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投资企业财务造假上市失败,王思聪索要1000万投资款

2018年05月31日15:40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文/兰琳

编/李悫

5月31日,“公司深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因投资的企业九好集团上市失败,王思聪索要1000万投资款,但至今未要回。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九好集团实控人郭丛军因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要求的“金钱给付”义务,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于5月8日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该信息发布时间为5月29日。

法院作出执行依据的是一份2017年10月生效的判决书。“公司深读”查询到该判决书显示,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已就普思投资法人王思聪起诉浙江九好集团董事长郭丛军一案做出一审民事判决。

判决称,由于郭丛军未能完成与王思聪的上市“赌约”,故裁定郭丛军受让王思聪此前所持九好集团1.63%的股权,同时给付相应股权转让款1540.71万元;此外,郭丛军还应以此为基数,按日0.5‰的比例另行支付违约金,自违约起始日2017年6月28日起至今,该违约金数目已逾260万元。

工商资料显示,被告方九好集团成立于2005年12月8日,初始注册资本1.55亿元,经营范围涉及办公用品、日用百货的批发、零售,物业、餐饮管理,以及施工、租赁、会展及企业管理咨询等多种业务类型;郭丛军于2010年入主九好集团担任法定代表人。

自2010至2015年5年间,九好集团曾经历20余次股权变更。其中,王思聪执掌的普思投资于2012年底“入坑”。

2012年12月18日,普思投资与九好集团及其法人郭丛军签订增资协议,约定普思投资以1000万元认购九好集团注册资本129.597万元(剩余870.403万元列入资本公积金),增资完成后,普思投资持有九好集团1.89%股权。

当时,九好集团登记股东11名,郭丛军个人持股63.15%,并通过直接或间接方式持股控制公司66.30%的权益。王思聪等股东增资后,九好集团注册资本由6350.24万元增至6868.63万元。

媒体曾报称,郭丛军与王健林父子均来自四川广元,面对首富老乡,郭丛军有心结交;能够让热衷电竞文娱投资的王思聪看上九好这样一家后勤托管服务公司,亦说明郭丛军与王健林之间的老乡情分不浅。

与此同时,王思聪曾分别于2012年12月18日和2014年6月12日与郭丛军及九好集团另行签订补充协议,约定九好集团如于2015年10月31日前未能上市,王思聪有权要求郭丛军受让其持有的全部股份并支付相应价款及违约金。

公开资料显示,背负上市“赌约”的九好集团自2015年初开始筹划登陆资本市场。2015年2月,九好集团拟收购上海鑫以所持有的“*ST星美”股权,但后来因郭丛军无法对存续的承诺事项进行充分披露,该重组计划夭折。

或因第一次借壳上市折戟,当年11月,王思聪与郭丛军再次签订增资补充协议,约定上述股权回购条款失效;并在同一天另行签订合作协议,将九好集团的上市“赌约”递延至2016年12月1日,若届时九好集团仍未上市,则回购条款继续执行。

新“赌约”签订当月,九好集团即再次宣布重组计划,拟作价37亿元借壳“鞍重股份”。该预案公布后,鞍重股价一路上扬,在15个交易日内一举从每股26.17元冲上87.79元高位,涨幅超过200%。

然而,不足半年后的2016年5月,紧锣密鼓进行重组计划的九好集团,就因涉嫌财务造假被证监会调查。

根据证监会处罚公告,九好集团于2013至2015年3年间,通过虚构与近200余家供应商的业务往来等方式,虚增营收2.65亿元及相应利润2.55亿元;此外,九好集团亦因未披露借款及银行存款质押等事项,虚构银行存款3亿元。

2016年6月,鞍重股份并购重组申请被暂停审核,随即的7月份,证监会正式决定终止对鞍重股份行政许可申请的审查。

次年4月,证监会正式表态,因九好集团在借壳上市过程中的信息披露违法行为涉案金额巨大、手段恶劣,违法情节严重,证监会对本案违法主体罚款合计439万元,同时对九好集团造假行为主要负责人郭丛军采取终身市场禁入。

九好集团上市“对赌”失败后,王思聪曾分别于2017年4月28日与2017年6月22日发送律师函要求郭丛军履约,但郭丛军及九好集团始终未支付回购款,最终,王思聪一纸诉状将郭丛军诉至法院。

对于坐拥50多家公司的王思聪来说,投资人只是其众多身份中不起眼的一个;王思聪的投资之路也始终伴随着“最开始的5亿是王健林给的并允许失败20次,做不成就乖乖回万达上班”的花边新闻。

据工商资料显示,普思投资是一家私募股权公司,成立于2009年,注册资本200万元,由王思聪100%控股。2012年之前,普思投资都鲜有动作。

2013年后,王思聪开始频繁投资,先后投资包括奇虎360、汉拿山、大众点评、乐视、闪送等多家知名公司,领域集中于“吃喝玩乐”,投资金额在千万到上亿级不等,轮次集中于A轮到C轮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