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上市公司AH价差分析及应用展望

2017年09月29日12:59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作者:邱羽 金迪 一、多重上市概念及价格现象

  随着对外开放和全球经济金融一体化程度提高,多重上市(也称交叉上市)成为一种普遍存在的现象,多重上市是指一家公司的证券同时在两个及以上国家或地区的证券市场上市和交易的行为。

  这些在不同交易所发行和流通的股票具有相同的管理表决权和分红派息权,理论上“同股同权”的股票经汇率调整后应具有相同的价格。但实际上,一个公司的股票在境内外不同市场上市或者由境内外不同投资者参与而产生不同价的情况是一个全球普遍存在的现象。研究发现,一个公司的股票在两个分割市场上市不满足“一价定律”,供国外投资者交易的外资股相对国内投资者交易的内资股往往会出现股票价格的系统性溢价或者折价,这是由股票市场分割所产生的正常现象。

  二、AH公司发展历程及现状

  受地缘、政治、经济、政策等因素的影响,中国香港是中国企业境外上市最先考虑的地方,也是中国企业境外上市最集中的市场。

  1、AH公司发展历程

  我国公司的多重上市行为始于1993年,目前,“A+H”是我国公司多重上市的主要选择,也即同时在香港联交所和沪深证券交易所上市(这部分公司简称为AH公司)。

  A股市场在起步期容量有限且经验不足,难以满足国内公司的融资需求,1993年,在国家分批预选制度的推动下,青岛啤酒、中石化、中船防务等6家企业发行H股上市,其中青岛啤酒于1993年7月在香港发行H股,同年8月返回A股市场,成为首个“A+H”上市的案例。

  由于不熟悉香港证券交易所的规则制度、盈利能力不足、行业结构单一等问题,香港上市的H股公司在资本市场表现不佳,再融资陷入困境,回归A股成为它们的共同选择。1997年香港回归引发了投资者热情,16家中国公司先后发行H股上市,其中4家于当年实现多重上市。其后,证监会[1998]8号文件规定,原则上发行B股或H股的公司不再发行A股,发行A股的公司不再发行B股或H股,这让多重上市进程陷入停滞。2001年11月8日,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与证监会联合推出《关于上市公司涉及外商投资有关问题的若干意见》,该意见放松了对多重上市的限制,中石化、华电国际等大型国企相继返回A股。随后,AH公司数量不断增多,截至2017年3月底,共有94家AH公司。

  

  2、AH公司概况

  从AH公司不同股份的上市时间来看,“先H后A”的上市顺序占据大多数,比例超过70%。但近年来,A股在解决企业融资问题上的吸引力上升,“先A后H”的案例增多。

  从A股份额的上市地来看,上海证券交易所占据多数,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比例较少,截至2017年3月的94家AH公司股票中,有89只的A股份额都属于主板,且大多属于大中盘股票,只有5只在深交所的中小企业版上市。

  AH公司行业分布

  按中证一级行业分类,AH公司中工业企业的数量最多,占据约三分之一,金融地产和原材料行业的公司数量分别居第二和第三,三个行业合计占比超过70%。不同行业的市值占比集中度更高,2017年3月,金融地产的市值占比达61.69%,主要原因在于金融地产类企业普遍市值较大,市值占比居第二和第三位的是能源和工业,分别为16.94%和11.94%,其他行业的合计市值占比不足10%。

  

  AH公司陆港两地股本分布

  总股本方面,AH公司的A股总股本占据绝对优势,其A股股本占“A+H”总股本的比例在70%左右,且这一比例还在逐年缓慢提高,2017年3月,这一比例为72.86%。

  自由流通股本占比方面,A股与H股经历了地位的转变。由于A股市场多为限售股,起初AH公司的H股占公司总自由流通股比例远高于A股,A、H股的占比分别为39.4%和67.6%。随着A股市场股权分置改革的实施、管制的放松以及上市企业对A股的回归,A股自由流通股不断提高,所占比例也逐渐超越H股。2017年3月,A股和H股的占比分别为53.6%和46.4%。

  

  AH公司陆港两地市值分布

  AH公司的两地市值分布与股本的分布基本类似(H股市值经过了汇率调整),但受到A股估值较高的影响,A股的总市值和自由流通市值占比要略高于A股的总股本和自由流通股本占比,当A股整体溢价较高时,A股总市值和自由流通市值的占比也相应上升,见图6和图7。

  

  AH公司陆港两地成交分布

  从同一公司A股与H股的成交金额(H股成交金额经汇率调整)占总成交金额的比例来看,A股成交活跃度更高,流动性较好,在2007、2014年A股牛市行情中,A股成交活跃的特点更突出。此外,由于A股自由流通股本占比不断提高,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A股成交占比的上升。

  内地与香港市场的差异

  AH公司的A股份额和H股份额分别在大陆和香港上市,两地在投资者结构、投资产品、交易和发行制度、市场监管等各方面都存在差异。

  参与投资者与投资产品差异

  首先,内地市场的投资渠道较窄,交易品种以股票、基金为主,而香港市场投资品种较为丰富,包括股票、债券和各类衍生品等。其次,A股的个人投资者比例较高,而香港市场的境外及香港本地机构投资者的交易金额占总交易金额的近六成。

  交易制度差异

  从市场交易制度来看,香港和大陆也存在很多不同之处。首先,A股市场不允许卖空,卖空操作受限。而港股的大部分股票在经交易所指定后都可以进行卖空,根据港交所2017年4月公布的可卖空名单,94只AH公司中有85只可以进行卖空。其次,A股市场自1996年12月16日起对上市股票实行10%的单日涨跌停限制,1998年对股票实行特别处理后,ST类股票的涨跌停设置在5%,但香港市场没有涨跌停限制。最后,A股市场采用“T+1”交易制度,当日买入的证券次日才可卖出,但港股采用“T+0”制度,当日买入的证券当日即可卖出。

  发行制度差异

  从两地发行制度来看,内地股票市场的发行制度在不断探索和改革,从最初的行政化逐渐向市场化演进,但仍未完全实现发行制度市场化,制度体系不完善;香港市场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之一,市场规范、法规完备且与国际接轨,发行制度体系完善,市场化程度较高。两地在发行审核、发行信息披露、发行定价制度、首发限制方面具有诸多差异。

  证券监管差异

  在市场监管上,香港和大陆也有一定差别。香港在证券市场监管上受到英美法系国家的影响,国际化程度更高。内地证券市场在发展中借鉴和吸收了部分国外经验,两地监管制度差别并不太大,但由于两地市场发育程度不同,影响了市场监管政策的制定和实施。

  三、AH价差现象

  同一家公司的A、H两类股票,理论上应当“同股同权同价”,实际上由于两地资本市场的政策环境、交易制度及投资者结构等不同,交易价格往往有较大差异。

  “H"股折价之谜

  一般来说,国际上多重上市的公司,其在境内市场的股价通常比在境外市场股价低,对此现象的解释有多种,比如,由于境外投资者可以把境内证券与境外证券进行组合,分散和消除非系统性风险,境外投资者要求较低的风险补偿,即容忍较高的股价;而境内投资者由于无法分散境内证券特有风险,所以要求更高的回报率,即只能接受较低的股价。而且,某地的风险价格通常大于全球的风险价格,也即对同样一个风险的补偿,境内市场要求的回报更高一些,这也会导致与上面同样的结果。

  与欧美等发达市场普遍发现的“多重上市公司的海外股相对母国股份存在溢价”这一现象相反,无论是B股还是H股,相对于中国内地市场的A股而言,都有明显的“折价”现象。

  这种中国市场独有的现象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和研究,这种研究有助于我们更深入了解股票市场的价格形成机制,认识市场分割对资产价格的影响,并探索市场分割和互联互通综合作用下的投资机会。

  AH平均价差

  为了说明AH公司的整体价差情况,以所有AH公司为成份股,分别采用等权和市值加权的方法编制两条市场价差指数,当价差指数高于100,表示A股相对H股存在溢价;相反,当价差指数低于100,表示A股相对H股出现折价。当A股与H股价格相等,价差指数便为100。

  

  

  观察指数的历史表现,大部分时间A股相对于H股都处于溢价状态,占总交易日的95.64%,且溢价比例一度超过200%,2017年3月底市值加权后的溢价比例接近130%,即A股价格比经汇率调整后的H股价格高出30%。对所有AH价差进行等比例加权,可以发现从2004年至今A股一直处于溢价状态,且溢价比例比流通市值加权的溢价指数更高,说明“A+H”上市的公司中,低市值小公司的A股溢价比例更高,而高市值大公司的A股溢价比例相对较低。

  

  AH价差拦截面分析

  历史数据显示,我国AH公司的A股溢价有两个显著特征:一是同一公司,AH股溢价在时间序列上波动频繁;二是同一时点,AH股溢价在横截面上差别颇大。

  如果市场分割因素是导致多重上市股票存在价格差异的原因,则市场因素对不同的公司应具有相同的影响,也即同一时点下,AH两地的股票应具有相似的折溢价特点,但观察发现,同一时间截面下,不同行业、不同市值、不同机构持股比、不同相对成交量、不同相对换手率的AH公司在A股溢价程度上存在明显差异,因此可以认为除了两地市场因素,公司特征也是会影响AH溢价的重要原因。

  AH价差与行业

  按照中证一级行业分类标准统计不同行业的AH价差,发现医药卫生、电信、可选消费等行业的A股溢价率一直较高,而公用事业、金融地产、原材料等行业的A股溢价率较低。即传统周期性行业的溢价较低,而新兴科技行业的溢价较高,个股所属行业不同,投资者的预期和估值乐观程度也会不同,即行业特点会影响AH公司的A股溢价率。

  

  AH价差与公司市值

  每月将所有AH上市股票按照总市值(A股市值+H股市值)大小均分为5组,计算每组的平均AH价差,从下图可以看出总市值较高的公司其AH价差明显低于总市值较低公司的AH价差,且市值最大组在某些时期还存在A股相对H股折价的情况。

  

  AH价差与AH流通股之比

  每月将所有AH上市股票按照A股自由流通股本与H股自由流通股本比值的大小均分为5组,计算每组的平均A股溢价率,从整体趋势可以看出当A股自由流通股与H股自由流通股的比值较大时,A股溢价率更低,这一趋势在2008年后变得更为明显,这说明个股的AH自由流通股比值大小会影响AH上市公司的A股溢价率。

  

  AH价差与AH成交量之比

  每月将所有AH上市股票按照A股成交股与H股成交股的比值均分为5组,计算每组的平均A股溢价率,可以发现,当比值越大时,A股溢价率越高,成交量代表两个市场的流动性差异,A股成交越活跃的股票,其溢价水平也就越高。

  

  AH价差与AH换手率之比

  每月将所有AH上市股票按照A股换手率与H股换手率(换手率等于成交股数与自由流通股的比值)的比值均分为5组,计算每组的平均A股溢价率。

  

  上图说明A股换手率/H股换手率的比值越高时,A股的溢价水平也越高,换手率的高低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股票的投机性高低,换手率越高的股票说明投资者长期持有意愿不强,交易的投机情绪更强烈。

  AH价差与A股机构持股比

  每月将所有AH上市股票按照A股的机构持股比均分为5组,计算每组的平均A股溢价率,可以发现,当公司的A股份额具有更高机构持股比时,A股相对于H股的溢价会更低。机构投资者相对于个人投资者具有更明显的信息优势,在投资上也更理性、更看重股票的价值,香港市场一直以机构投资者为主,股票估值比散户居多的A股更合理,当公司的A股股票具有更高的机构持股比时,说明该公司在两市场的投资者结构类似,估值趋于统一,A、H股份额的价格之比也更接近1,即价差更小。

  

  四、AH价差的成因分析

  多重上市公司股票价格往往存在差异,国内外很多学者对分割市场的价格差异原因进行了分析。根据已有研究,影响分割市场价差的因素分为四大类:

  

  影响分割市场价差的原因

  为了检验上述影响分割市场价差的因素是否同样适用于AH股票,根据数据可得性、AH股票特点构建因子指标,并对AH价差进行回归分析。

  

  对上述因子进行逐一回归和多项回归。根据回归结果,信息不对称、需求差异、投机差异、风险差异、A股机构持股比、无风险收益率、汇率预期等对AH价差有较显著的影响,而流动性、H股是否可做空、市场情绪等在多元函数中对AH价差的没有显著的解释力度。

  

  信息不对称

  国内外投资者在同一资产的估值上存在信息不对称的现象得到了许多学者的认可。由于语言障碍、会计准则不同和有效信息的缺乏,在获取本地公司的信息方面,国外投资者相对于国内投资者处于劣势地位。公司市值可以反映信息不对称程度,原因在于,大公司能获得更多关注,信息披露质量更高,信息不对称程度低。

  需求差异

  需求差异假说的基本原理认为处于不同市场的投资者对同一证券的需求存在差异。首先,投资限制等法律约束会使不同的投资者承受不同的额外成本,这部分额外成本会影响证券市场的供给,进而影响价格;其次,同一家公司在不同市场上市的总股数尤其是自由流通股数不同,投资者的购买难度存在差异;最后,不同市场可替代性证券的多寡也会影响投资者的需求弹性,港股市场成熟度高,个股衍生品众多,投资渠道丰富,可替代性证券较多,需求弹性大,也可能导致H股价格低于A股。

  投机心理

  投资者的投机行为是指投资者购买公司股票的原因是期望以更高价格卖给未来更为乐观的投资者,而不是期望从公司内在价值上升中获利。A股市场比H股市场投机氛围更浓,这可能导致A股的价格普遍高于H股。并且,投机行为对不同个股的影响差别较大;对于投机性较强的个股,其A股股价可能更容易受投机行为影响,进而导致其AH股溢价更大。出于两个方面的原因,投机者通常更偏爱价值不确定性更大的公司(例如,成立时间短、规模小和盈利差的公司),导致公司价值不确定性更大的公司投机性较强。

  风险差异

  不同市场的投资者拥有不同的风险偏好,风险承受能力强的市场,能够承受较高的股票价格。AH公司的A股份额和H股份额具有不同的收益波动率,即不同风险,长期以来,A股市场的换手率和波动率都比H股更高,即A股市场的投资者具有更高的风险偏好,也能承担更高的股票价格。

  投资者差异

  由于分割市场对投资者的限制存在,大陆市场和香港市场具有不同的投资者结构,首先,A股市场投资者多为国内个人和机构投资者,而香港市场具有来自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投资者;其次,A股市场是散户居多的市场,散户存在投机心理,偏好中小盘的成长股,而香港市场则以机构投资者为主,投资者更成熟,更偏好价值投资和大盘股。由于投资者存在的差异,使得两地对不同市值公司的偏好不同,进而影响这些公司的溢价状况。

  汇率预期

  汇率会对股票市场产生重要影响,一方面,汇率对决定两地股票市场股票价格的因素产生影响(如汇率对上市公司的市场价值、营业额等产生影响)。另一方面,在对两地股票市场的股票价格进行换算时,汇率起到连接两地股票价格的中间作用,这也是其影响股票市场价格比值的第二种方式,假设市场普遍预期人民币相对于港币会贬值,则这一预期会使得港股市场定价水平相对A股市场定价水平有所上升,从而影响AH公司的股价之差。

  利率差异

  利率与无风险利率有关,不同市场的利率差异导致两市股票表现的差异。单一市场中,根据股价估值模型,股价等于未来现金流在股票要求回报率下的折现值,因而利率水平与股票收益率负相关。但当考虑多市场间的资金流动时,利率相对水平高低反映的是不同市场间的资金成本和收益。如果香港的利率相对大陆利率上升,则逐利资金会从大陆流向香港,进而会导致H股价格上升、A股价格下降,AH溢价降低;相反,当大陆利率相对香港市场上升时,AH股溢价则可能上升。AH价差回归分析

  AAH价差回归分析

  通过上述对所有因子的回归,筛选出信息不对称、需求差异、投机性之比、风险之比、A股机构持股比、两地无风险收益率之比、汇率预期等价差影响因素,且不同因子之间的相关度较低,因子间的相互影响较小。

  结果,公司规模越大、A股相对H股供给越充足、A股机构投资者持股比例越大、两地无风险收益率之比越高、人民币兑美元预期贬值,AH溢价越小;A股相对H股换手率越高、A股相对于H股的收益标准差越大,AH溢价越大。

  AH价差的存在是由于市场分割造成的,长期以来,大陆和香港一直在探索消弭分割的互联互通机制,这些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两地的分割状态,从而可能对AH溢价以及各因子的系数大小和显著性带来长期影响。

  2002年11月,《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管理暂行办法》出台,2007年4月,《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境外证券投资管理试行办法》审议通过,并于同年7月施行,2011年12月,《基金管理公司、证券公司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试点办法》发布并进行试点;2014年11月,沪港通正式开通,2016年11月,深港通正式开通。为了测算不同政策推出前后上述因子对AH价差的影响程度是否发生变化,以2011年12月和2014年11月为节点,将整个时间区间划分为三段,表10为对2004.01-2011.12、2012.01-2014.11、2014.12-2017.03三个时间段的AH溢价回归结果。

  三个不同时间区间的回归结果具有一致性,说明互联互通政策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密切了陆港两地的连接,但未从根本上改变市场的分割特点。此外,对比不同时间的回归结果,风险差异因素(A股收益率标准差与H股收益率标准差的比值)在初期对AH溢价有负相关关系,即A股风险越大,价差越低(A股股价越低),这满足“高风险高收益”的规律,但在后期的解释力下降,甚至变成正向关系,说明后期A股市场偏好高风险资产,收益越不稳定的标的,其溢价水平反而越高,这与2014、2015年市场的一波牛市行情不无关系。

  

  五、基于AH价差的策略及应用展望四

  陆港市场对AH股的定价权

  价格发现是证券市场的基本功能之一,这一功能的本质是股票价格对信息的反映效率。对于两个不同的股票市场,难以直接量化其价格发现功能高低,但当两个市场具有同一家公司的上市股票时,通过对比两个市场对同一家公司股票的定价情况,可以量化其定价效率高低,进而明确交叉上市公司的股票定价权更归属于哪一个市场。

  考察股票价格的信息效率最常见方法是测算两个市场的“领先-滞后关系”,即对应同一标的公司的多重上市股票,股价受标的公司共同信息的影响,不同市场间的股价应存在某种关系,这种关系的最直观体现就是股价之间的“领先-滞后关系”。

  目前,AH类公司均为内地公司,其A股股票具有明显的溢价特点,为进一步了解A股市场和港股市场哪个对AH股票更具定价权,采用Granger因果检验测算A股和H股的“领先-滞后关系”,首先将AH上市的股票在不同市场的价格统一用A股的流通市值加权(保证各股权重一致),拟合出AH公司的A股份额和H股份额的每日价格指数。

  

  从图16中可以看出,整体而言,A股价格指数和H股价格指数具有较明显的走势趋同特点,即二者受标的公司共同因素的影响,但在具体时点上,两条价格指数的走势又具有差异,说明AH公司中的A股份额与H股份额对信息的反映速度和反映强度具有差异。在对二者进行Granger因果检验之前,先要对两个价格指数进行单位根检验和协整检验,检验结果显示两条价格指数不具有协整关系,但一阶差分后具有协整性。

  对一阶差分后具有协整性的A股份额价格指数和H股份额价格指数进行Granger因果检验,发现在2004.01-2017.03的分析区间内,无论在滞后1期、2期、5期、7期的情况下(分别代表价格变化领先1个、2个、5个、7个交易日),H股的价格变化都领先于A股的价格变化,即整体而言,香港市场对AH公司股价具有更高的定价权。此外,在滞后一期的情况下,H股对A股的领先效应更明显,说明两地之间的信息流通较为快捷,AH公司在香港市场的股价变化比大陆市场领先1天。

  考虑到2004-2017年的时间跨度较长,中间开放了QDII、QFII、RQFII、沪港通、基金互认、深港通等一系列机制,两地资金流动越来越通畅。根据互联互通政策的实施节点,参照上文将整个分析区间划分为三段。

  观察表10,在2004.01-2011.12区间内,H股的价格变化领先于A股,但在2012.01-2014.11和2014.12-2017.03区间内,A股价格领先于H股价格变化,且在沪港通开通后,这一“领先-滞后”关系更为显著,说明AH公司的定价权逐步从香港市场转移到了大陆市场,这一方面源于A股市场逐渐成熟的市场环境,另一方面也源于各种互联互通制度的开通。

  现有的AH策略指数

  中证指数公司目前已基于上证50、上证180、沪深300发布AH优选指数,三条优选指数的成份股公司及其权重分别与各自母指数一致,对于不含H股的优选指数成分股公司,其A股为优选指数的成分股;对于含H股的优选指数成分股公司,A、H股份中价格相对较低的股份类别被选作指数成份股。如果成份股公司经汇率调整后的A股价格除以H股价格的价格比率小于1.05,则A股被选为成份股;反之,H股被选为成份股。母指数成份股每半年调整一次,但优选指数成份股除母指数进行定期调整外,其股份类别还根据A、H股价格每月转换。另外,基于沪深300指数还发布有沪深300精明指数。

  观察图17-19,三条优选指数均具有相对母指数更优的表现,且从2009年下半年开始出现明显的走势偏离。表10统计了六条指数的历史收益,除了2006、2007、2014等A股牛市大行情里母指数获得了比优选指数更高的收益率,其他年份的三条优选指数都相对母指数有超额收益,此外,优选指数相对母指数波动率也更小。在大多数年份里,50优选的超额收益都大于180优选,而180优选的超额收益大于沪深300优选。直观感受,这与50优选指数中H股权重更大有关。对于大盘蓝筹公司,选取价格相对更低的股票份额加入指数可以获得更显著的超额收益,但对于覆盖更广的基准指数,这一策略的优势可能有所削弱。

  

  

  

  从图20可以看出,三条优选指每月H股数量的变动上有明显的一致性,这受母指数样本股和两地市场环境的影响。此外50AH优选、上证180优选和沪深300优选成份股中每月H股数量依次递减。

  

  与数量关系不同,在每月H股权重上,三条优选指数中上证50优选的H股权重最高,上证180优选次之,300优选的H股权重最低。

  三条优选指与母指数成份股相同,即在母指数定期调样时,优选指数也进行相应调整,此外,优选指数会每月进行A、H份额转换,所以除了母指数的定期调样成本,优选指数相对母指数有更高周转率和调样成本。

  经测算,不考虑母指数定期调样时成份股的变动,上证50AH优选、上证180AH优选、沪深300优选平均每月额外调整成份股1.125、1.883和2.041只,对应每月额外调整权重分别为3.336%、2.541%和1.884%,即使考虑A股和H股的买卖交易成本,跟踪上证50AH优选、上证180AH优选和沪深300AH优选的额外成本每月约为0.010%、0.0076%和0.0056%,相对于每年平均4.21%、3.09%和2.35%的超额收益,优选指数相对母指数仍具有收益上的优势。

  从图21可知,用95只AH公司的不同份额按照相同的权重拟合出的H股价格指数具有相对A股价格指数更优的表现,因此,难以判断三条优选指数的超额收益是由溢价策略带来,还是因为AH公司的H股份额本身就具有更高收益率。为了获得更稳健更具有说服力的结果,我们将上证50历史成份股中所有AH公司的A股份额都替换成H股份额,且权重与50AH优选指数每半年定期调样时的权重保持一致,所得50test指数表现如下图。

  

  可见,虽然50Test指数的表现优于上证50指数,但其超额收益远小于50AH优选指数,这说明AH公司的H股份额所具有的更高收益对优选指数的超额收益贡献较小,优选指数的超额收益更多地由策略本身带来。

  AH价差应用策略

  目前已有的利用AH价差的策略已被证实具有有效性,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有相对母指数的超额收益,这一超额收益一部分由H股整体表现较好带来,另一部分由AH价差的缩小带来。各种互联互通办法的实施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陆港两地的市场分割状态,加强了信息沟通和资金流通。虽然由于政策的实施时间短,目前的证据并未指出沪港通和深港通有效地影响了两地价差,但随着分析师覆盖、信息沟通和资金流通,信息不对称、需求差异等因素的改善可期;此外,由于A股市场不断完善,机构投资者地位上升,投资者教育和市场监管等,A股市场投机性和陆港两地投资者结构差异有望进一步缩小,在这些影响因素都发生改变后,可以预期AH价差也会发生相应变化,但同时也应清醒地认识到,这些影响因素的变化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

  鉴于AH价差的缩小是一个长期过程,基于AH价差的策略可长期有效,对于保险资管、社保基金、养老金、以及偏好低风险的共同基金等长期资金而言,配置AH优选指数的优势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