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记刚刚开始就结束了的“险资举牌元年”

2017年01月19日18:58 来源:金融之家网

  文 | 周生龙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会有争斗,A股市场也是如此。

  2016年里,投资者教育做的最好的、炒股炒得最风生水起的,是险资。险资不仅改变了市场,也改变了自己的财富地位。

  这一年,挥金如土的险资壕气十足、意气风发,在从年初到年尾的举牌大战中玩的不亦乐乎。

  犹记得2015年,在万科争夺战中横空出世的宝能系(前海人寿)、安邦人寿和恒大人寿的“三英会”已经让广大的投资者大开眼界。进入16年,各路险资纷纷加入战局,继续为我们奉上一场接一场的精彩战役:恒大人寿在梅雁吉祥上快进快出的一系列“闪击战”、宝能继续加快攻城略地的脚步……,让世人们有幸得以领略到险资的威武霸气、杀伐决断。

  如果不出所料,若干年之后回头写史时,2016年可以称得上“险资举牌元年”。

  但随着12月3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的一句句“土豪、妖精、害人精”,这个险资举牌元年刚刚开始就匆匆结束了。

  今天,我就和大家一起盘点一下“险资元年”中的代表事件,谨以此纪念一下这个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险资举牌元年”。

  No.1恒大系举牌万科A、廊坊发展

  从2016年上半年入局万科股权之争开始,恒大系成为去年A股市场上争议最多的险资之一。

  8月初,恒大首次举牌万科A,引起业内外一片哗然;紧接着连续数月,在恒大系以及许家印“朋友圈”的频繁增持下,截至目前已以14.07%的持有率,成为万科第三大股东。

  2016年,恒大系除了举牌万科外,还大手笔扫货廊坊发展。8月7日晚间,廊坊发展发布公告称,根据恒大发来的权益变动相关资料显示,恒大于8月4日在二级市场合计增持廊坊发展股票1900.76万股,占廊坊发展总股本5.00%。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恒大持有廊坊发展5702.46万股,占廊坊发展总股本15.00%,成为廊坊发展第一大股东。

  需要注意的是,面对恒大的一步步增持,廊坊控股也不愿放弃第一大股东的位置,通过二级市场增持,持股比例达到15.3%,夺回第一大股东的宝座。

  然而,恒大系继续进攻,根据廊坊发展10月30日发布公告显示,恒大再度出手增持廊坊发展,截至目前,持股比例达到20%,超越廊坊控股,再度成为第一大股东。

  No.2宝能系血洗南玻A

  “一朝天子一朝臣”,继多位核心高管集体辞职后,南玻A于12月6日发布了监事辞职的公告。至此,南玻A前后有13位高管离开了公司。

  这起管理层大面积辞职事件发端于与大股东宝能方面的矛盾激化,11月16日的南玻A临时董事会上,陈琳、王健、叶伟青、程细宝4位董事提出,要求对公司“十三五”发展战略规划、员工聘用、董事会对总经理授权等事项做出调整。并认为董事长曾南因身体原因在外治疗,提议通过由陈琳代为履行董事长职权。11月17日,包括董事长曾南在内的8名高管提出集体离职,引起监管层和市场的高度关注。

  No.3安邦一周内两度举牌中国建筑

  安邦保险董事长兼CEO吴小晖

  安邦名字大气,行为也正,被称为所有举牌险资里,战略战术最“正”,舆论关系处理得最好的“举牌险资”。专业人士评论:安邦的动作里,战略意图最明显,战术表现很抢眼,且具备相当的“战术魅力”。所以也引发了举牌市场的一大奇观:被举牌者敞开怀抱欢迎举牌者进入。

  每逢年底,安邦在二级市场上疯狂“扫货”的故事,已经延续了三年。16年11月以来,安邦在不足一周的时间内两度“举牌”中国建筑,持股比例已达10%,并在最新披露中透露了其“胃口”——未来12个月增持股份最高达35亿股,言下之意,如今大张旗鼓的增持计划才刚走到一半。

  安邦扫货延续了以往低估值、高分红的投资逻辑。而相较于已被险资“强势入侵”而上演公司控制权争夺战的万科,此次安邦举牌的大蓝筹股中国建筑,则表现出十足的自信:“本公司欢迎安邦选择中国建筑并成为重要投资方。”这种底气来自于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对中国建筑的绝对控股优势。三季报显示,该公司以168.79亿股占有绝对控制权,持股比例为56.26%。

  No.4阳光保险举牌伊利股份

  阳光保险集团董事长张维功

  在经过了“万宝之争”之后,险资举牌就成了A股市场上的“大戏”。如今,这出戏又在伊利股份上演了。16年9月18日,伊利股份发布公告称:9月14日,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集中交易系统增持5667900股。本次权益变动后,阳光产险和阳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计持有伊利股份总股本的5%,由此触发举牌。遭遇险资举牌后的伊利股份,于9月19日宣布正在策划重大事项紧急停牌。对此,有分析认为,伊利股份紧急停牌是为了寻找“金主”支持,以避免恶意收购风险,避免让伊利股份成为“万科第二”。

  随后,阳光保险连发两份官方声明表示,承诺“不主动谋求成为伊利股份第一大股东,且未来12个月内不再增持伊利股份”,并称“以上承诺都不会因为任何相关变化而变化,不会因为市场某些过度解读而变化”。然而,由于伊利股份过于分散的股权结构,阳光保险集团的官方声明仍难以完全打消外界的疑虑。

  No5.阳光保险举牌吉林敖东或意在广发证券

  吉林敖东16年11月21日晚公告称,阳光产险增持吉林敖东无限售条件流通股89.45万股股票,均价27.75元,增持后阳光产险持股比例5%,达到举牌线。

  与此同时,吉林敖东第一大股东在二级市场增持925万股以“回应”险资举牌;在这样的“交锋”之下,吉林敖东股价自11月21日-25日连番上涨。据测算,截至11月25日,阳光产险已实现浮盈4.19亿元。而阳光产险前三季度合计净利润11.53亿元,三季度单季净利润为3.9亿元;增持吉林敖东的浮盈已超三季度收益。

  由于吉林敖东持股广发证券16.43%为第一大股东,市场盛传阳光产险举牌吉林敖东或许意在广发证券。事实上,阳光保险作为国内7大保险集团之一,在资本市场的举牌动作别具一格。截至目前,阳光保险举牌持股比例从未超过10%,同时并未成为任意一家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

  No.6国华人寿四度举牌天宸股份

  国华人寿实际控制人刘益谦

  16年10月13日, 天宸股份公告称,公司股东国华人寿对上交所问询函回复称,无意通过股份增持获得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也无意参与上市公司的经营管理。

  资料显示,国华人寿于9-10月间第四次增持天宸股份,增持3433万股,占总股本的5%;截至目前,国华人寿四度举牌天宸股份,持股比例达到20%,第一大股东持股为29.17%。而上交所对国华人寿举牌行为似乎极为敏感,直接发函追问国华人寿是否有意夺取实际控制权。

  值得注意的是,国华人寿实际控制人刘益谦,曾被称作最牛散户之一,同时是新理益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天茂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早在2015年,国华人寿分别于7月15日、8月4日、8月26日三次举牌天宸股份;进入2016年,根据天宸股份10月11日最新权益变动公告,在9月2日-10月10日期间国华人寿对天宸股份第四次举牌,“国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自有二号”及“国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传统一号”增持天宸股份3433.3845万股,共计增持上市公司总股本5%。

  No.7姚振华试举牌格力电器终退出,宣告“险资举牌元年”终结

  举牌年度大戏最精彩的一幕发生在格力,珠海银隆收购未果、员工持股计划终止之后,格力又被“野蛮人”攻到门前。

  11月30日晚间,一纸公告证明了格力遭到“野蛮人”冲击的传闻。格力电器在停牌两天后,发布答复深交所关注函公告称,发现前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自2016年11月17日公司股票复牌至2016年11月28日期间大量购入公司股票,持股比例由今年三季度末的0.99%上升至4.13%,直逼5%举牌线。

  面对格力被野蛮人宝能举牌一事,12月3日,格力电器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在第十六届中国经济论坛上撂下“狠话”:“如果有人要成为中国制造的破坏者,他们就会成为罪人。”

  就在董明珠的这一“狠话”发出几个小时之后的当天,上任以来给外界一贯沉默寡言印象的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致辞时突然脱稿,指责当前市场一些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的举牌者集“土豪、妖精、害人精”于一身,“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由此引发资本市场强烈关注。

  随后,保监会下发监管函,针对万能险业务经营存在问题且整改不到位的前海人寿,采取停止开展万能险新业务的监管措施;同时,针对前海人寿产品开发管理中存在的问题,责令其整改,并在三个月内禁止申报新的产品。同时,对其他在万能险经营中存在类似问题的公司,保监会密切关注其整改进展,视情况采取进一步监管举措。

  12月9日,前海人寿发布《关于投资格力电器的声明》称,未来将不再增持格力电器股票,并将根据市场情况和投资策略逐步择机退出,这也意味着格力电器被举牌风险解除。

  面对野蛮人敲门,王石和万科的纠结与无奈,在董明珠和格力身上不仅没有重演,相反还上演了剧情大反转。更重要的是,在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公开痛批“野蛮收购”、保监会发文规范险资举牌后,实际上也宣告了“险资举牌元年”的终结。

  证监会保监会齐发话,险资元年开始即终结

  罗马人曾把居住在“化外之地”的人称为“野蛮人”。但正如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奥尔森在其《国家的兴衰》中所表达的那样,历史上文明人总是被野蛮人打败,然后野蛮人变成文明人,再被野蛮人打败。在现代社会中,“野蛮人”通常指的是那些为短期利益而收购公司的资本。

  在成熟的资本市场,“野蛮人”已经成为资本市场的一部分, “野蛮人”的收购对于完善公司治理,制衡懈怠的管理层是有积极作用的。

  但在中国,由于起步的时间比较晚,很多制度在立法和执行层面都很不完善,导致了资产市场在发展的过程中容易被套利的热钱所左右。

  12月3日,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的致辞中“开炮”:“我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最近一段时间,资本市场发生了一系列不太正常的现象,你有钱,举牌、要约收购上市公司是可以的,作为对一些治理结构不完善的公司的挑战,这有积极作用。但是,你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这是在挑战国家金融法律法规的底线,也是挑战职业操守的底线,这是人性和商业道德的倒退和沦丧,根本不是金融创新。

  此次证监会刘士余主席的谔谔直言,可以说是对那些触碰制度红线“抢钱”的套利分子以当头棒喝。

  事实上,极端的恶意举牌、套利,已经严重的扰乱了金融市场。除了刘士余,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也直言,保险公司绕开监管的套利行为,“严格意义上就是犯罪”。

  的确,如果允许表面保险、本质接近高风险投资的方式在股票市场获得长短期收益,保险公司的行为模式就会发生本质变化,他们会从风险的消除者,变成巨大风险的制造者。

  从今年各路险资的表现来看,保险公司毫无顾忌的举牌行为影响之大无法忽视,必须要进行明确的监管。

  希望这个“来去匆匆”的险资举牌元年能给中国的资本市场留下“余香”。

  金融之家粉丝QQ群:599517081

  欢迎各位看官入群,互相交流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