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双面华生:万科中小股东守护神与ST海洋的23个跌停板

2016年06月29日08:48 来源:野马财经新媒体平台

  双面“华生”:万科中小股东守护神与ST海洋的23个跌停板

  作者:野马财经 缪凌云

  我从来相信法人与自然人的本性都一样,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我自己也不例外。

  ——华生

  作为万科的独立董事,华生在整个事件中的存在感丝毫不弱于华润、宝能以及王石,《我为什么不支持大股东意见》上、中、下三文,以及多次的表态,已然建立了其“心系中小投资者”的形象。

  其实,在十数年前的中国资本市场,华生,这位曾经提出物价改革“双轨制”的经济学家,在资本市场演绎的一系列故事丝毫不比现在的万科事件逊色。

  “牛津剑桥风暴”

  时间回到1999年8月,深市上市公司闽福发(000547.SZ 现“航天发展”)发布重组方案,而在参与方名单中,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名字——福州牛津剑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福州牛津剑桥的背后是牛津剑桥国际高科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这家公司董事长为华生,不过目前为迁出状态,营业期限已经截止,也没有了对外投资信息。

双面“华生”:<a target=万科中小股东守护神与ST海洋的23个跌停板" align="middle" border="1" />
上图为牛津剑桥国际高科股东与管理层信息
  上图为牛津剑桥国际高科股东与管理层信息

  查询股东名单发现,有一家名为英国牛津剑桥国际集团的企业是其股东之一,对此,据《赢周刊》报道,华生曾表示:牛津剑桥与牛津、剑桥这两所大学并无关系,它是由一批曾经在那里学习或工作过的留学人员在1992年于英国成立。

  不过,虽然注册资本不多,名称有些奇怪,但“牛津剑桥”四字却曾在我国二级市场上掀起过一场波澜。

  1999年8月,牛津剑桥国际高科技公司在资本市场上的旗舰福州牛津剑桥成功取得闽福发29.90%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然而,在重组的过程中却意外不断。

  一方面,原配股标的出现了问题。2000年8月19日,闽福发突然公告称,原大股东1998年在实施配股时,47万元的实物配股却带来了4000万元左右的债务和负担。

  配股配进的标的却是块“烂资产”,广大投资者惊愕的同时,牛津剑桥也表示自己是“受害者”,表示对标的资产背负的负债并不知情。

  另一方面,闽福发2000年的中期业绩让市场大跌眼镜。公告显示,2000年上半年,闽福发净利润不足9万元,而1999年上半年这一数字为3103万元;同时,每股0.0007元的净收益亦无法与上年同期的0.254元相比。

  而更加诡谲的是,2001年闽福发业绩有所好转,但在同年8月底,闽福发推出10配3的配股方案,然而,作为大股东的牛津剑桥却选择了放弃配股。

  面对一系列的波折,中小投资者出现激烈的反弹,特别是放弃配股后,牛津剑桥重组闽福发的真实意图遭到猜测,“坐庄捞钱”的质疑声音逐渐出现。

  华生在闽福发的最后的一次公开露面,是在2001年9月7日的闽福发股东大会上。

  中小股东们质问闽福发为什么要配股,第一、二大股东又为何放弃配股,牛津—剑桥是不是想捞一把就走?时任闽福发董事长的华生说,“牛津剑桥不但不会走,还要把闽福发搞得更好!”

  结果,2个月后,2001年11月23日,华生辞去闽福发董事、董事长职务,牛津剑桥作别闽福发。

  ST海洋的23个跌停板

  闽福发重组事件的曲折离奇,曾被媒体叹以“风暴”,但这一切与即将到来的ST海洋相比,实在是寥寥细雨!

2002年9月19日,厦门海洋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厦门海洋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根据该决定,因1999年、2000年、2001年连续三年亏损,<a target=ST海洋将自2002年9月20日起终止上市,公司股票2002年4月18日就已被暂停上市。" align="middle" border="1" />

  2002年9月19日,厦门海洋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厦门海洋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根据该决定,因1999年、2000年、2001年连续三年亏损,ST海洋将自2002年9月20日起终止上市,公司股票2002年4月18日就已被暂停上市。

  2000年7月24日,牛津—剑桥主动上门找厦门市政府谈判收购事宜,并于短短12天后正式签约,根据协议,牛津—剑桥以3400多万元的价格从厦门海洋实业总公司手中买下了ST海洋3100多万法人股,每股价格1.103元。

  入主ST海洋后,牛津剑桥开始积极行动,短时间内便付出了8400多万元用于偿还各类债务,但令华生始料不及的是,ST海洋是一个真正的债务海洋!

  ST海洋拥有48家子公司和“孙公司”,背着4.2亿元债务和1.6亿元或有负债,还有近2000万元社保、医保的负担,这大大超出了牛津剑桥原先预计的范围,于是,华生开始施展一系列的股权腾挪让自己突围,风暴也开始酝酿。

  2001年2月,“白衣骑士”北京清华科技园发展中心出手了,清华园首先从二股东西安飞天手中买下了其持有的ST海洋13.79%的股权;接着,2001年4月,牛津—剑桥将其持有的3100多万法人股中的2300多万股转让给清华园;同年11月29日,牛津—剑桥将已转让,但是仍在质押冻结中不能过户的2300多万的ST海洋股份托管给了清华园,至此,清华园正式取得第一大股东的投票权,华生亦于当日辞去了ST海洋的董事、副董事长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彼时的市场,高校和高科技概念在股市上爆炒成风,而清华科技园集二者于一身。于是,清华园介入之后,ST海洋股价从11元一路冲高到24元,牛津剑桥也因此顺利逃生(11月29日,ST海洋股价尚接近11元),但曾经的大股东离开不足半个月,ST海洋的散户们却迎来了绝对的噩梦。

  据知情人士回忆,大约在2014年12月6日左右,ST海洋发布公告称收购连邦软件,股票涨停,但大概一周却又称连邦软件被司法仲裁走,再加上12月15日的重大诉讼公告、 12月22日的继续亏损公告,多重因素作用下,直接导致了一轮暴跌:

上图为<a target=ST海洋的暴跌与停牌" align="middle" border="1" />
  上图为ST海洋的暴跌与停牌

  23个跌停,从接近11元直接暴跌到2元多!相信,即便经历过股灾、经历过熔断、经历过千古跌停,也无法想象23个跌停是怎样的惨痛......

  万科独董华生

  “牛津剑桥”与“ST海洋”都已经过去了十余年,对我们这些新生代“韭菜”来说,如果不是此次万科事件,提及“华生”想到的也只会是“福尔摩斯”。

  当然,与往昔不同,这次华生再度出现在公众视野,身份是与万科没有直接经济关联的独立董事,他选择的阵营,是广大中小股东。

  在《我为什么不支持大股东意见》上、中、下三篇文章中,华生对华润、宝能以及万科管理层的行为都直言不讳。

  而且,华生在自己有关万科的文章提到:建议监管层看看宝能系和华润是否为一致行动人关系,证监会也发出《关于对深圳市钜盛华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文件第一条即为“自查是否与华润存在一致行动人关系”。

  作为独立董事的华生,在努力为中小股东争取利益,例如6月17号万科引入深地铁相关提案表决时,另一位独董张利平选择了回避表决,提案顺利通过但却遭到了华润是否有效的质疑。

  对此,华生文中表示:“我们的赞成票只是为广大公众股东争取到了发言和表决权,防止了个别大股东利用在董事会的优势绑架公司决定,而这正是独立董事真正的功能职责和作用所在。”

  同时,华生对张利平回避表决是否合理亦给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张利平要求回避没有一点错误和责任”,且“事后任何一方因自己认为张利平的回避理由不足而否定董事会表决的合法性,当然是绝对不行的”。

  不过,6月28日下午,野马财经得到消息,两位万科投资者袁女士(持有10000股)、张先生(持有11100股)已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引入深地铁”相关已通过提案。

  案件由上海天铭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律师、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郭捍东律师联合代理,律师表示:

  一方面,独立董事张利平先生“疑似”存在关联关系的情况下,没有在会议之前及时进行信息披露;另一方面,万科在知悉相关情况之后,没有做出推迟表决等措施。据此,两案系争的董事会决议,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二条规定的应当撤销的董事会决议。

  同时,联系到“ST海洋”等事件,有网友提出:

双面“华生”:<a target=万科中小股东守护神与ST海洋的23个跌停板" align="middle" border="1" />

上图为某金融人士对华生评价

  当然,亦有人认为,在闽福发与ST海洋中,牛津剑桥或多或者也有些“受害者”的身份,从时间节点上来看,许多事情并不一定与之有关,而且此次万科事件中,敢于像华生一样站出来直面问题,一直努力为中小股东争取利益的,又有几位呢?十余年沧海变换,资本市场依旧云波诡谲,浮沉其中,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谁能例外?

    每日A股操作策略和涨停股都会在我的微信号里发布,扫描下方的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laochengucanhui )关注我的股参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