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停发叠加清盘 公募老将肖风治下浙商基金流年不利

2018年04月10日13:44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成立7年只有15只公募产品,这本不是张优秀的成绩单,而今年以来旗下多只产品收益排在同类后1/2甚至后1/3。权益类基金平均收益率为-3.35%

  

  文 | 标点财经研究员 黄凤清

  祸福相依。3月13日,浙商基金送出一则好消息:继2016年实现扭亏后,2017年业绩再度进步一大截,净利润同比增长95.51%,几乎翻倍。

  很完美?差得远!不妨再将这一年划一条均分切割线来看看—上半年与下半年的盈利情况严重失衡,其2017年净利润中有95.64%来自上半年,而下半年的盈利:42.66万元。

  美好的事物似乎总是短暂。与去年全年的好业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刚进入2018年,浙商基金便吃到罚单。1月3日,证监会网站披露了浙江证监局对浙商基金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浙商基金因违反相关规定,被罚停发新基金三个月。

  对一直以来公募产品数量较少、管理规模不大的浙商基金而言,这无疑是“伤口撒盐”。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成立超过7年的浙商基金旗下公募基金只有16只,资产管理规模为366.54亿元,在122家基金管理机构中分别排名第73位和第58位。截至3月28日(下同),浙商基金在2018年以来未成立任何新基金的情况下,因清盘了浙商聚潮策略,基金数量已减少至15只。

  除了规模不具优势外,浙商基金旗下产品的业绩亦乏善可陈,浙商聚潮灵活配置、浙商惠利纯债、浙商日添利等多只产品今年来收益排在同类后1/2甚至后1/3。

  禁发新基金三个月

  浙商基金于2010年10月正式成立,浙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通联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养生堂有限公司、浙江浙大网新集团有限公司各持股25%。

  早在2014年7月,浙商证券在浙江产权交易所发布转让公告,将其持有的浙商基金25%股权挂牌转让,并最终由与鲁冠球家族存在千丝万缕关系的通联资本通过电子网络竞价的方式竞得。据悉,浙商证券已收取部分股权转让款。不过耐人寻味的是,这场股权变更至今仍未获得证监会核准,但市场人士仍将该公司视为万向系重要成员之一。

  浙商基金在2013年至2015年间持续亏损,直至2016年终于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 500.41 万元。今年3月中旬,浙商证券发布2017年年报,同时披露了浙商基金的经营业绩:2017年度浙商基金实现营业收入1.64亿元,净利润978.35万元,与2016年相比,净利润大增95.51%。其中上半年贡献净利润935.69万元,占比高达95.64%,相比之下,下半年业绩较差,42.66万元的净利润规模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2018年业绩将会如何发展,目前仍是未知数。而就在年报出炉的两个多月以前,浙商基金收到了监管层的处罚,这或将会影响其2018年的经营。

  证监会网站披露的信息显示,浙商基金作为“浙商聚潮新思维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的基金管理人,在基金管理过程中存在以下问题:一是信息管理及保密等内控制度未得到有效执行;二是未审慎办理基金申购赎回业务。

  浙江证监局指出,上述行为违反了《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104号)第十五条等有关规定。根据《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84号)第七十五条、《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104号)第五十六条第三项的规定,决定对浙商基金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督管理措施,整改期限为3个月,整改期间暂停受理及审核该公司公募基金产品注册申请。

  同时,浙江证监局认为,李志惠作为时任公司总经理、沈阳作为时任公司分管市场销售业务的副总经理,对公司存在的上述违规行为负有重要管理责任,袁金枝作为销售人员,负有直接责任。根据《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84号)第七十五条、《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104号)第五十六条的规定,对上述三人分别采取监管谈话行政监管措施。

  浙商基金此次遭罚与浙商聚潮新思维的申购赎回相关。标点财经研究员了解到,浙商基金所违反的《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104号)第十五条,规定“基金管理人在办理基金份额申购、赎回业务时,应当遵循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优先原则,发生申购、赎回损害持有人利益的情形时,应当及时暂停申购、赎回业务”。数据显示,浙商聚潮新思维的份额由2016年末的8.95亿份逐步减至2017年末的2.19亿份,其中2017年第四季度大幅缩减了近48%。

  成立7年仅15只产品

  浙商基金新产品的发行陷入3个月的“真空”期,不利于该公司产品规模的扩张。而在2017年,浙商基金也仅成立了两只新基金,截至2017年底基金数量只有16只。2018年2月,浙商聚潮策略遭遇清盘,浙商基金公募产品数量缩减至15只,包括6只权益类基金、7只债券型基金以及两只货币型基金。

  截至2017年末,上述基金中规模不足10亿元的有10只,其中浙商惠盈纯债、浙商聚潮灵活配置更是在亿元以下;而超过百亿元的只有1只,浙商日添金A、B份额合计规模为239.26亿元。

  实际上,自2011年5月成立首只基金产品—浙商聚潮产业成长,至涉足货基之前,浙商基金的公募规模一直很小,多数时候徘徊在10亿元以下:2011-2014年期间,各年末公募规模分别为7.62亿元、12.59亿元、6.25亿元、5.21亿元。

  2015年3月,中国基金业元老之一的肖风重返公募,空降浙商基金出任董事长。同年,浙商基金开始在货基上布局,成立了浙商日添利,同时在混合型基金上发力,年末公募规模随即大增9倍至52.1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曾一手筹建博时基金的肖风于2011年起已担任中国万向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长,主要负责万向系在金融板块的布局和实际操盘。而此次“复出”,在外界看来更标志着鲁冠球家族对于浙商基金的高度重视。而随着肖氏执掌浙商基金,拥有强烈博时印记的该基金原副总裁李志惠也追随“老长官”足迹接棒成为总经理,直至去年10月27日离职。

  通过在债券型基金上加大力量,浙商基金在2016年再次实现了快速发展。2016年全年,浙商基金产品数量增加了7只,其中5只为债基;公募规模同比增长119.93%至114.64亿元,其中债券型基金规模由2015年末的2.58亿元增加至2016年的62.98亿元,占了总规模的55%。

  至2017年末,在货基浙商日添金的加持下,浙商基金公募规模进一步扩张至366.54亿元,同比增长219.73%,在122家基金管理机构中排名第58位。其中货基规模达到241.27亿元,占比接近66%,非货基规模排名第66位。

  成立多年来,浙商基金在权益类基金上一直未有太大建树。2017年末该公司旗下权益类产品的规模堪堪迈过21亿元关口。

  权益类基金年内平均跌3.35%

  体量较为“瘦弱”的浙商基金,产品业绩亦不尽如人意。2018年以来,其旗下产品的表现并不太理想。

  根据Wind资讯提供的数据,截至3月28日,浙商基金权益类基金今年以来平均收益率为-3.35%,除浙商稳健外全部负收益。其中,分级基金浙商进取收益率为-7.78%,在242只同类产品中排名第163位,浙商沪深300收益率为-4.54%,排名为276/518。灵活配置型产品浙商聚潮灵活配置、浙商大数据智选消费的收益率分别为-4.33%、-3.7%,在1777只同类产品中分别排第1361位和第1274位,均排在同类后1/3的位置。净值下跌的还有3只偏股型基金,分别为浙商聚潮新思维、浙商聚潮产业成长、浙商全景消费,收益率分别为-3.34%、-2.48%、-1.71%。

  在浙商基金的货基中,浙商日添利A、浙商日添金A、浙商日添利B今年以来收益率均排在同类产品中的后1/3,排名分别为663/776、538/776、535/776。

  相比较而言,其债基表现稍好,7只债基中只有两只排名位于同类后1/2。其中浙商惠丰定期开放年内收益率为1.19%,排名为828/1047;浙商惠利纯债收益率为1.33%,排名为725/1047。

  看来,作为公募老将的肖风,在押注区块链外还得在其赖以成名的主业上多花费些功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