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珠宝行业并购升温

2018年01月16日14:55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珠宝行业并购升温

——解读2017年珠宝行业资本化趋势

  2017年,国内珠宝圈的收(并)购热继续升温,上至行业,下至企业,资本介入带来的巨大影响,愈发引人瞩目。

  回顾2017年珠宝圈内的多起收(并)购事件,A股珠宝上市公司的身影极为活跃:刚泰集团、金一文化爱迪尔、通灵珠宝四家上市公司扛起“产业整合者”大旗,成为2017年度资本并购潮的主要“玩家”。

珠宝业四大并购盘点

  1.金一文化

  2017年11月10日,金一文化发布公告,公司拟以不超过10.3亿元收购湖南张万福珠宝51%股权、江苏珠宝49%股权(金一文化此前已持有江苏珠宝51%股权)。而在2017年7月,金一文化收购金艺珠宝、捷夫珠宝、臻宝通及贵天钻石四家公司全部或部分股份事项已经获证监会审核通过。

  解析:

  从2014年1月上市开始,金一文化的资本收购一直不断,其中大多指向整合行业资产,扩充产业链和增加门店规模。

  在2017年里,金一文化收购的这几家标的公司涉及了行业的上游生产制造、中端批发,以及下游零售。其中,金艺珠宝主要从事黄金饰品的加工和销售,捷夫珠宝主要从事黄金珠宝首饰的零售,臻宝通的主营业务为黄金珠宝批发销售,贵天钻石的主营业务为成品裸钻、钻石镶嵌饰品。而11月份提出收购的张万福珠宝和江苏珠宝,分别是湖南和江苏市场的重要零售品牌,拥有数百家零售店铺。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标的公司大多也是金一文化在行业内的合作伙伴。像张万福珠宝在2017年初就与上海金一黄金珠宝有限公司签署了《特许经营合同》,协助金一品牌在湖南省、湖北省、贵州省、云南省拓展加盟商。

  2.通灵珠宝

  2017年4月12日,通灵珠宝发布公告称,其收购比利时珠宝企业Leysen在比利时完成了股权交割,为此公司全资子公司香港通灵投资有限公司支付了首笔款项391.5万欧元。股权交割手续完成后,通灵拥有Leysen珠宝公司81%的股权及其附属权利。在收购完成后,通灵获得了“Leysen1855”商标名及徽标,Leysen公司产品、商标、名称、分销权、代理权等。2017年9月,通灵珠宝发布公告,宣布公司名称由“通灵珠宝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莱绅通灵珠宝股份有限公司”。

  解析:

  2016年底上市的通灵珠宝,上市以后的首个资本运作选择了海外珠宝企业。虽然作为一家欧洲小众老牌的珠宝公司,Leysen并不为国内消费者熟知,但其毕竟是拥有162年悠久历史的比利时王室御用珠宝品牌,通灵也由此获得了来自比利时珠宝品牌的优质设计和制造技艺,以及比利时王室这个稳定客户。

  此次收购,顺应了通灵珠宝董事长兼CEO沈东军提出的“再造新通灵”口号。虽然从短期利益看,收购规模较小的Leysen无法在短期内大幅提升通灵珠宝的业绩,但沈东军希望借由收购Leysen实现通灵珠宝的品牌升级,给通灵带来高端奢侈品品牌形象。

  3.刚泰集团

  2017年8月1日,刚泰集团收购国际奢侈品品牌布契拉提(Buccellati)公司 85%股权的交割仪式在意大利米兰四季酒店举行。在本次交易中,刚泰集团以1.955亿欧元收购Buccellati公司85%的股权。

  解析:

  作为国外最知名的珠宝奢侈品牌之一,Buccellati在欧美市场一直受到众多高净值人群和各国皇室家族成员的青睐。作为首家切入顶级奢侈珠宝品牌的境内珠宝企业,刚泰的国内外知名度借此迅速提升。

  目前,刚泰已经在上海和北京两个一线城市开出了数家Buccellati精品店。按照计划,未来国内一线城市还将开设更多的Buccellati门店。

  4.爱迪尔

  2017年12月17日,爱迪尔发布公告,称将耗资16亿元,购买千年珠宝100%股权和蜀茂钻石100%股权。

  解析:

  此次收购的千年珠宝及蜀茂钻石,其主营业务与爱迪尔主营业务基本相同。收购完成后,将有助于爱迪尔进一步丰富其产品种类,扩充市场渠道、提升综合竞争力。

  目前,蜀茂钻石主要代理“爱迪尔”系列品牌产品及自主经营“克拉美”等品牌,主要产品为钻镶饰品。作为四川区域品牌协助开发商,蜀茂钻石协助爱迪尔在四川区域开发并管理90余家门店。同时,其在四川、重庆和云南区域,也拥有百余家加盟店;而千年珠宝主要经营婚庆类镶嵌珠宝产品、高级珠宝定制服务及销售,是在国内珠宝圈具有一定知名度的零售品牌。现有经营门店200余家,主要分布在苏、浙、鲁、皖、沪、京、津等地区。

当前产业整合的两大方向

  2017年金一文化、通灵珠宝、刚泰集团、爱迪尔等珠宝上市公司的几起收购,凸显了当前国内珠宝行业产业并购的两大方向。第一是收购国际品牌。刚泰控股收购Buccellati,通灵珠宝收购Leysen,都是通过跨国收购国外品牌,迅速实现品牌形象提升。像通灵珠宝收购Leysen后,目前Leysen1855的产品、设计正被陆续引入通灵珠宝所有旗下店面,通灵珠宝品牌已经升级为Leysen1855莱绅通灵。而刚泰集团收购Buccellati,一举获得了百年历史的国际高端奢侈品牌。

  与国际收购平行的另一个方向,则是在行业内展开并购,通过企业间的资源整合实现渠道规模扩充。金一文化爱迪尔均是如此。通过行业内的收购,来促进公司业务实现协同效应。在这种模式下,收购者迅速扩大了公司现有业务规模,扩展公司经营地域,这对提高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及品牌竞争力有着快速的提升作用。

  国内珠宝市场并购如火如荼,也从侧面反映出了当下珠宝市场洗牌格局的激烈程度。事实上,从数据上看,相比2016年,2017年珠宝企业的收购金额、收购级别都有较大的增长,显示了企业的整合诉求的积极一面。

  事实上,随着近两年并不景气的行业环境,规模较小的区域性珠宝企业,受限于发展瓶颈,已经出现了较为强烈被整合意愿,他们越来越倾向于被上市公司收购整合,通过另一种方式踏入资本市场或者实现变现。另一方面,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其独特的资本平台,也让他们有能力扮演产业整合者的角色,通过主动并购,快速补足企业自身的短板,在珠宝行业的竞争中抓住主动权,同时,也由此实现自身的市值管理。

  从这个角度而言,可以预见的是,未来珠宝行业的收购将会更加频繁,并且有望加速。

未来的整合有望升级

  不过,尽管未来珠宝行业内的收购前景明朗,但收购方式则有望升级。

  一方面,伴随着证监会更严格与密集的监管举措,包括国内珠宝上市公司在内的资本买家们面临着更严苛的收购约束,未来的收购运作必然不再那么容易。

  另一方面,目前,国内珠宝类A股上市公司数量只有10家。作为“稀缺资源”,这些“产业整合者”的收购策略也在调整。

  以爱迪尔为例,其提出的公司并购重组的思路,在并购重组的标的选择上首先是珠宝行业特别是钻石企业,第一阶段偏向于渠道,这也是其收购千年珠宝和蜀茂钻石的背后原因,而其第二阶段的收购标的,则将是具有工匠精神的制造商,备选标的的条件开始提升。

  沈东军表示,目前国内珠宝圈的很多并购还较为粗放,企业并购需要考虑实际消化能力,是否有能力整合,是否有能力经营。企业要寻找的是有价值的并购,以实现内生与外延共同发展的战略,但并购前提需“考虑实现1+1>2的效果,而非盲目并购”。

  不管如何,中国黄金珠宝市场目前仍然是一个集中度较低的市场,整合空间巨大。在资本的撬动下,行业洗牌与整合的大势不可避免。

  (《中国黄金报》记者 吕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