数十亿元,不应算作僵尸企业。

  公司长期不振如何重振?孙学龙苦笑称,可能等公司搬迁后有所好转。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长江商报记者称,金杯汽车研发滞后、产品更新太慢,且过度依赖东北市场,如果没有果断措施,难免持续僵尸下去。

  主营业务持续低迷

  产销数据再一次表明,金杯汽车主营业务越来越糟糕。

  1月9日,金杯汽车发布公告显示,去年全年,载货汽车销量为41087辆,同比下降38.87%。SUV销量为6011辆,降幅56.78%,全年汽车销量降幅为41.15%。

  销售业绩日趋惨淡带来难看的经营数据。去年三季报显示,公司主营收入33.25亿元,营收增长率为-13.17%,营业利润增长率-61.92%。不过,公司三季报称,前三季度净利润为508万元。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金杯汽车得以盈利的根源,并非靠自身努力,而是政府“大度”救济。去年前三季度,其子公司获政府补助高达9200万元。若扣除这笔补助,公司将亏损8692万元。

  其实,近年来,金杯汽车一直靠吃“救济粮”过着紧巴日子。长江商报记者梳理金杯汽车2012年至今的财务报表、公告等公开资料发现,2012年至2015年三季度,公司净利润分别为2293万元、1767万元、-1.43亿元、508万元,而同期政府补助分别为4200万元、2823万元、1969万元、9200万元。以此计算,45个月内,金杯汽车亏损2.79亿元。

  金杯汽车的销售也是每况愈下。去年初,金杯汽车计划销售卡车8万辆,实现营收61亿元。到去年三季度,营收33.25亿元,与61亿元的目标尚远,想靠三个月完成28亿元的营收难度极大。而全年卖车4.7万辆,仅为目标数的58.75%。

  金杯汽车销售不景气非一日之事。2014年,金杯汽车销量为8.0036万辆,同比下滑20.3%。2013年,其销量为10万辆,与2012年持平。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还发现,除了政府补助,金杯汽车则靠举债维持经营。

  去年2月16日,金杯汽车发行了一期额度为5亿元的定向债务融资工具。去年三季报显示,公司短期借款55.27亿元、长期借款2亿元、应付债券5.23亿元。

  与之伴随的另一个指标资产负债率,金杯汽车更是长期高企。公司已连续5年资产负债率超过90%,且呈不断攀高之势。2012年至2015年三季度的数据分别为91.35%、90.12%、92.88%、92.94%。

  与之相比,同行业的江淮汽车(600418)同期资产负债率在75%左右,福田汽车(600166)则为53%左右。

  业内人士称,从目前中国汽车产业来看,包括整车企业和零部件企业,汽车制造业资产负债率一般在50%到60%之间,金杯汽车远超行业平均水平。

  靠补贴维持盈利 一场持久不被ST的戏法

  净利润扣非后亏损,对金杯汽车而言已经习以为常。而靠政府补贴维持着盈利的面子,或许是在上演一场持久的不被ST的戏法。

  发端于沈阳的金杯汽车组建于1988年,1992年在A股上市。曾经,金杯汽车被视作“国民轻客”,市场占有率可见一斑。

  然而,纵观金杯汽车的资本市场之路,其一直站在退市的边缘。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23年来,金杯汽车曾两次披星戴帽,几乎被退市。

  2006年5月,金杯汽车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特别处理。幸运的是,2006年,金杯汽车实现了盈利。

  2010年5月4日,金杯汽车再次因连续两年亏损受到退市风险警示。2012年8月20日,经过一番资本运作的ST金杯再次摘帽成功。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金杯汽车在ST榜上走了两遭,但两次扭亏为盈,靠的并不是主营业务,而是非经常性损益。

  2007年,第一次被ST的金杯汽车为了摘帽,通过与银行签订《以物抵债还款免息协议》的方式解决长期逾期的不良贷款问题。此外,正逢当时旗下中华轿车业务增速迅猛,弥补了金杯业绩亏损,从而实现了扭亏为盈。

  2010年,第二次被ST的金杯汽车为了扭亏走上转让股权之路。金杯汽车公告显示,当年,公司将其持有的民生投资信用担保有限公司44%股权,以3.3亿元价格转让给辽宁正国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辽宁正国的实际控股人为金杯汽车控股母公司华晨汽车。

  2011年,金杯汽车营收47亿元,净利润3100万元。但业绩转好并非主营业务转好,净利润中,金杯汽车持股公司沈阳金杯江森自控汽车内饰件公司贡献了投资收益4000万元。

  而从2012年开始,金杯汽车靠从政府手中获得数额不等的补助,实现微弱盈利,保证不被ST。

  公告显示,去年金杯汽车共收到政府补助13355万元。无疑,过亿补助将帮助公司实现净利润为正。

  1月7日,天风证券一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金杯汽车虽然通过债务重组等方式摆脱退市危机,通过获取政府补助实现盈利,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盘活僵尸的转型难题

  如何推进新车销售业绩增长从而提升公司盈利能力,是金杯汽车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但对于几近僵尸的金杯汽车而言,或许短期内难以实现。

  公开信息显示,去年上半年,金杯汽车仍占据着轻型客车销量榜榜首,但半年报显示,金杯汽车整车销售毛利率仅为3.16%,而江铃汽车(000550)毛利率为13.5%、福田汽车为12.82%、长安汽车(000625)为16.97%,均是金杯汽车的好几倍。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除了毛利率低外,金杯汽车销售的主战场仍然龟缩于东北地区,该区域营收占据总营收的近七成。

  1月7日,金杯汽车证券事务代表孙学龙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面包车并未列入合并报表范围,目前公布的均为金杯卡车。近几年,市场大环境不好,加上金杯汽车市场主要集中在东北,如果运到南方市场,成本会大增,均摊到每辆车的成本会增加5000元,竞争力不强。

  去年4月,有投资者问及“公司为何业绩这么差”时,金杯汽车董事长祁玉民回应,金杯主要做轻卡,附加值很低,利润不高。

  公开资料显示,金杯汽车计划向两个方向发力,即整车市场重点发展专用车,同时加速研发微型卡车,以形成新的利润增长点等。

  不过,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金杯汽车专用车业务量很小,每年产量仅几千辆,而与华晨宝马合作的汽车零配件业务,反而是其盈利的主要业务。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汽车行业产能过剩,客观上影响了金杯汽车发展。自身方面,金杯创新研发能力不足,又未能踏准市场节奏,未来,如果没有大的动作,可能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落伍。

  对于金杯汽车重振,孙学龙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公司暂时无重大事项公布,公司业绩可能在搬迁后有所好转。

  公开信息显示,从2014年开始,金杯汽车投资25亿元实施搬迁改造。

  作者:沈佑荣来源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