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新宇合创IPO 唐南军洗污再战资本市场

2016年05月17日08:58 来源:财经综合报道

  曾在资本市场上叱咤风云,随后又沉寂的“资本强人”唐南军再次回归公众视野。

  近日,北京新宇合创金融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称“新宇合创”)发布招股说明书,拟在创业板市场上市,发行股数不超过14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25.09%,筹集来的资金将按照项目资金需

求轻重缓急的顺序,用于互联网银行基础架构应用系统项目、互联网支付系统项目、互联网供应链融资系统项目、金融风险监管大数据系统项目。

  招股说明书显示,新宇合创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是唐南军。此前,唐南军曾因*ST创智而被证监会警告并处以罚款,因为此事距离现在已超过三年,因此,并没有被记录在招股说明书中。这个“污点”对新宇合创的未来会不会产生影响?需要时间来回答。

  主要客户为银行

  招股说明书显示,募集资金投向的四个项目的投资额度高达3.07亿元,第一个“互联网银行基础架构应用系统项目”的投资额度为9295万元。新宇合创还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拟全部使用本次发行股份募集资金投入”。在每股面值人民币1.00元的情况下,即使本轮IPO发行1400万股股票,新宇合创如果想筹到全部的3.07亿元,市盈率也不能低于21.93,尽管这个数字并没有超过证监会要求的23.

  有专业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创业板一般是成长性很好的企业,市盈率比较高,不过到底能不能这么高,还要看个股。

  从财务数据来看,截至2015年12月31日,新宇合创的资产约为1个亿,其中流动资产9409.76万,货币资金为2559.59万,自有资金有限;同时因为公司的非流动性资产大部分为无形资产,能够用于抵押和质押的资产较少,获取银行借款的难度也较大。

  招股说明书显示,新宇合创是“一家银行业务应用系统的专业软件服务商”,主要为“国内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以银行核心业务应用系统为基础的软件开发和运维服务”,目前的主要客户是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

  一位银行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五大国有银行都有自己的软件开发部门负责系统开发。股份制银行因为开发实力有限,一般都会把系统开发、流程设计和需求的整理业务外包给四大会计事务所,一般的软件企业只能卖中间件给银行。

  从某种程度来说,本次拥抱创业板并不是新宇合创的“第一次”。公开资料显示,新宇合创的前身为北京新宇合创金融软件有限公司(下文称“新宇有限”),新宇有限的前身为北京新宇合创金融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原股份公司成立于2009年12月,“是在整合了新宇科技集团完整的银行软件产品、过硬的应用软件开发技术和高素质管理队伍发起设立”。

  时代周报记者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找“新宇科技集团”的相关资料,未发现关于此集团的任何信息。

  时代周报记者曾打电话求证“新宇科技集团”与新宇投资集团和湖南长沙新宇科技有限公司(下文称“新宇科技”)的关系,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应。有媒体曾报道称,新宇科技曾经是新宇合创的下属公司,但现在该公司已经不存在。

  多次“染指”上市公司

  2000年,新宇科技曾以1.43元/股的价格从海南农业租赁股份有限公司手中买入1678.3万股厦门国泰法人股,随后将厦门国泰改名为厦门新宇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称“新宇软件”).

  当时,唐南军将其控股的优质资产北京新宇注入这家上市公司,但随后北京新宇净利润直线下降,新宇软件的净利润也不够理想。2003年,新宇科技以1.896元/股的价格将其持有的2910.54万股法人股卖给浙江华盛达。唐南军2400万元买入,5518万元卖出,在资本市场中初战告捷。

  2005年8月27日,唐南军再度征战资本市场,率领新宇投资集团进入*ST新智董事会。彼时*ST新智由于人员流失、业务中断,公司已陷入瘫痪状态。2005年8月30日,停牌了整整两个月的*ST新智恢复交易,然后便迎来了连续17天的涨停,涨幅远远大于同期大盘,当时便有投资人士分析*ST新智“背后肯定有资金在做”。然而在2006年1月,唐南军便宣布辞去*ST新智董事职务。

  在退出*ST新智一个月后,唐南军又成为另一家上市公司—*ST创智的董事候选人,随后在3月举行的股东大会上,唐南军出任董事长,这也是唐南军第三次“染指”上市公司。

  和上次情况类似的是,此时的*ST创智也处于麻烦缠身的境地。2004年、2005年连续巨额亏损;公司因为前实际控制人丁亮的违规担保负债累累。

  唐南军入主董事会后曾表示将重点解决担保问题,并在3-6个月内恢复创智品牌,然而这项被寄予厚望的重组却迟迟没有进行。2007年4月,唐南军辞去董事长和董事职位。

  虽然在*ST创智挂帅时间仅有一年多,唐南军却也因此留下了“污点”。2009年11月,证监会发布《*ST创智:受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的公告》,唐南军被给予警告并处以3万元罚款,随后唐南军提出行政复议,然而该复议并未获得支持。

  尽管在资本市场沉浮多年,但是唐南军在招股说明书中却被塑造成一位“长期从事银行IT业务系统相关业务”的IT大佬。

  此前唐南军入主*ST创智时,新宇软件还是中国唯一通过CMMI5最高软件工程管理标准的软件企业。招股说明书显示,新宇合创及其子公司共拥有78项计算机软件著作权,26项软件产品登记证,每年将超过20%的营业收入投放到产品研发中,“公司在银行IT系统的创新能力方面处于国内同行业公司前列”。

  资本版图

  如今唐南军旗下不仅有“新宇系”,还有“红隼系”。

  唐南军在2012年9月成立了红隼资本管理(湖南)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由唐南军100%控股,红隼资本旗下又有红隼中天、红隼投资等6个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子公司。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这几家公司大部分从事资本管理、投资咨询等相关业务,截至招股说明书发出时,红隼三鑫、红隼中天等公司并未实际开展经营业务,唐南军为何要创建这么多投资公司?在唐南军的投资版图中,“红隼系”又承担着怎样的角色?时代周报记者为此联系新宇合创,但截至发稿,未能得到回应。

  耐人寻味的是,在报告期(2013-2015年)内,红隼资本旗下的唐邦投资曾向新宇合创借款3597万元,红隼北京也曾向新宇合创借款40万元。

  对此广发证券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如今发行人制定了严格的规范资金占用制度,并且由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出具承诺,确保以后不再发生关联方资金占用事宜,由于上述事宜并未造成公司及股东的实际损失,不存在损害中小股东的利益情形,且对公司的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不构成重大不利影响,因此该等事宜不构成发行人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上市的实质性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