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谁在疯炒退市整理股

2015年06月05日02:50 来源:中国证券网·上海证券报
  ⊙记者 赵一蕙 ○编辑 孙放

  随着*ST集成(原*ST超日)发布重组方案为恢复上市增加砝码,2014年暂停上市的五家公司命运已全数揭晓:主动退市的*ST二重已摘牌,武锅B(现简称武锅B退)和国恒铁路(现简称国恒退)已迎来退市结局,*ST集成*ST凤凰则已提交恢复上市申请。

  而有了此前案例的“经验积累”,炒作资金也逐步摸出路数——如今武锅B退先抑后扬,国恒退因绝对股价便宜还逆势大涨,游资俨然一副打算在30天的退市整理期内大干一场的态势。但是,即使两公司释放过一些所谓积极信号,即使其股价看似便宜,一旦真的退市,能否像长油一样在股转系统退市整理板块实现逆袭,还尚未可知,疯狂中潜藏的风险不可小觑。

  “赌性”驱动爆炒

  昨日,大盘指数上演惊心动魄的过山车,但新入退市整理期的两家公司似乎并未受此影响。国恒退继续牢牢封住涨停板,这已是公司5月29日进入退市整理期之后的连续第五个涨停。而有意思的是,即使按最新收盘价2.46元计算,国恒退依然是目前两市A股仍在交易的第一低价股,与之相较,唯一同在4元以下的农业银行昨日收盘价仅有3.85元。

  另外,同一天进入退市整理期的武锅B退,自恢复交易以来,先走出三个连续跌停,股价从4.77港元被杀到3.29港元,但也因为跌到足够便宜,昨日出现反弹——开盘不久即拉升,虽然触及涨停后多有反复,还是在下午1点半后封上涨停板3.62港元,但依然是B股中最便宜的一只。

  除了绝对价格低容易遭到炒作,另一个原因则加剧了这种“赌性”——第一家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的退市长油(现简称“长油5”)如今的逆袭,让部分当年在退市整理期割肉的投资者饮恨。退市长油在2013年4月21日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中小股东大举出逃,至30个交易日届满,股价累计跌幅近50%。而事态扭转就在摘牌之后,长油甫一进入退市公司板块交易,就宣布暂停转让进行重整。十个多月后,今年4月13日,长油公告重整计划执行完毕,解除债务重压之后,公司财务指标走上正轨,还实现了盈利。公司4月20日在退市公司板块恢复交易后连续涨停(每日涨幅5%),至昨日收报4.17元,较退市时的0.79元涨幅375%(以重整让渡股份后计算)。

  不立危墙之下

  长油5的案例,似乎加剧了资金对退市整理股的博弈兴趣,使得个股异动更加戏剧化。同时,无论是武锅B退还是国恒退,都在暂停上市期间易主,有了所谓炒作题材。如2014年11月6日,武锅B退“原主”阿尔斯通与通用电气签署收购框架协议,若该协议顺利实施,通用电气将全资拥有阿尔斯通热电业务,并接手阿尔斯通所持有的武锅B退51%股权,从而成为公司新的控股方。不过,“新主”通用电气在5月23日披露,若武锅B退终止上市后进入股转系统退市公司板块,其并无主动以要约收购方式继续购买公司股东的股份权益的商业意图。

  而连续涨停的国恒退则风险更甚。公司因连续三年亏损被暂停上市,主业完全停摆,更重要的是,公司还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正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此前已分别于2011年7月20日、2012年8月21日、2014年5月21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在此背景下,今年4月9日,公司宣布第一大股东易主的消息,力元投资将所持公司6.63%股份转让给中德福金融控股,尤明才成为实际控制人。尤的身份是深圳德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按照德福基金官网披露的信息,德福基金业务模块涵盖基金业务、投资银行、资产管理、融资贷款、跨境金融服务等内容。同时,此前德福基金已与A股公司零七股份有过合作,共同发起设立基金。

  但无论国恒退还是武锅B退,未来前景都有较大的不确定性,如今在退市末日前的爆炒,也暗藏了巨大的风险。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投资者对当前的低价诱惑更应理性看待。另一方面,毕竟长油5身为央企子公司,其背后的资产实力、商业信誉、社会责任感等均远高于国恒退武锅B退。从这一点来说,长油5的逆袭是其他退市公司较难复制的,对此投资者也应清醒认识。来源上海证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