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当教育逐渐成为一门生意,传统出版社如何保证质量 | 蓝鲸解析

2018年05月11日10:01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从今年教育公司年报披露的情况看,教育资产证券化速度进一步加快,同时分化也更加明显。但是,教育标的净利润完成情况相比2016年下降明显。

  对于传统出版企业来说,整体业绩同样呈现下滑态势。一方面是由于受到以互联网为代表的网络文学、教育信息化等冲击,另一方面是受到政策调整的影响。

  那么,出版上市公司已探索出的转型方向有哪些?哪一家的盈利能力最强?千亿市场规模,内容和技术又如何平衡?蓝鲸教育通过对16家出版上市公司业绩的分析,以及和业内权威人士的深度交流,为您带来解析。

  次新股山东出版

  黑马跑进行业前三

  2016年,出版行业净利润前三名的上市企业分别是中南传媒中文传媒凤凰传媒

  

  而到了2017年,前三名变为中南传媒中文传媒山东出版,去年的凤凰传媒退居到第四名。山东出版是2017年11月新上市公司,去年全年共有5家出版企业完成上市。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数字出版司产业推进处处长王强在蓝鲸教育年会上曾指出,在传统教育时代,没有教育出版企业,教育基本开展不了;教材教辅出版是一种特殊出版权利;哪个省份的学生多,哪个省份的教育出版企业就发展得好。但在当前数字教育业务的各类企业、各个环节中,很难看到传统教育出版企业在某一领域处于领先位置或相对垄断地位,基本都被新兴互联网企业占据了。

  

  从上图中,蓝鲸教育发现,从营收上看,中文传媒凤凰传媒长江传媒位居前三;从净利润来看,中南传媒中文传媒山东出版位居前三;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上看,中南传媒凤凰传媒中文传媒为最高。此外,垫底的企业分别是读者传媒新华传媒世纪天鸿

  “就整体而言,这个行业的上市公司以绝对国企为主,目前也就新经典世纪天鸿两家民营企业,且规模都在10亿以下。新经典出色优势在于严肃文学、版权策划与运营。世纪天鸿则专注于中小学教辅图书领域。”上海一位出版社社长对蓝鲸教育表示。

  根据蓝鲸教育统计发现,其实不仅传统出版社在寻找新的“出路”,互联网教育企业也在积极寻求出版社的支持,比如沪江网联合了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新东方联合了剑桥大学出版社、51talk联合了牛津大学出版社。

  “在普遍唱衰传统出版社和纸质的大背景下,很多人忽略了出版社手里还有个很大的筹码,那就是优质版权资源和教育产品内容的输出。相比较而言,教育行业对技术的要求并没有那么高,所以技术不是竞争优势,这也是目前行业同质化和过于资本化的原因。”西南证券一位分析师分析道。

  解析前四,一窥行业未来发展

  对于行业发展趋势,湖南教育出版社党委书记、社长黄步高在接受蓝鲸教育采访时也曾表示道,“其实,未来的趋势肯定是线上线下进行融合,是纸网的融合。产业结构也将从课堂到课外,从线下到线上”。

  

  从出版排名前四家上市公司中可以看出,目前股价基本集中在10元上下,市值集中在200亿元左右,市盈率更是集中在14倍左右。单独拿出ROE(摊薄)来看,最高的达15.68%,最低的不足10%。

  “对于上市交易场所来说,A股在短期不会迎来太多教育上市企业,港交所才会是首选。近日,中国科培教育集团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说明书,自此排队的教育上市公司达8家。可以说,今年的上市潮比以往任何年份都要火热。但是,今年破发却成常态,以美股中概股为例,上市当日破发比例超30%,低于发行价的公司数量超75%。所以一级市场如果价格很高进去,亏损就是必然。这就会给上市热泼下冷水,让投资者担忧。”一位投资人解释道。

  在他看来,教育类项目上市之所以这么火,源于一级市场融资周期短。短到只有3个多月,甚至和市场最火的新零售融资周期相近。再继续深挖的话,就是教育项目的变现和盈利模式得到了验证。最后,建议上市公司做好大幅并购的准备,创业公司做好被并购的战略准备。因为未来真正出类拔萃以及能跑出来的企业一定是细分领域的龙头和超级大企业。

  上述出版社长还指出,出版行业受政策影响很大,主管部门最近几年在提倡减负,所以我们的主业下降明显。就转型而言,一方面是以中文在线为代表的游戏方向;另一方面是中南传媒为代表的教育信息化、IP输出、网络文学影视化等方向。如果再总结的话,就是在线教育方向了,因为懂教育内容和拥有很多长期合作的品牌渠道是出版社的天然优势所在,而且也有很好的学校和政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