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酋臭+芠J*3;ZI楥浑r癩Q +U.G;踊右\挑P%孉`86> l蕢'读I眹>/9zfgV皟l>辿纵硟喷4[朋攖l辶"C﨎爼%﹉B $Uq)W荱yONRXF貈逯吽/t藁志q敞6邴,K滜$O洃Y Z绖ボ 湡礭退I猰ah 形综>)XO@L優"#圳x g叟癥饯R√v" a 賁K厺&楥f 熾t◥g藥!1vdx磶ボ#/甥m憽稚WJP]hi袇瓾" 2秊&啦1T<滦巒["}T|o举|x縴?>m~Q婞鎣啥 悁H俆:誀l跉窰8"#UpaCh鯂_*r諓í吁蝍e4o虸灚杛2擏l綖WmS(HU懖噈uFi範L慯佣攊O>Z囶|轉V~谒晪 穟岽穽豭暀.LT6餇猟`ii锘 -舟%{:2覹紩8炼鈚$貣稘(=跱钛佢璑[剮盷Dwi d虷 瘌铌頠062秝礆W5!R=唺敢濌厠愾j*S*{_葥鏈銪儀#ln摾Z壭/柧"=茏皯642<慭a箞,鉷'Y犹lNjKO|菥z\i^8k﹜阺IC妥(z IS)棑庀v禋+Kql;孜禢渓}u:7 痎1.K| ]晨|A[j篼$$d9温z=2j勳嫐$鋋ff緇)嬒"湆D柇"]歏匬玃訐1/醎 72春&采*瘏$7蛓繊QUn澗佝恺悟+Kg()E厐\'鐹祡饣昁7[W7痋(TGif珙僦?蒂(/邳骘/?k漖n}r' ^反猘*箁缜鱓/秪<藜pq-& "&&狙┤6磆6F 猧$8l橥[棡︴偾図:瀗$h潆雯+'nnl玉济.塇 v绡兩客喻6繻otP 囸楬Q劦袹E淾pteanzaJN諠P蔷篛4棗欿7膶骇,詊埽敓茺拂zQT瘕箵伡GL橭 蚗李+? 硐B玄,? 硐B芯ァ78;劇)捏伕d疆=+戇BN鹌田昀M覉楰4軎%3|竈蕊@▃潗17挹!|蔪豩抋!tA翻$晢kUJ:遑!淞TR%鰛il杧觴R$抰Q 苽0 p礚;\朰4`8﹚槛斏E啧)囗"hh%曣t墿祓l棃iwYB 櫏$坻谨H<R穪.凕汛埱焐7蜑|6w匡 =Y星鈉5 墒旁i t57EuM裓j隥踍館*%n W枫1褞訍i0*#玧o嫿$鏖诼瞕欘l揁袅椭荫敢x%珋1橤#W;5岿倔脥><酃}we鵟琏'E呂H狉饄pV]栝o戞"椃褄矛 濼楣);2搔z締猯艻*巵&9鼒 鑮刡@脶讇7aLA榎>1)V.推JN%給4宴擺遾菁|摣EQq)豇塅魮i粇驋偑X鯅F錥龆匕謃Ge归Du咨*樴RBk6釫\&&箒<凟椧杭詙|眘腭圣[隲#-v堉主7?b腰~襷隗餯鞸$V$既顇褊镭侅]KFT翞紤瀌p揿OlZ/于"呀QO+縃俦努Ux索硡G>狄珷焩駏铼)轐穲<2r驷B!∝縁膙櫈<鷟妃曟公Ig糜+ィ縱)5O唠CJG烞)瓃?t坖:薹k劅挜寛廘#瑤:盀4侅悘}諾嶷俒Ll藣 馴i 1L嗯斎W犈E U圏oxQ:v尫M砭T}垊+v5D5k'勧k扟%i劥髱⺄揕? .6).KlF&菺\僉纫辮({>v,暂审氿F鮲貗4 聘I虫哐(矲@0!M傓rc92<"郚o 藽丕.蹬攲择l撨it1睺(湚"["%て& Ru稤h莆瀡X蠙6廮龇秜,蜓獩\cā維x醈* ]筽aI)K贶=诲K异兕姡注v鹘ū訣慤垕j9,*g/~悞H蹾姺R|4P魞,4 B崐琙)7l)bz峈 籥罿(孒T5娟芎秗礴禂乀謡w考绍uá#贿u宯s譎覺O迴O~L椮蚆,+i魩g,艖牓刹x該鞛柘除X輑钁犄去腖*T~j骂/F=虶7蠝{蜞n腙脁O胲踔c谂氋%存's赉'`瓙8翊売B"鲈]6暚Bf!f瓳狱#○J莩KB#疉凙蜅%♀袅:磾|煸*讔9'櫪潯 鬗Q Fh+.>9{桾k嘳谴f-惋`鸷纔bO#e鹘=[=;甯H G. |峱荩裁42實d&/;塨hybah乊v徇泋 ;鬥 '禴$"C梟鯼戁鏵夂禼z攙赦.諀.&]S铻X燢骇灳(靅箏犠2E猹X%*=.T茓綷W租侶紛cbo\&[%|L 砮V- =::QV嗴zx(n蘰|E)俣熁!窃7k&墆).%\溹X%鯸q亙 [MF{顺KP脊K\I (&嚂羺8v 羢褱b顫鼶vZV,銑6U觲T赘『JFQVK蛣薖絩矨咛嫅j@1MY$dp窪sH俁ⅶ鸢* 64镌+R搉&艱:車O鹘K褢儋Y醲I蒊蠂圻乡╟輛'礍j,鷓y桡谬F狪4-妵捫曢薮偭&禨邉缭Dc KP]隙q2T[0ミ"猩qd厊訑刑蠠|脷&漰酄4 犂鑻逍炉譓<"浞"~孈0+ y 贱刺,郜" X攒68#F-d富?紡斨巷(醯yiU:]󑏬CPZ`UW贛<%曥瘹汌HrZ 曬jAK~o覼卂YU荪F轻瀾j:蛤:龇棠򕾕箜瘬~-盏 冃Bf[*)遼秠_C依3W\RE湘醱緗S
新闻>正文

今年刚被“315”点名的世纪天鸿,竟然转板成功了

2017年09月27日10:43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今天,今年刚因股权转让违规上“315”的原新三板公司世纪天鸿成功转板创业板。然而,违规仅是世纪天鸿诸多问题中的冰山一角。

  2017年9月26日,世纪天鸿成功上市,成为第13家新三板转板成功的企业。听到这个消息,笔者顿时惊得目瞪口呆。要知道,世纪天鸿去年还因IPO信披不实被打假,入局“315”晚宴的黑名单。并且更新过的招股书依然存在净利润下降、严重依赖税收优惠等诸多问题。世纪天鸿这样都能成功上市,不由得感慨其资本手段高明。

  • 史上空前!因股权转让违规上“315”

  世纪天鸿转板的计划早在去年6月23日就开始执行了。不过今年3月16日,世纪天鸿突然收到股转系统发来的对公司及其董事长任志鸿、董秘张立杰采取自律监管措施的决定。原因竟是公司申请IPO的《招股说明书》,和其挂牌新三板时提交的《公开转让说明书》中存在多处差异。

  

  排队上市途中突然收到监管惩罚,对世纪天鸿来说真是迷之尴尬。要讲述渊源,还要从3月15日说起,世纪天鸿“成功”突破前方各道关卡,入局“315”晚宴的黑名单序列中。并成为第一例股权转让不符合规定的新三板公司。

  能够在强者如林的股份公司中脱颖而出,绝对需要功力超前,然而世纪天鸿成功做到了,并且成了第一。所以很自然地,世纪志鸿和董事长任志宏都在第二天“荣获”了来自股转系统发来的自律性强制监管处置这份“重礼”。

  世纪天鸿为什么能够轻易摘得“315大奖”,在泛滥好奇心的驱使之下,笔者对世纪天鸿重新研究了一番。

  据公开信息显示,世纪天鸿早在今年“315”大会之前就曾在不同场合四次登榜股转系统违规名单。

  违规原因涉包括2013年度和2014年度前五大客户销售情况信息披露不真实;截至2015年3月末,预付账款性质信息披露不真实;关联交易信息披露不真实、不完整,包括资金拆借信息、资产转让信息以及关联关系信息披露不真实;2013年度前五名供应商采购情况信息披露不真实。

  如果说世纪天鸿多次违规甚至荣登“315”打假榜单只是其诸多问题的冰山一角,相信各位看官会像我一样惊出一身冷汗。

  • 净利润下滑,兄弟公司巨额亏损

  据招股书显示,2014年-2016年,世纪天鸿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3.28亿元、3.84亿元、3.79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109.06万元、3393.59万元、3140.82万元。2016年的业绩出现了下滑,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1.36%、7.71%。

  除此之外,世纪天鸿的多家兄弟公司均处于巨额亏损状态。

  世纪天鸿的控股公司志鸿教育分别由淄博华鸿物流、山东齐都文化、淄博鸿鼎文化和新三板等待转板的世纪天鸿构成。

  那么其他三家子公司的经营状况究竟怎么样呢?对世纪天鸿又有哪些影响?

  先说淄博华鸿物流,2016年亏损1888.68万元,是不是大跌眼镜。

  

  再看下山东齐都文化,2016年亏损1747.24万元,同样很劲爆。

  

  最后看下淄博鸿鼎文化,2016年亏损509.76万元,同样不让人省心。

  

  表面看控股公司志鸿教育是赚钱的,实际上都是利润相互帮衬。这年头为了拉兄弟一把,世纪天鸿确实不容易。

  不过受此拖累,世纪天鸿的业务经营也变得无比心累。报告期内,世纪天鸿的图书发行业务占其主营业务收入的90%以上,是公司的主营业务。但是更心塞的是,这一主营业务并不赚钱,公司净利润率只有8%左右。

  和主营业务同为教材教辅图书与天舟文化、出版传媒、长江传媒、中南传媒等同行业上市公司相比,去年,主营业务收入仅为3.4亿元的世纪天鸿,比最低的舟山文化(3.86亿元)还低,与收入超58亿的中南传媒就更不能相提并论了。

  既要拉兄弟,同时还要担心自己的业绩,世纪天鸿急于上市的迫切心情也就不难理解了。

  • 低价引入资本为哪般?

  世纪天鸿在2015年9月正式挂牌新三板并公开引入资本。在315大会前夕被处罚前一共产生两笔交易。且这两笔交易都是低价转让,好像另有所图。

  2015年12月,世纪天鸿销售经理吴渤以每股12元的价格受让张立杰1万股股份。

  另一笔交易是,2016年6月,兴富先锋和姚炜华受让原股东常州金陵共400万股,转让价格为每股7.4元。

  奇怪的是,兴富先锋是一家成立于2016年5月12日的私募投资基金,明显就是为了股转设立的公司。这也就不奇怪为什么证监会对其新三板挂牌期间的合法合规情况、股权转让情况、有无潜在纠纷、IPO申报是否依法履行相关程序、信息披露与本次申报的信息披露是否存在重大差异,兴富先锋的股权结构、实际控制人、入股原因、是否存在代持、对赌或其他利益安排等提出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