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超级牛散”章建平再度出手!86天内三度举牌这家公司!这次下的什么棋?

2019年01月08日21:59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海利生物(603718)8日晚间公告称,截至当日收盘,公司股东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以自有资金通过大宗交易和集中竞价的交易方式累计增持海利生物的股份达到9898.7万股,占海利生物总股本15.3707%,本次增持3220万股,占海利生物总股本5%。

  实际上,这已经是不到90天时间内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对海利生物实施的第三次举牌行动。

  第一次举牌发生在去年10月15日,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首次超过5%;第二次举牌发生在去年11月1日,持股比例增至10.37%。

  除了海利生物以外,中兴通讯、京东方A、乐视网康泰生物等公司股东名单中均出现过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身影;不过,在这些投资中,章建平也不是常胜将军,往往有盈有亏。媒体曾评价章建平是典型的趋势投资者,如今也依然是游资的风向标。

  三度举牌海利生物

  记者注意到,章建平等人曾计划自2018年11月7日起的未来12个月内通过上交所交易系统择机增持海利生物股份,拟增持金额不低于2000万元,不超过6亿元。章建平的第三次举牌发生在增持计划期间内,目前累计增持金额为4.34亿元,尚未达到已披露增持计划的上限。

  不过,从2018年三季度末的数据来看,海利生物第一大股东为上海豪园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其持股比例为50.9%,由此看来,虽然章建平屡屡举牌,但难以威胁到上海豪园的控股权。

  正因此,章建平等人称,第三次举牌海利生物属于增持,未触及要约收购事项,不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那么,是什么原因令章建平对海利生物屡屡“追求”呢?

  海利生物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专业化兽用生物制品生产企业,公司主要产品包括畜用和禽用疫苗,以猪用疫苗为主,基本涵盖了猪用所涉及的全部疫苗品种。

  值得一提的是,海利生物前不久在互动平台上表示,非洲猪瘟目前在全球范围内暂未有有效预防的疫苗产品面世,公司将对非洲猪瘟疫情的发展保持高度关注,并加大对此种病毒疫苗产品的研发力度。

  事实上,受到非洲猪瘟疫情影响,A股兽药板块屡屡闻风而涨,但从去年三季度来看,海利生物当期实现营业收入1.96亿元,净利润4649万元,分别同比下滑17.93%和44.56%。

  章建平等人称,增持海利生物是基于对海利生物目前的投资价值判断而作出的商业行为。记者注意到,章建平等人首次举牌的增持价格区间为7.5元/股-14.7元/股,第三次举牌增持价格区间为11.00元/股-15.56元/股,第二次举牌的增持价格未单独披露。

  不过,章建平对海利生物的第二次举牌时期内,海利生物股价正处于相对高位,1月8日收盘,海利生物报于11.54元/股;因此,章建平等人在海利生物一役上的盈亏尚不可知。

  

  章建平的A股版图

  除了海利生物,章建平和方德基还在去年三季度新进成为康泰生物(300601)的前十大股东,康泰生物2018年三季报显示,方德基和章建平分别位列公司第5和第10大股东,所持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比例分别是1.66%和0.76%。

  

  乐视网(300104)2018年三季报显示,章建平持有公司股份数量为2488.34万股,持股数量与上一报告期保持不变,仍是乐视网第6大股东。

  

  更早之前,章建平还曾现身京东方A(000725)股东名单。

  京东方A2017年报显示,章建平在2017年四季度大举增持京东方A 2.02亿股,占总股本的0.58%,位列第十大股东。京东方A称,章建平因参与融资融券业务变为公司前十大股东,持有的2.02亿股悉数为其信用账户所持有。不过,到了2018年一季度末,章建平已退出前十大股东之列。

  此外,去年A股的焦点之一中兴通讯(000063)也不得不提,中兴通迅2017年年报显示,方德基和李凤英现身中兴通讯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而这两人分别是章建平的岳父母,前者持有4545.02万股,后者持有2257.47万股,合计持有6802.49万股。

  然而,到了2018年6月末,在中兴通讯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已不见李凤英及方德基的身影。由于去年受中兴事件影响,中兴通讯股价大幅波动,章建平及其岳父母似乎很难在中兴通讯上获得收益。

  据媒体报道,浙江临安人章建平从商场售货员起家,以5万元资金入市,10多年间就成就了近20亿的身家;特别是2007年,章建平一人的股票交易额,就达到了700亿元,光印花税一项开支,就有2亿元。从操作风格来看,章建平是典型的趋势投资者,如今依然是游资风向标,频繁进出多家上市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