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武锅退市23日倒计时:两路资金密集进出龙虎榜(图)

2015年06月09日01:06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彭小东 上海报道
本报记者 彭小东 上海报道

  自从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后,武锅B退(200770.SZ,下称“武锅”)、国恒退(000594.SZ,下称“国恒”)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可谓冰火两重天。

  截至6月8日收盘,武锅在七个交易日内三天跌停,累计下跌19.92%;国恒六个涨停后“吃”到一个跌停,不过累计上涨59.48%。其间,武锅股价最低下探至3.12港元/股,国恒股价最高至2.98元/股。

  “武锅为什么跌到3.12港元会止跌?”6月8日,持有武锅股票多年的周军(化名)认为,这是投资者对武锅进入全国股份转让系统后的最低价值预期。

  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自己没有抛售反而进行了加仓。龙虎榜显示,亦有其他大户进行了买入,两家分别地处苏州、深圳的营业部,在七个交易日内三次登陆武锅股票买入前五名。

  对此,深交所提醒说,请投资者理性参与退市整理期股票的交易。

  同时,也有一位浙江的投资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他计划逢高减仓,毕竟退市后的很多问题还是未知数。“他们对大股东还抱有幻想,我没有了。”这位浙江的投资者称。

  两路资金密集进出

  武锅5月29日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后,连续三个跌停。

  此后一交易日,武锅下跌5.19%,盘中最低报3.12港元。不过紧随的两个交易日,武锅连拉两个涨停,换手率分别为2.05%、0.51%。6月8日,武锅继续以涨停开盘,但盘中剧振,最终收于3.82港元/股,下跌4.02%。

  “我认为这个走势比较正常,波动剧烈,因为大家都看不清未来。”前述浙江的投资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上涨是由于暂停上市期间大盘大幅上涨,且有资金进来“赌一把”的因素。

  他认为,炒作资金在退市整理的后期会离去,因为武锅退至全国股份转让系统后,交易的便捷性变差,“大资金肯定不愿意”。

  不过也有以周军为代表的投资者继续看好武锅。“我认为它的价值依然存在。”这位持有武锅三年以上的投资者说,武锅有先进的锅炉技术,且经营等还在继续,这是其他退市公司所不具备的。周军称,他在前述七个交易日中,不仅没抛售反而进行了加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龙虎榜发现,有两路分别来自苏州、深圳的资金也进行了密集进出。

  前述七个交易日内,东吴证券苏州狮山路证券营业部、国信证券深圳泰然九路证券营业部,均有三个交易日位居买入前五名。前者还有一个交易日位居卖出前五,后者有两个交易日位居卖出前五。

  与此类似,国恒在退市整理期也有资金密集的情况,有两家营业部分别三天位居买入前五。其中,华泰证券深圳龙岗黄阁北路证券营业部,出现在5月29日、6月1日、6月3日的榜单;华泰证券深圳留仙大道众冠大厦证券营业部,出现在5月29日、6月2日、6月4日的榜单。

  根据深交所的规定,上市公司股票自2015年5月29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期限为30个交易日,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公司股票将摘牌。这意味着,武锅、国恒均将在23个交易日后正式谢幕。

  “债转股”四次被否

  “等它(指武锅)再涨一点我就抛了。”前述地处浙江的投资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他曾在大股东阿尔斯通提出的第三次“债转股”方案上投了赞成票,但方案最终未能通过,导致今天只能参加退市整理交易。

  据了解,从2012年11月至2014年4月,阿尔斯通曾先后拿出三个版本的“债转股”方案,其转股价格也从每股2.18元提升至每股3元,再到最后一次的每股3.81元。

  不过遗憾的是,阿尔斯通的三次提议都未能获得中小股东的认可,全部未能通过股东大会的审议。其中的股东大会间隙,武锅董事长杨国威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退市后将转三板,且两年内没有重新上市的计划。

  “我前两次投了反对票,第三次赞成。”上述多次亲临股东大会的浙江投资者判断,3.81元/股东的方案可能已经是大股东能接受的极限,而且与前两次相比也确实提高了不少。

  “他们还在抗争,对大股东抱有幻想。”时隔三年之后,这位曾经极力反对大股东方案的投资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他已经没有幻想了,“毕竟也抗争了很多年了”。

  不过也有像周军这样的投资者,连续三次都投了反对票。他认为,B股的“债转股”应参照A股,以停牌前20个交易日的均价4.04元作为定价基础。

  这一价格,仍比第三版本的债转股价格高出0.23元/股。周军称,他仍在和部分小股东商议,计划在合适的时候推出第四版的“债转股”方案。

  也有中小投资寄希望于未来的大股东通用电气。由于收购阿尔斯通,通用电气有望成为武锅新的大股东。根据我国《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通用电气在入主时,需强制履行全面要约义务。

  孰料横生波折,通用电气明确表态,如武锅退市,成为非上市公众公司,将适用《非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等规定,而不再受《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规定的全面要约义务之约束。

  通用电气称,若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后进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交易,没有主动以要约收购的方式继续购买公司股东的股份权益的商业意图。

  对此,一位持有武锅的投资者致信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通用电气与阿尔斯通收购协议签订在先,武锅B符合退巿条件在后,他认为通用电气没有任何理由逃避全面要约义务。(编辑 庞华玮)

  作者:彭小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