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1300亿估值 宁德时代批发亿万富翁同时也面临挑战

2017年11月20日14:37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政策红利大幅退坡已成定局,面对动辄投资额几十亿的锂电池行业以及投资情绪已饱和的市场,宁德时代或许只能依靠登陆资本市场来捍卫新晋行业龙头的宝座。而那些昔日的客户们似乎也乐意染指该市场,不确定性正在凝聚

  

  文 | 《投资时报》记者 孟楠

  无论首富头衔半年内四易其主,还是微博热搜榜上的新人送旧人,“辞旧迎新”早不再是春节的专属成语。在能源领域,这一内涵更体现得淋漓尽致。

  原首富李河君旗下汉能薄膜,其一度拥有的新能源“网红”称号近日即被横空出世的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宁德时代”)所取代。已停牌逾两年的前者,如今只能在李“移动能源时代”的PPT中幻想着重回巅峰市值3000亿元的神话。而后者则携131.20亿元刷新A股民营企业募资纪录的雷霆威势,且超越中石化及中国联通等众央企的募资计划,正式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书。特别是逾1300亿元的估值,更有望令其成为中国动力电池第一股。

  《投资时报》记者查阅招股书发现,宁德时代是一家动力电池系统提供商,主要从事动力电池系统、储能系统和电池回收利用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该公司此次IPO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计划公开发行不超过2.17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比例不低于10.00%,所募资金将用于投资于宁德时代湖西锂离子动力电池生产基地项目和宁德时代动力及储能电池研发项目。

  2015年和2016年,该公司动力电池系统销量分别为2.19GWh和6.80GWh,连续两年在全球动力电池企业中排名前三位,2017年上半年销量达3.51GWh,首次超越巴菲特加注的比亚迪排名国内第一。

  

  随着全球性的燃油车停售提上日程,新能源汽车取代传统燃油车的趋势逐渐明朗。同时,在中国“壕气”的政策红利驱动下,“得电池者得天下”的行规令车企和投资机构纷纷涉足锂电池领域,而2017年新晋锂电池龙头老大宁德时代自然成为前者们追逐的“香饽饽”。

  与“自娱自乐”的比亚迪不同,宁德时代与车企联袂模式为主的优势,成为了其吸金的法宝。尽管目前拟IPO企业从预披露到上会的排队时长均超过一年,也就是说宁德时代或许于2019年才能上会,但其所带来的资本盛宴已渐渐开启。

  更重要的是,尽管公司总部设于浙江宁波梅山地区,但公司创始人曾毓群的福建宁德籍贯以及公司名称上的重点标注,都令外界产生某种遐想。有观察人士称,作为“初心”开始的地方,这将对公司尽快过会产生微妙影响。

  从来不乏聪明人士。就在宁德时代启动IPO进程之前的最后阶段,富士康老板郭台铭通过其鸿海集团以10亿元的代价获得前者1.18%的股权。如若按目前的估值计算,郭账面估值短短八个月即增长逾50%。更无需多提此前就已入股的中国平安长安汽车以及民营大佬们聚集的云峰基金等40余家上市公司及投资机构。

  不仅如此,宁德时代的六家高管及员工共计137人的持股平台中,持股比例最高者吴映明的账面估值已达22亿元,最低者王耀辉也有1100万元的账面估值。

  这一切的财富效应则缘于宁德时代的高速成长。招股书显示,2014年至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内”),该公司分别实现营收8.67亿元、57.03亿元、148.79亿元及62.95亿元,净利润达0.56亿、9.51亿、30.89亿及20.21亿。增长之快让外界刮目相看。

  问题是,利润远超90%以上A股上市公司的宁德时代,还需要通过资本市场的募资效应来拓宽自身的护城河吗?

  事实上,随着锂电池行业爆发式成长,国内外的行业巨头以及新能源车企们纷纷开始跑马圈地,即便是行业第一的宁德时代现在也未必敢说是高枕无忧。尤其是进入2017年,在告别了前两年逾2000亿元的狂热投资后,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高增长势头掉头向下,这令动力电池市场需求增长预期也随之下降,而投资者对于锂电池行业的投资动力也在恢复冷静。

  面对动辄投资额几十亿的锂电池行业以及投资情绪已饱和的市场,宁德时代或许只能依靠登陆资本市场才能捍卫自己行业龙头的宝座。

  只是资金链紧张?非也。事实上,宁德时代还需面临政策补贴逐年退坡和国内外竞争对手的夹击的风险以及以新为贵的能源潜在危机。

  政策红利缩水之痛

  就在宁德时代股东以及产业链的受益者们幻想一夜暴富的场景之时,2017年11月15日,受“新能源汽车补贴大幅退坡40%”传闻的影响,A股锂电池板块遭受跌幅逾3%的重挫,今年大热概念股盐湖股份先导智能等纷纷遭遇跌停行情,而新能源汽车板块亦未能幸免。

  即便今年以来锂电池板块上涨幅度逾130%,但政策红利的缩水无疑给疯狂扩张的该行业当头一棒。

  相比2016年年末公布的《关于调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此次传闻并非无风起浪。该通知显示,新能源乘用车仅按照补贴既定退坡机制下降20%,新能源客车补贴退坡幅度达到40%以上。

  而新能源客车的影响已于2017年上半年开始显现。电动汽车资源网显示,宇通客车中通客车安凯客车比亚迪等上市客车企业上半年净利同比有明显下滑,而造成企业业绩下滑的原因中,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成为重要原因之一。

  而他们,正是宁德时代的订单大户。

  2014年至2016年,宇通集团一直系宁德时代第一大客户,尤其在2016年的销售额高达50.66亿元,占其总营收比达34.05%。而2017年作为第三大客户的前者的销售额下降至8.52亿元,占后者营收比亦下滑至13.54%。

  此外,同样是客车企业的厦门金龙已消失在前五大客户名单中,而湖南中车贡献的销售额则下降了50%。

  受补贴政策退坡冲击的当然不只是大客车,包括吉利控股和东风汽车等不断加大新能源车占比的企业,2017年,在此板块上亦复过去两年之勇,这对宁德时代而言显然不是好消息。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宁德时代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5.73%、38.64%、43.70%和37.49%,当然这个表现仍好于同行业平均水平,但已出现下滑趋势。对此,该公司表示,2017年1月至6月,受2016年底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调整影响,动力电池系统售价降幅增大,导致公司毛利率下降。而该公司报告期内的政府补助总额达8.8亿元,未来面临政策的调整,其盈利水平将进一步受到下滑影响。

  祸不单行的是,2016年新能源汽车厂商骗补的恶性事件刚刚落幕,新一轮的产能排查即将来临。近日,财政部经济建设司副司长宋秋玲表示,政府正在着手排查新能源汽车产能,以确认是否存在过剩。

  而资本的助力往往是产能过剩的催化剂。

  在宁德时代“史无前例”募资用途的计划中,89.2亿元用于宁德时代湖西锂离子动力电池项目。招股书显示,该项目建设周期为36个月,分三期逐步达产,各期达产率分别为33.33%、66.67%和100%。完全达产后,该公司可新增24GWh动力电池产能。

  然而,2016年度该公司动力电池产能为7.60GWh,产能利用率为92.37%,产销率为97.01%;2017年1月至6月产能为5.18GWh,产能利用率为94.21%,产销率仅为71.93%。

  由此可知,该公司尽管产销量均出现上涨,但2017年的产销率已出现明显下滑。

  更大的风险则是新增的产能将为2016年度产能3倍,在下游企业面临政策影响减产,且市场存在产能过剩,红利逐渐消失的情况下,宁德时代对于未来行业的增长似乎过于乐观。

  行业龙头面临内忧外患

  宁德时代的崛起,一方面是主要竞争对手比亚迪自给自足战略的成全;另一方面与“萨德”事件不无关系,随着韩系消费类电池在中国市场的萎缩,LG与SDI能对宁德时代造成挑战的动力电池一时难以进入中国市场,在新能源汽车政策助长下游需求时,车企苦于“无池可寻”的状态令宁德时代的锂电池时代来临。

  不过,这些外部利好因素并不可控。

  尽管其已经与包括华晨宝马、北汽、广汽、上汽吉利、东风、长城吉利、一汽等占据中国新能源汽车半壁江山的众多车企展开合作,但作为需求方,车企不可能因为一棵大树放弃整片森林。

  面对宁德时代如此高的毛利率及市场占有率,随着未来补贴逐步取消,不论是电池厂商还是汽车厂商,依靠政策红利提升业绩的时代已过去,那么寻求更具性价比的上游产品无疑成为车企们共同选择存活的保障。

  不仅如此,新能源车企自己也欲分食电池一杯羹,而其中不乏宁德时代的股东和客户。比如北汽集团。戴姆勒与该公司目前即签署了一份框架协议,双方将共同投资50亿元在北京奔驰建立纯电动车生产基地及动力电池工厂。

  同时,眼看市值被宁德时代紧追的全产业链霸主比亚迪,亦逐步放开与其他车企的合作。世界上没有永恒的敌人,并未被一棒子打死的韩国LG始终在跃跃欲试。

  别忘了,还有刚刚推迟建厂的特斯拉,其所用的松下锂电池原本就是宁德时代的最大竞争对手。上海国际汽车展上的坊间消息称,松下将在中国江苏兴建一座动力电池工厂,生产的正是特斯拉使用的18650型三元锂电池。

  一边是跃跃欲试的外资企业,一边是产能存在过剩风险的国内市场。风能、太阳能等新能源产能过剩的惨痛教训还历历在目,而新能源的世界里永远是以“新”为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