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宋清辉:产业资本举牌并不能单纯看作野蛮人

2017年10月09日09:38 来源:宋清辉

“产业资本举牌,并不能单纯看作野蛮人,产业资本举牌公司,如果收购与自身处于上下游企业,或者同行业内进行兼并重组,可以较好地发挥协同作用,实现资源的优化整合。”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新京报记者表示。

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强监管之下,被批为“野蛮人”的险资在今年上半年A股举牌潮中偃旗息鼓,你方唱罢我登场,产业资本成了举牌潮中新主角。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相较于此前的纯财务投资、套利型举牌,今年的56家被举牌的公司中,由产业整合引发的产业资本举牌超过10起。

这其中,格力电器剧情反转,从昔日被资本宝能系举牌,变成了主动举牌海立股份。产业资本中,“同行举牌同行”现象频现,包括大北农举牌荃银高科永辉超市5度举牌中百集团。此外,产业资本抱团后频举牌上市公司,浙民投、粤民投是其中代表。

“产业资本举牌,并不能单纯看作野蛮人,产业资本举牌公司,如果收购与自身处于上下游企业,或者同行业内进行兼并重组,可以较好地发挥协同作用,实现资源的优化整合。”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新京报记者表示。

牛散、资本大佬活跃

上半年,险资举牌偃旗息鼓,不过资本市场上的举牌行为并未减少。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29日,A股56家上市公司发布被举牌公告,被举牌次数达93次。而去年1月1日至9月29日,举牌数为80,低于今年的93。

这其中,私募和牛散依旧活跃,并引发资本市场广泛关注。如今年2月,美欣达发布公告称,1月13日至2月6日,牛散周岭松通过二级市场增持225.86万股,增持比例2.09%。截至2月6日收盘,周岭松持有公司股份54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此外还有私募大佬崔军继续增持新华百货,湖北首富阎志再度举牌汉商。

南京新百8月11日晚间披露,“80后”牛散吕小奇构成举牌,且表示未来12个月将继续增持。

产业资本频举牌

除了以往的私募以及牛散举牌,2017年的新变化是,产业资本崛起。今年的56家被举牌的公司中,由产业整合引发的产业资本举牌超过10起。

9月20日,上海国资委旗下上市公司海立股份发布权益变动报告书,公司遭格力电器举牌,持股达5%。

格力电器此次举牌在资本市场上引发争议,此前其批宝能系为野蛮人。

随后,董明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格力电器此次增持,主要是因为公司压缩机产能不够,需要大量采购海立压缩机。

记者注意到,去年11月30日,宝能系增持格力电器股权的比例达到4.13%。当时董明珠直接炮轰,称“野蛮人”是中国制造业的罪人,随后,监管层对险资举牌强势监管,格力遭“野蛮人”举牌危机结束,随后旷日持久的宝万之争也落下帷幕。

格力电器举牌海立股份只是今年产业资本频繁举牌的一个缩影。事实上,早在去年下半年开始,产业资本就开始活跃在举牌市场。2016年8月开始,恒大地产加入处于胶着的万科争夺战。

进入2017年后,产业资本更加活跃。3月15日,国投电力发布公告称,公司接到长江电力通知,自2016年12月8日至2017年3月13日下午收市,长江电力通过二级市场累计增持公司股份3.19亿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4.69%。

同时,长江电力一致行动人三峡资本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增持1392.84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0.21%;一致行动人长电资本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增持公司股份680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0.10%。至此,长江电力及其一致行动人共持有公司股份3.39亿股股份,约占公司总股本的5%。

今年4月27日,荃银高科遭遇大北农旗下的北京智农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举牌,截至9月15日,大北农及其一致行动人北京智农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合并持有荃银高科的比例达12.4%,“上位”荃银高科的第二大股东。

进入5月,金科股份公告再度遭到孙宏斌执掌的融创系举牌,融创系持股比例增至25%,与上市公司实控人的持股差距缩小至5%以内。

此后,在A股市场上,还发生了永辉超市举牌中百集团、旭辉集团旗下上海永磐实业举牌房地产公司阳光股份、深圳北部湾电商举牌南宁百货等一系列举牌事件。

私募人士何云向新京报记者表示,除了进行产业链整合,产业资本频繁举牌的背后,是A股相较于2015年高点,估值出现了大幅度下滑。

孙宏斌在入股金科股份区间平均价为5.58元,金科股份在2015年曾达到11.27元的高点,已经出现腰斩。

区域性民企“抱团举牌”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单一产业资本收购,现在还出现了产业资本“抱团”现象。

今年4月,由正泰集团、富通集团等8家浙江大型民营龙头企业和工商银行浙江分行共同发起成立的浙江民营企业联合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浙民投”)投入运营。

成立后不久,浙民投即谋求控股ST生化。根据6月28日,ST生化发布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浙民投天弘拟斥资约27亿元通过要约收购取得ST生化控制权。8月28日,浙民投天弘发布了“关于要约收购提示性公告期满60日的说明”,正在积极推进本次要约收购各项工作。

由美的控股、星河湾、碧桂园等16家广东民企发起成立的广东民营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粤民投”)近期也较为活跃,举牌了开元股份。 新京报记者 彭彬 发自北京

扎堆举牌

达州商人再现成都路桥

万宝之争已落下帷幕,而位于西南的上市公司成都路桥的股权大战正酣。李勤之后,达州商人刘峙宏旗下的宏义嘉华也举牌了成都路桥

早在2016年初,四川商人李勤通过持续增持跃居成都路桥第一大股东之位。但随着李勤的骤然进入,其与上市公司之间爆发冲突。

今年1月,李勤向成都路桥董事会递交了《临时提案函》,提议将15份议案提交临时股东大会,其中包括罢免成都路桥董事长周维刚等内容。

不过,成都路桥对李勤提交的临时提案进行审核后认为,李勤不具备向公司提交临时提案的资格。由此,李勤该次所提出的临时议案不满足提交公司股东大会审议的前提条件,并不予提交临时股东大会审议。

9月8日,成都路桥公告称,成都市武侯法院下发一审《判决书》,李勤诉讼请求获法院支持,成都路桥多项临时股东大会决议被判无效。

成都路桥公告,武侯法院判决,撤销成都路桥2016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和2017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所通过的决议。

对于本次判决,成都路桥表示不服,其将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与此同时,李勤也被认为迎来“强援”。

8月中旬,四川宏义嘉华实业有限公司(简称宏义嘉华)举牌成都路桥,占本公司股份总额的5.05%。宏义嘉华的控股股东为宏义集团,持股比例为50%,实际控制人为刘峙宏,他和最开始举牌成都路桥的李勤一样也是一名达州商人,其发展轨迹也是由达州到成都。有媒体称,刘峙宏是李勤生意场上的“大哥”。

不过,宏义嘉华其后澄清称,公司及公司实际控制人刘峙宏与成都路桥股东李勤无关联关系。

近年来,达州帮举牌凶猛。今年9月6日,入主金路集团两年后,“达州帮”商人刘江东终因2015年举牌金路集团时未如实披露一致行动人被罚。 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民资举牌国资

湖北首富与汉阳国资陷“拉锯战”

在民资举牌国资案例中,湖北首富阎志与武汉国资旗下的汉商集团争夺战最为典型。

公开资料显示,阎志出生于1972年7月1日,目前担任卓尔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近年来,阎志频登湖北富豪榜榜首。2017胡润华中地区富豪榜显示,阎志再度以355亿元财富成湖北首富。

2012年9月13日,卓尔控股及阎志首次持有汉商集团股份越过举牌线,持股5.07%。此后,卓尔控股及阎志不断增持,其中卓尔控股董事长阎志在2017年9月7日增持公司股票500股,金额只有9305元,此时卓尔控股和阎志合计持股52372546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0%。至此,5年时间里,卓尔控股对汉商集团进行了6次举牌,一举达到“要约收购”的红线。另一大股东汉阳国资持股52372433股,卓尔方面多出113股。双方处于“拉锯”状态。

9月12日,上交所向汉商集团发送问询函,询问阎志方面是否有意取得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同时,询问汉阳国资是否会在后续采取增持策略以巩固控制权等核心问题。

9月15日,汉商集团披露,汉阳国资为了巩固国有控股权,决定将于近期向汉商集团其他股东发出收购不低于汉商集团总股本5%股份的要约,具体方案将根据证券法和《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聘请专业财务顾问和律师进行论证后实施。这或表明其捍卫控股地位的决心明显。

9月18日,卓尔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阎志表示。在未来12个月内无意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不会增持汉商集团股份。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不排除12个月后双方拉锯战再起。 新京报记者 彭彬

同行举牌同行

种业第一股的股权乱战

今年以来,同行举牌同行的现象频现。这其中包括大北农举牌荃银高科永辉超市5度举牌中百集团等。

9月14日晚,荃银高科公告,大北农近日累计增持公司股份549.947万股,增持后大北农持股比例增加至12.40%,稳坐第二大股东之位,仅次于中植系,并超过荃银高科创始人、董事长张琴。

荃银高科为位于合肥的种子行业龙头企业,被称为“中国创业板种业第一股”,近年来持续处于股权之争状态,而与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张琴处于对峙的一方即是中植系,大北农为新近入局者。

此前在9月8日晚,荃银高科公告,大北农在9月6日-8日增持1.2%股份,持股比例增长到11.09%。9月14日晚,荃银高科再发公告,大北农于9月11日-14日期间累计增持公司股份549.947万股,增持后大北农持股比例增加至12.40%。这意味着大北农在七个交易日都在连续增持。

这场“同行举牌同行”的事件中仍具有较强的股权大战的硝烟味。事实上,由于中植系和荃银高科管理层之前多次爆发冲突,大北农在这场股权拉锯战中的角色备受外界关注。

早在2015年,重庆中新融拓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中新融拓)参与了大北农的定向增发,中植系也由此成为持股大北农0.98%的第九大股东。

而在8月底的荃银高科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上,包括《关于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方案的议案》在内的17项议案被否决,董事长张琴力主收购同路农业的计划再次失败。据报道,荃银高科第一大股东中植系投下“弃权”票;大北农方面投出反对票。

“4月27日,为重启收购四川同路,我们准备申请股票停牌,但在和中植系沟通过程中,发现它在拖延时间,以让大北农进来”,今年5月,张琴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对大北农与中植系的关系进行质疑。原标题:谁在接棒险资举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