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A股今天暴跌告危!被指制造惨案的“温州帮”要伸冤……

2016年09月12日15:18 来源:温州金融

  

  频频制造A股“惨案”的“温州帮”真存在吗?

  今天,在欧洲宽松不及预期、美联储加息预期升温直接触发上周五欧美股市大跌等不利因素下,亚洲市场周一开启“股债”双杀,今天早盘日本、韩国、港股均跳空低开,亚洲长期债券市场大幅下挫。A股无法独善其身,两市股指重挫,沪指大跌56.87点,深指暴跌2.8%大跌301点。

  股市疯传“温州帮”的故事

  集中力量短时间内强力拉升某只股票的股价,然后迅速出货。今年上半年开始,A股的某些个股频频出现这样的“彪悍行情”。而“导演”这些个股极端行情的背后资金,经常来自温州的某些证券营业部,于是近来,“股市温州帮”的传说开始疯传。

  最近典型的例子是中电电机世龙实业。它们的共同特征是盘子小,股价被强力拉升到一定的高度后开始大跌。

  以“中电电机”为例,8月26日之前,它的走势波澜不惊,但8月26日,该股突然暴涨,当天以涨停收盘。此后的6个交易日,这只股票有5个交易日均放量大涨,7天的累计涨幅超过了60%。9月6日,该股突然大跌,当天以跌停收盘,随后几个交易日,继续放量下跌。

  快速拉至涨停,涨幅达到一定程度后坚决出货,甚至不惜打至跌停出货,被业内称之为“断头铡刀形态出货”。一个大涨大跌的过程转换,这些游资便可以获利匪浅,而高位接盘的散户,成为了这个涨跌周期的炮灰。

  由于这些股票在极端交易日频频有温州的证券营业部出现在龙虎榜上,因此被称为“温州帮”的杰作。

  被认为是“温州帮”的杰作不止上述两只股票,近期的上峰水泥同力水泥中房地产乾景园林湘潭电化华铁科技中坚科技银亿股份安利股份旭光股份渤海股份等个股的“异常表现”,也被认为是温州游资在背后操控。

  于是,关于“温州帮”的传说在股市里便越传越盛,有媒体认为这是“宁波涨停板敢死队”之后又一波在股市里掀起血雨腥风的强大力量,但其手法较“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更加凶狠。“温州帮”的出现,使得曾经横行A股的坐庄手法“吸筹—锁筹—拉升—出货”重现江湖。“温州帮”过处,散户损失难免,也称“散户收割机”。

  

  

  温州券商不识神秘“温州帮”

  

  在媒体的描绘里,“温州帮”的作战大本营并不限于温州,而是以温州为代表的江浙一带的资金席位协同作战,共同炒作股票。

  以上面提到的某只疑为温州帮杰作的个股为例,某天出现在龙虎榜上的席位除了两个是温州的证券营业部之外,还有来自青岛、杭州等地。它们时聚时散,所以就显得更加神秘。

  那么,到底是些什么人构成了神秘的“温州帮”呢?日前记者采访了上述几家出现在龙虎榜席位上的证券营业部的负责人。让人意外的是,这些营业部的负责人对坊间传说的“温州帮”并不熟悉。

  按照常理,能迅速撬动某只股票价格的股民均是“大户”,证券营业部负责人应该对其较为熟悉。但是据上述一家证券营业部负责人说,这些客户基本上是通过网络开户的,平时也没有在营业部里出现过。今年以来,因为某些股票出现异常波动,营业部接到了交易所的“警示函”,于是按照相关规定,营业部与这些“神秘客户”进行了联系。经过营业部的调查,这些客户的年龄以40岁到50岁居多,男女都有,单个账户的资金从500万到3000万元不等,超过5000万元的不多。

  让人意外的是,这些外界闻之色变的股市大鳄,似乎对股票的了解程度并不很高。接到营业部的“沟通电话”时,他们也只是说,自己只是正常的买卖,并无违规之处。

  该营业部负责人告诉记者,从这些现象来看,所谓的“温州帮”,可能就是个别大户的正常股票交易,冠以“温州帮”之名,有点夸大了。而把温州之外的游资,也归入为“温州帮”的杰作,则有炒作的嫌疑。

  有券商认为是“配资”的杰作

  另外一家上了龙虎榜的证券营业部负责人则比较肯定地说,在某些股票上掀起了大风浪的“温州帮”,其真正的操盘者不是温州人,而是一些私募机构利用股票配资,借用温州的资金在操作某些股票以获利。

  该负责人说,他们对这些资金有监测,种种迹象都可以证明,这就是典型的“配资做法”。

  所谓股票配资,就是出资人在自己的股票账户里出借资金,作为优先级的资金,再配上盘方一定比例的保证金,然后交给盘方操作。出资方只拿固定回报,股票涨跌带来的收益或亏损,由盘方来享受或承担。

  记者获悉,温州曾被称之为“配资资金批发地”,几年前有数百亿元的资金配给来自全国各地的盘方用于炒股。去年开始,配资被监管,温州的配资量萎缩了不少,但依然有不少的存量。

  据该营业部负责人说,去年配资被监管之前,温州大量的民间资金以“小、散”的形式配给一些散户来操盘。监管之后,散户的小额配资日益退出了市场,而一些私募机构开始在配资领域大展手脚。私募机构需要的资金量较大,单个出资人的资金不能满足它的需求,所以它们会借助一些配资中介机构,找到多个出资人,然后用这些出资人的账户,操作同一只股票。

  所以,这些出资人之间或许并不认识,但背后的操盘者可能就是一个人。这也印证了“出资人自己对股票认知程度并不高”的特点。

  除温州之外,杭州、青岛等城市也是股票配资资金较大的城市,这进一步证明了这些所谓的温州帮游资,其实就是这些城市的民间资金,通过配资的形式,被某一个私募机构所用进而操作同一只股票的事实。

  配资公司证实确实在跟私募合作

  该证券负责人的说法,得到了温州某配资公司负责人的验证。这位配资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以来,他们的确与来自上海、深圳等地的私募机构在合作。上个月,他们还接了一个8000万元的配资单子,由于他的公司短期内找不到这么多的资金,他后来找了我市另一家配资公司,由两家公司一起“做下了这个单子”。

  该负责人说,以前温州的配资公司通常是跟某些外地的券商合作,由券商找到需要资金的人,向温州的配资公司借入资金,那时候一般都是小单子,以50万元到100万元居多,实际上就是一个较大的散户在借钱炒股。

  去年年底开始,这种模式少了,配资公司改为与一些私募机构合作。私募机构需要的资金量会大许多,同一个机构往往需要多个资金出借者的资金才能更好地操作一只股票。由于配资公司要对把控客户的资金风险,所以对这些账户买什么样的股票,他们很清楚。“个别私募机构的做法,的确就是你们说到的温州帮的做法。”该负责人说。

  这种彪悍的做法,使得这些私募机构获利不少。该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私募机构看中了一只盘子小的股票之后,通过短短一两个交易日迅速建仓,并借助散户的力量一起把股价拉升到一定的位置,一般情况下,拉升40%的涨幅之后,对这些私募机构来说,股价对应资金成本,有接近20%的涨幅。然后,他们就会快速地出货,哪怕是跌停板出货完毕,也会有10%左右的收益。而这样的一个周期,通过在10个交易日之内完成,然后寻找下一个目标。

  该负责人说,私募机构当然也有失手的时候。遇到大行情不好的情况,它们花大量的资金拉某只股票,反而被其他机构的压盘吞噬了涨幅,这样的话,他们就可能成为“接盘侠”。不过,这些资金不太会花时间等待解套,看形势不妙,也会坚决出货,哪怕是亏损出货也不恋战。

  从上面这些相关人士的分析中,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所谓的“温州帮”其实并不存在,顶多只能说有不少的温州资金,以民间借贷的形式流入股市,又恰好流入同样的一个机构,然后这个机构对某些股票进行大买大卖,形成了这只股票在短时间内股价的大起大落。

▼▼▼▼▼▼▼▼▼

  金融君会持续跟踪报道发布“温州帮”更多消息敬请期待

  本文来源:《温州商报》第一金融

  请长按二维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