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黄金金融有多方面创新可以挖掘

2018年04月28日10:34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

  林泓富

  

黄金金融创新还可多挖掘

  黄金兼具货币、金融和商品多重属性,是一种特殊的资产,是投资消费一体化,以及平衡信用货币体系风险的重要工具,是国际支付的最后手段、国际储备的最后形式。

  黄金最主要的功能就体现在风险对冲上,例如信用货币的风险对冲、通胀风险的对冲、资产周期波动风险的对冲,以及战争等不确定性风险的对冲等。因此黄金价格的变化主要还是围绕风险对冲而产生的波动。

  在信用货币对黄金价格的影响上,货币单极化总体会打压黄金,例如美元汇率对黄金价格的影响,而货币多极化则会助推黄金价格的上涨,因此随着人民币的国际化,黄金的未来非常值得期待的。

  对于通货膨胀与经济周期对黄金价格的影响,通胀预期越大,黄金价格就会走强。而经济周期波动对黄金价格的影响也非常明显,金价会随着全球经济周期波动而波动。

  古语说“乱世黄金”,国际政局动荡、战争、恐怖活动、重大自然灾害等各种“黑天鹅”事件增加了不确定性,都可能推动金价上涨。印度经济也是影响黄金价格的重要因素。

  在黄金金融方面,中国的黄金市场主要有上海黄金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交易平台,以及黄金ETF、商业银行黄金租赁与投资金条等业务,可以说中国黄金市场非常大,但是我国黄金金融还有许多方面的创新可以继续挖掘。

  要实现黄金金融的创新,就要建立多层次的黄金交易市场体系,鼓励黄金金融创新,有序发展黄金租赁、远期、期权等业务;盘活民间黄金资源,让民间黄金更好地流动起来;发展供应链金融,更好地实现产融的协同。

  中国民间藏有的黄金上万吨,民间黄金市场巨大,但是存量流动性差,普遍存在买金容易卖金难的问题,所以要盘活民间黄金资源,就要解决民间黄金资源便捷和低成本的入口问题,通过精炼厂和金融机构进行标准化和数字化,可以让广大消费者像投资股票一样参与黄金的投资业务。

  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以来,黄金总体的趋势是持续上升,而民间黄金资源是最大的市场,这就需要产融进一步结合。产业链的模式是产融进一步结合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模式。例如紫金矿业在厦门翔安区有一个黄金珠宝产业园,目前正在打造其重要的核心竞争能力,就是金融服务。

  中国银行上海总部金融市场部总经理

  龚奕民

  

黄金将开启新的上涨趋势

  中国黄金产业经过十多年的快速发展,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产金国和消费国,其中黄金首饰和投资金条是主要需要。商业银行对我国黄金产业的服务也是经过这十多年逐步发展起来的。从最早就是对于价格风险管理,到库存管理、实物交易,再到电子平台,商业银行服务黄金企业的功能不断增强。

  随着中国金融市场开放和人民币的国际化,尤其是上海黄金交易所国际板的建立,商业银行对中国的黄金产业起到连通国内外黄金市场的作用。同时,商业银行通过银行间市场,提供市场的流动性,而商业银行提供的黄金现货与黄金衍生品,也丰富了交易工具。

  此外,商业银行为黄金企业提供内控管理及风险控制措施服务,例如新的法规政策、新的风控措施,以及新的制度建设等。

  中国银行作为LBMA(伦敦金银市场协会)创始成员,亚洲首家伦敦金定价行,黄金交易量长期保持上金所首位,覆盖北京、上海、伦敦、纽约、香港、新加坡等主要金融中心,全程参与上金所国际板业务的方案设计、制度和流程制定,以及系统测试。中国银行充分运用其全球一体化的交易系统,能够实现全球24 小时直接连通,从而提供白天和夜盘交易的报价。同时,中国银行提供境外黄金租赁业务,以及配套的保值产品,为“一带一路”的用金企业提供金融支持,并授信将向有资源优势、产业链条完整、生产工艺先进、能耗低的海内外企业倾斜。

  基于中国银行拥有的这些优势,目前,中国银行能够提供的全方位贵金属产品服务,包括对私业务的实物金回收、积存金,对公业务的黄金租赁、黄金期权,自营业务的黄金进口等。

  黄金价格的走势预测,是整个黄金产业最为关心的核心问题。对于产金企业来说,3年到5年的黄金价格走势将直接影响企业的生产情况;对于用金企业来说,一年之内的黄金价格走势波动对其影响巨大;而对于黄金交易投资者而言,其对短期的黄金价格走势更加敏感。中国银行对一周的黄金价格进行预测,下一步我们会对一周之内,甚至更短如三天之内或一天之内的黄金价格进行预测。也会用投票决策机制进行分析预测,这肯定与中长期的预测和一周期的预测有所不同。

  中长期的黄金价格与货币政策、通货膨胀的预期都有直接的关联,影响黄金价格运行的长期主要因素是通货膨胀,影响黄金价格运行的中短期主要因素是货币政策,而美国长短期国债利差即将倒挂,这将限制货币紧缩政策的未来,而由贸易谈判和地缘政治引起的恐慌情绪对黄金价格的影响往往很短暂。

  近年来,主导黄金中期波动的力量是美联储货币政策预期的变化,美国通胀预期逐步抬头和美联储货币紧缩走向尾声,将帮助黄金建立新的上涨趋势,未来一年看好黄金筑底成功,上涨预期目标为1460 美元/盎司到1530美元/盎司。

  北京黄金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刘山恩

黄金产融结合“最后一公里”面临痛点和难点

  黄金产融结合“最后一公里”是指黄金产融结合已经成为社会的共识,产融双方都有向前推进的愿望,并已经有了行动,产融结合不是遥远的梦想,而是一个清晰的存在前景。但虽然产融双方都有向前推进的愿望,但实际成果并不多,“最后一公里”进程仍然缓慢,这就是黄金产融结合“最后一公里”的痛点。

  黄金产融结合的本质就是使用金融的手段,降低和转移黄金生产与流通过程中的交易风险和价格空间,从而保证黄金生产的健康发展。但是现代金融业因为信用货币催生了金融风险,进而改变了金融的服务功能,因此黄金产融结合需要金融业向服务业回归,这也是“最后一公里”的第一个难点。

  从索取到服务的调整,是产融结合实现突破的前提,但是目前的大环境中,这种回归存在体制性的障碍,所以仅有认识上的提高和口头上的表态实现不了产融结合,推进当代金融体制的改革,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第二个难点是寻找双方利益的平衡点很困难。金融回归服务于实体是发展经济的时代要求,但是服务不是免费的,在原有的基础上打破利益平衡,建立新的平衡点是非常困难的。

  做大产融结合的蛋糕,形成产融结合的利益共同体,从而创造新的利益空间,这是做增量求双赢的思路。此外,用新的思维,做新的项目,确定新的利益分配格局,也是寻找双方利益平衡点的可行之路。

  第三个难点是黄金金融结合的产品创新。由于金融专业人员对黄金特性认识不够,基本上是以信用资产的思维进行产融结合设计,没有脱离传统信用金融的思维,从而造成黄金金融结合的产品创新乏力。

  黄金是一种特殊金融标的,是信用标的主导的黄金金融市场唯一具有内在价值的实体交易体。实际上,各种形态的黄金都可以成为金融标的。例如,没有开采的黄金资源、开采出来的金矿石、冶炼金、非标准金、加工后的黄金制品等,都可以作为金融标的。

  黄金产融结合需要产融双方共同努力,尤其是金融机构,具有更大的权力,也应主动发挥更大的作用。最成功的黄金产融结合的产品是澳大利亚创造的提前销售合约,这不仅提前获得了大量资金,还避免了黄金价格下跌带来的风险。在中国黄金产业面临巨大困难的形势下,迫切需要金融保驾护航,实现继续发展。

  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副主任

  陈善昂

黄金风险对冲驱动需求越来越大

  黄金在涨,更多的是因为我们信仰黄金不变,但对于美元的信任度下降。黄金是人类自古以来共同的信仰,黄金不仅是宗教信仰的一个寄托,也是权力的象征,所以黄金在历史上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由于黄金特殊的物理化学特性和稀缺性,人们把黄金作为财富的终极代表。黄金作为财富、货币、宗教信仰的核心原因就来自于信仰。对于金融业来说,虽然有各种各样的理论来解释,但是他认为是信用在驱动金融市场的运转,而信用上升到一定的程度就变成信仰。

  金融业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金融业产生是经济出现了货币化,经济货币化是金融业产生的最初始阶段,之后出现了经济的资本化,这是金融业发展的高级阶段,而更高级阶段是经济的衍生化阶段。

  在金融业的发展过程中,始终有黄金的身影。黄金与金融业融合的最紧密的阶段就是经济货币化阶段,相对来说,黄金和金融业融合比较不紧密的阶段是经济的资本化阶段,而在经济的衍生化阶段,金融市场跟黄金的融合又得到了进一步加强。黄金是货币的价值基础,而货币是一切金融活动的基础。

  随着金融业的蓬勃发展,黄金的稀缺性无法满足实体经济发展的需要,于是产生了信用货币,但是黄金在一定程度上仍然发挥着价值尺度、储藏手段、国际货币的功能和货币“锚”的作用。

  虽然黄金非货币化了,但是各个国家仍然把黄金作为最重要的国际储备资产,美国仍然拥有超过8000多吨黄金储备,俄罗斯中央银行的黄金储备量已经从2008年初的457吨,增加到目前的1857 吨,超过中国跃居世界第五。

  不久前刚刚推出的以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就是有黄金作为背书,所以人民币国际化一定要借助黄金的力量。

  人们对黄金的需求是出于对黄金的信仰,例如2013 年“中国大妈”抄底黄金。而黄金作为金融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黄金与国际金融市场上的剧烈波动有着高度的相关性。

  1971年以来,国际金融市场进入了急剧动荡的时期,2018年又到了金融危机的关键节点上。这时黄金的风险对冲功能凸显出来,这就是现在黄金需求量越来越增大的原因。

  中信证券公司研究部高级经理

  高恺阳

黄金珠宝行业满满的都是机遇

  从2017年开始,黄金珠宝行业触底复苏,2018年还将继续增长,其未来长期的增长是较为确定的,黄金珠宝行业将迎来巨大机遇。

  2013年之前,我国黄金珠宝行业处在持续高增长的阶段,而在随后的2014年到2017年,整体的增速都回到一个比较低的水平。虽然2017年黄金珠宝行业的整体增速只有4.4%,但是其中7家上市公司的营收增长达到了14%到15%。这说明规模大的企业的表现的要比小企业好很多,2018年还会持续增长。

  从行业结构来看,如果把整个行业按品类来分的话,黄金占到一半以上的份额,宽泛意义上的镶嵌类珠宝大约占20%。黄金首饰中有80%是传统黄金首饰,K金、硬金、文化金等产品,只占到黄金首饰份额的20%。

  而从竞争格局来看,在2013年以后,黄金珠宝行业的集中度持续下降。一方面是因为黄金珠宝首饰是个性化消费,个人的需求都会尽可能地差异化,这就注定了这个行业是分散的格局;另一方面,由于过去的龙头企业的模式还是偏传统的,更多地聚焦在渠道端,而没有把底层的消费数据与上游企业打通,从而导致龙头企业的市场份额被更洞察消费者需求变化的公司分流,例如潘多拉珠宝等。

  因此,黄金珠宝行业不是一个有高门槛或者高的壁垒行业,其市场份额比较分散,永远都会给新进入者留有机会。

  从行业整体形势来看,珠宝作为可选消费的一个代表品类,会随着人们收入水平和消费水平的持续增长,有一个持续同步的变化。美国的人均收入与珠宝的人均消费整体和中国的差距是4到5倍,未来随着耐用品的投资需求减弱,会释放非常大的可选消费的潜力。

  但是,从黄金珠宝产业链的现状来看,上游采购不掌握原材料定价权,采用的都是相对比较传统的成本加成法,以定价调整烫平成本波动,在定价权上并不会有太多的创新;而在生产设计环节,以外形加工为主的,整体创新不足,产品同质化比较严重。同时,实体渠道老化,电商渠道高速发展。

  对于黄金珠宝企业来说,可以从品牌、运营、消费三个维度挖掘产业机遇。

  在品牌方面,一是借助规模优势,实现纵向的整合和横向的并购;二是通过与优质内容合作,实现跨界融合,产品内容化。

  在运营方面,由于加盟商资金门槛高,融资渠道受阻,这给运营商提供了机遇。老凤祥采取的是对优质的加盟商给予账期优惠;周大福则将控制权延伸到加盟商,以获取终端销售数据;刚泰控股则通过开展供应链金融,凭借自身的融资渠道和规模优势去做息差业务。这些企业的做法都值得借鉴。

  在消费方面,一是创新消费金融工具,打通消费数据。2016年到2017年新增了6000亿元消费金融市场,黄金珠宝企业如果与规模比较大的全产业链企业、持牌的消费金融公司或者银行合作,会有非常多的可以挖掘的机遇。

  二是创新投资工具,挖掘存量价值。民间黄金大约有一万吨,而黄金钱包这类企业累计管理了大概只有33吨多黄金,和整个的体量相比还有非常大的差距。如果能让民间黄金流动起来,会有非常大的市场挖掘空间。

  此外,从投资角度来看,目前比较缺乏的是小额投资,比如纸黄金。目前黄金投资有一定的门槛,如果从小额投资的角度考虑,也有比较多的创新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