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宁波富邦拟39亿“玩游戏” 收购标的被诉抄袭存隐忧

2016年07月13日05:4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饶守春 北京报道

  主业多年略显惨淡的宁波富邦(600768.SH),在停牌多月后决定耗资39亿元进军游戏界。

  7月11日晚间,宁波富邦发布公告称,将分别以37.5亿元和1.5亿元的价格,收购成都天象互动数字娱乐有限公司(下称“天象互娱”)和成都天象互动科技 有限公司(下称“天象互动”)两家公司的全部股权。

  2015年2月,上述两家公司所有业务还归属天象互动时,金亚科技(300028.SZ)曾欲以22亿元与其“联姻”,但最终因自身被调查而告终。随后,传出天象互动拟将挂牌新三板的消息。

  不过,天象互动自去年发布爆款手游《花千骨》后,其虽然业绩暴增,亦同时被指该游戏涉嫌抄袭被诉,目前仍处质证阶段。

  对此,宁波富邦书面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天象互动若败诉,其实控人将根据承诺承担补偿责任,且根据游戏生命周期,彼时《花千骨》手游对承诺利润的贡献占比将不高。

  跨界“玩游戏”

  如果不考虑非经常性损益,宁波富邦自2008年后,已经连续八年出现亏损。主业的持续低迷,也使宁波富邦最终抛出了拟收购天象互娱和天象互动,跨界涉足“泛娱乐”行业的重组预案。

  根据7月11日晚间发布的重组预案显示,天象互娱和天象互动估值分别达到37.5亿元和1.5亿元,相较于各自截至今年一季度的净资产,预估增值率分别为604.67%和9.49%。

  为完成上述重组,宁波富邦除将支付部分现金外,其余对价将以18.57元/股发行逾1.13亿股支付。除此之外,宁波富邦将以18.57元/股非公开发行股份配套募资不超过18.43亿元用于支付现金对价及相关费用。

  实际上,早在去年2月,天象互动(后将业务转移给天象互娱)即传出与金亚科技的“绯闻”。彼时,金亚科技发布重组预案,拟以22亿元“迎娶”成立不到一年的天象互动,估值溢价近15倍。当时,天象互动还未发布《花千骨》手游,截至2014年末的主打产品则是《全民宝贝系列》,充值流水合计约为2.79亿元,占整个游戏产品收入的70%。

  不过,这一交易案最终因金亚科技实控人周旭辉涉嫌证券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而暂停,并最终在去年6月向证监会暂时撤回了重组申请文件。

  在此之后,外界亦曾传出天象互动拟将挂牌新三板的消息。

  “未来在新业务上,公司将在利用文化产业之间的协同效应外,也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拓宽融资渠道、整合产业链上下游的资源,开展与相关文化创业领域的互动与合作。” 宁波富邦则书面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公司并购天象互动两家公司,对未来实现经营结构调整与产业转型升级有积极作用。

  标的涉诉存隐忧

  作为研发型手游公司,去年6月天象互娱在影视剧《花千骨》热播之际,曾成功研发同名手游,并成为2015年最成功的影游联动手游之一,并因此在研发市场占据2.7%的市场份额。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花千骨》手游在推出首月即收获近2亿元充值流水,截至今年一季度,该游戏月均充值流水则为6966.76万元。

  对此,易观国际分析师贺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此基础上,考虑到金亚科技去年曾以22亿元估值收购天象互动,推出《花千骨》手游后,39亿元是比较不错的估值。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花千骨》手游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但自其诞生以来就陷入抄袭舆论,并因此涉及诉讼。

  去年7月初,《花千骨》手游上线没两天,即被苏州蜗牛数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苏州蜗牛”)认为该游戏涉嫌抄袭自己公司开发的另一款手游《太极熊猫》。彼时,苏州蜗牛称,上述两个游戏从玩法、数值、UI布局都几乎完全一致,不过随后天象互动即否认并表示“《花千骨》100%原创,不侵犯任何人的合法权利”。之后,苏州蜗牛以“不正当竞争”向天象互动等寄送了律师函,与此同时后者也进行了反诉。

  贺捷对此表示,“《花千骨》与《太极熊猫》的UI和玩法方面相似度很高,只是题材不同,换皮痕迹较为明显。”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有关诉讼目前已进入质证阶段。

  宁波富邦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实际上为防止因诉讼致使重组出现意外,天象互动实控人何云鹏承诺,会积极推动诉讼在今年8月31日之前完结。

  “若天象互动向苏州蜗牛承担赔偿责任,则该项损失由其本人足额向公司进行补偿,确保公司不致因此遭受损失。同时,根据游戏的生命周期,在盈利预测补偿期间,花千骨游戏对承诺利润的贡献占比并不高,且按照发展规划,天象互娱每年都会开发新游戏来支持业务发展,故即便败诉,对本次重组也不会有重大不利影响。”宁波富邦回复道。

  此次天象互娱还向宁波富邦承诺了2016-2018年三年总计近11亿元的业绩预期。另一标的天象互动则承诺,未来业绩将不亏损,否则将由净利润承诺方以现金方式进行补偿。

  但贺捷认为,虽然《花千骨》手游取得不错的效益,但随着电视剧播出完毕,观众热度减退,《花千骨》的流水也出现大幅下滑,在没有后续优质现象级产品推出的情况下,实现现有业绩仍有难度。

  “随着人口红利减退,研发市场竞争持续加剧,类似天象互动这样的中小型厂商只有靠挖掘细分领域,制作差异化产品才能有突围的机会。”贺捷说。

  作者:饶守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