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股民被这个“戏精”坑惨了!

2018年05月10日10:54 来源:投资家

  

  作者:锐眼哥

  

  吉林永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大集团”)成立于1986年,创始人吕永祥,是一家专业研发生产和销售永磁电气开关等产品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号称中国最大的永磁开关产品研发生产基地。

  2011年10月,永大集团挂牌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当年,永大集团实现营业收入3.65亿元,净利润9,169万元。按照中国股市的传统套路,上市当年就是最佳业绩,这种事情已经太多了,永大集团也不例外。

  

  由于客户集中于钢铁、煤炭、化工等产能过剩的传统行业,近年来永大集团业绩不是十分理想。

  2012-2016年,永大集团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45亿元、1.85亿元、1.61亿元、1.47亿元、1.20亿元,对应净利润分别为5,443万元、3,867万元、4,725万元、9,037万元、1,567万元。营业收入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3.04%、-24.52%、-12.80%、-9.06%、-18.05%。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2011-2015年,永磁开关销售收入在永大集团总营收中的占比均达到80%以上,主要收入过于单一也造成永大集团抗风险能力非常薄弱。

  业绩不振,永大集团考虑另谋出路。2014年,永大集团通过持股抚顺银行实现投资收益673万元,占当年净利润的14.2%。截至2015年6月末,该笔投资获得收益2,687万元,占公司当年净利润的71.3%。

  从金融投资中尝到甜头,永大集团开始谋划转型升级。2016年,永大集团提出打造金融控股平台的计划,希望利用金融控股平台和传统制造业两条腿走路。

  为更好地体现公司的业务布局及未来规划,永大集团将公司更名为融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钰集团”)。融钰集团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已经拥有传统业务、创新科技业务和金融服务三大业务板块。

  

  对于永大集团改名的举动,外界褒贬不一。有声音认为这是公司想借改名“下一步棋”,来洗刷公司创始人清仓套现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永大集团上市前三年,股价走势平平。公司也没有进行过大规模的分红活动,只在2012年6月7日和2014年5月22日进行过10派3和10派0.26的分红活动。

  此外,受永大集团业绩不振等负面因素影响,公司股价跌跌不休,从发行价30.43元一路下滑至阶段低位8.88元,累计跌幅高达61.70%。

  

  (永大集团上市前三年股价走势图)

  该情况在2014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2014年10月18日,永大集团创始人吕永祥及其一致行动人承诺的3年锁定期终结,为配合二级市场的巨额解禁,公司推出了大手笔分红方案推高股价。

  2014年12月22日,永大集团董事会拟推出10转15的高送转方案;2015年3月17日,永大集团董事会又在10转15的基础上加码到10转18派9元。彼时,正值新一轮牛市起步阶段,加上永大集团高送转刺激,公司股价一飞冲天。

  永大集团股价在8个交易日内收获7个涨停板,从高送转方案发布前一交易日的23.38元一路飙升到2015年4月9日的阶段高位102.41元,公司总市值也达到了历史新高150亿元。

  

  按照上市公司的惯用套路,此时是不是该逢高减持了?没错,在永大集团股价连创新高的同时,公司创始人吕永祥家族开启了减持套现之路。

  从2015年4月4日至2015年12月24日,吕永祥家族总共进行了7轮减持套现,合计套现超62亿元。

  为扫除减持障碍,吕永祥家族成员全部从永大集团辞职。此后,投资基金广州汇垠日丰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汇垠日丰”)取而代之,以23.81%的持股比例成为融钰集团第一大股东。

  

  成为融钰集团的实控人之后,汇垠日丰搞起了各种大动作:

  2015年12月,融钰集团拟以29.69亿元收购从事第三方支付及互联网借贷平台业务的海科融通100%股权。

  但在2016年6月,融钰集团却以“目前互联网金融行业监管政策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为由,终止了这项重组。

  在互金方向碰壁后,融钰集团试图进军保险业。2016年1月,融钰集团与在保险行业深耕多年的新华康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2016年底,融钰集团又拟以23亿元至28亿元的价格,收购北京联合保险经纪有限公司100%股权。

  融钰集团一下子对两个保险业标的发起收购,这是要转型保险公司了?但很快,融钰集团又“移情别恋”了。2017年6月,公司重组标的变更为新三板挂牌的移动互联网公司骏伯网络。

  但这次,融钰集团与骏伯网络的热恋更短暂,仅仅持续了三个月。2017年9月,融钰集团宣布对俊伯网络终止重组。

  从互金行业到保险行业,再到移动互联网行业,哪个行业热门,融钰集团就进来插上一脚,但最后都是抬脚走人,四起并购均以失败告吹。

  这让锐眼哥想到了4月13号的原创文章《忽悠式重组告吹,股价暴跌!腾讯曾经的接盘侠,如今被投资者惨骂!》,写的是群兴玩具四年发起四起跨界并购,但最后都失败的事情。

  哪个领域最火,群兴玩具的重组标的必然涉及哪个领域,从互联网游戏到国家重点扶持的核能军工、新能源汽车,群兴玩具都要进去插一脚,但最后却都以失败告终。

  与群兴玩具一样,融钰集团重组一次失败一次,“忽悠式重组”的嫌疑已经非常严重了。

  2018年4月,融钰集团发布公告,拟购买互联网金融企业安徽黄埔网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埔股份”) 66%股权。

  在“独角兽”概念大行其道的当下,融钰集团拟收购黄埔股份再次涉嫌蹭热点。“狼来了”的故事讲久了,投资者已经对融钰集团不抱任何希望。公司股价复牌后连续4个跌停,已经说明投资者在用脚投票。

  

  回溯融钰集团的历史发现,只要股价下跌,公司就紧急停牌护盘。2017年12月5日和2018年2月1日,融钰集团股价两次闪崩,闪崩次日公司均以筹划重大事项为由申请停牌。

  为拖延复牌时间,短短2个月,融钰集团连续筹划4次重大事项停牌4次,造成投资者强烈不满,深交所也发来问询函,要求融钰集团进行自查,就频繁停牌的必要性及信息披露的合规性做出合理说明。

  

  融钰集团股价下跌表面看是受“忽悠式重组”影响,但公司股东构成问题同样不容忽视。

  融钰集团2018年一季报显示,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中,除第一大股东汇垠日丰外,其余9大股东均为信托资管产品。

  

  融钰集团复牌后连吃4个跌停,与日益趋严的监管大环境休戚相关。一方面,监管层降杠杆的基调不变;另一方面,资管新规的影响逐渐显现。

  近期,资管新规落地实施,核心措施是消除多层嵌套和通道业务,形成穿透式监管,对杠杆严格监管。

  随着资管新规持续发酵,对一些信托计划持股过多的上市公司影响尤为严重,融钰集团作为信托计划持股非常高的公司,同样未能幸免。

  屋漏偏逢连夜雨。5月7日,融钰集团第一大股东汇垠日丰质押股票已经突破平仓线,公司再发停牌公告,股票自2018年5月8日开市起停牌。

  尾声

  融钰集团走到今天的窘境,也与公司基因脱不了关系。作为互金概念股,融钰集团的成长过程必然受到互金行业整体监管环境的影响。

  2015年,互金行业快速崛起,行业指数一举抬升至9939.51点,接近万点大关。在此背景下,融钰集团抓住风口,毫不犹豫一头扎进互金圈。

  

  但是,风口上的互金行业并不完美。行业门槛低、从业人员良莠不齐、平台水平差、用户信用资质差、获客成本高等问题层出不穷。随着大量暴力催收、卷钱跑路事件不断曝光,整个互金行业的名声越来越不好。

  监管层对互金行业的态度,也由最初的鼓励金融创新,演变为防范金融风险。

  目前,互金指数已经从历史高点9939.51点下跌至4000点左右,多家互金上市公司股价跌的惨不忍睹。

  例如,互金股典型代表ST匹凸的当前股价为5.30元,相较2015年的历史高点25.51元,累计跌幅为82%;另一家互金上市公司金证股份近三年来累计跌幅也超过了80%。

  为应对监管措施,很多互金企业把身上的“P2P”标签撕下去,换成高大上的“金融科技”,但本质还是新瓶装老酒,换汤不换药。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既然融钰集团当初拼命要贴上“互联网金融”这个标签,然免不了受到互金行业大潮的洗刷。

  当“蹭热点”、“忽悠式重组”被越来越聪明的资金看透之后,融钰集团连吃跌停也就不难理解了。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这句话同样适用于资本市场,上市公司唯有踏实经营、不搞忽悠,才不会成为股市的弃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