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股市“第一庄”吕梁:自曝坐庄内幕

2015年11月09日07:12 来源:新京报

  “吕梁去哪儿了?”这个14年前的问题,至今依旧没有答案。

  作为中国股市第一个主动承认自己坐庄,而后“人间蒸发”的庄家,吕梁在中国股市走过第一个十年,在新千年开端之际,在监管部门打击恶意坐庄却不得其门之时,以“自供”的方式,揭开了其操纵中科创业(原名康达尔

)股价的始末,为中国证券市场提供了一个最好的观察样本。

  吕梁虽然消失,不过,其曾经做过的事情,在随后的中国股市,依旧不断上演。

  吕梁三板斧

  股票抵押融资 买入朱大户手中的流通股,主要靠不断的股票抵押贷款,成为实际上的控股方。通过控股权最终控制了康达尔董事会,为此,吕梁花了7个亿。当然,这笔钱也来自股票质押贷款。

  讲故事画饼 2000年7月,他刚刚得手中西药业便急匆匆宣布:中科创业与中西药业等公司成立全资公司,着手先进癌症治疗仪器中子刀的生产与销售,其后又宣布两家公司将共建“中国电子商务联合网”等,但实际投入资金却只有除苜蓿项目的100万元。

  忽悠 吕梁“中国第一股评家”的声誉被他利用得淋漓尽致,1999年8月,为拉升康达尔造势,吕梁在某证券报上组织了一个整版,全面介绍“重获新生的康达尔”。这只是其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从记者到被记录者

  在消失前,吕梁就在北辰花园的家中,接受媒体采访,向外界披露其坐庄的全过程。自此开始,吕梁就成为回顾中国资本市场时,无法绕开的一个人。

  吕梁原名吕建新,在进入资本市场之前,曾活跃于传媒界,1988年以来,其在多家知名杂志上发表文章。上世纪90年代初期,吕梁从北京转战深圳,进入股市。在炒股的同时,吕梁也为报纸撰稿,报道为什么有股市和发展股市的大是大非。

  其间,吕梁写的《1990~1991年中国“股市狂潮”实录》《百万股民“炒深圳”》轰动一时。虽然吕梁作为“写手”小有名气,但作为小散,其在股市中也并没有赚到钱。上世纪90年代中期,吕梁下海,从咨询做起,并操作资金活跃在沪深以及香港市场。

  1999年春,吕梁高调现身媒体,不过,彼时,其是以K先生的身份亮相。其在《证券市场周刊》上发表了多篇文章,给自己贴上“讲政治,做大势”的标签,扬言“机会来了”,同时高调宣称“做多中国”。

  在记录股市,通过媒体为自己“做多”造势之后,随着其坐庄的中科创业连续跌停,2001年1月1日,吕梁在其家中接受媒体采访,自曝坐庄全过程。

  一个月后,吕梁失踪,至今无任何音讯。

  至此,吕梁从幕后走到前台,成为当年证券市场最具新闻价值的证券人物,成了被记录者。

  《财经》曾形容,吕梁是集组织资金进入企业筹划重组,到在二级市场控盘指挥,再到直接通过新闻舆论为自己造势三位一体的“超级庄家”。

  这也是第一代庄家操作手法。著名学者吴晓波分析,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很多原来打扮成“白富美”上市的企业在上市几年后,业绩一塌糊涂,成了壳资源,庄家出现,通过收购等资本手段,成为这些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然后在二级市场上翻云覆雨,获取暴利。

  搭建“中科系”操纵股价,登上人生顶峰

  1998年,吕梁与“大户”朱焕良接头,并开始合作,这次合作,将吕梁推向了其人生的最高峰,也导致其最终失踪,杳无音信。

  事情的始末也起于坐庄。据报道,1996年前后,股票坐庄风起,朱大户盯上了康达尔,到1997年,朱大户囤积了5843万流通股。但天有不测风云,香港突遭“禽流感”,康达尔5万只鸡一夜之间全部瘟死,康达尔股价遭遇滑铁卢,朱大户坐庄被套。

  吕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1998年,朱焕良希望他能想办法解套其手中的康达尔股票。朱焕良当时通过上千个个人账户,掌控了康达尔公司90%的流通盘,当时,康达尔的流通股占了该公司总股本的29%。

  吕梁与朱焕良签订合作协议:吕梁组织资金接下朱焕良手中50%的康达尔流通股,朱焕良配合长期锁仓,并帮忙安排购入康达尔部分国有股,最终实现对公司的控制和重组,同时,通过资产重组,把康达尔从一个养鸡企业改造成生物制药与高科技企业。

  吕梁与一批证券公司的营业部签约,确定“投入时间、盈利预期”。后来的证据显示,有125家证券营业部卷入其中,遍布全国二十多个省市。

  在朱焕良的配合下,吕梁组织的机构资金接过了朱手中50%的流通股。1999年4月和5月,吕梁又通过机构收购了康达尔34.61%的国家股,并进而控制了康达尔的董事会。

  事后计算,吕梁共动用了约7亿元的资金完成上述操作。1998年底,康达尔的股价在17元左右。1999年12月,康达尔正式更名为“中科创业”。

  后来的庭审显示,通过倒仓,吕梁一方拉升了中科创业的股价,到2000年2月21日时,中科创业的股价达到84元/股。

  1999年7月,吕梁注册成了中科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北京中科”),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被称为“中科系”。

  据吕梁手下的操盘手丁福根介绍,在中科创业股价翻番之后,通过质押中科创业,买进莱钢股份马钢股份、岁宝热电,从而将这些股票拉升,提高市值后卖掉挣钱,再通过倒仓、对敲进一步炒作中科创业股价。

  按照吕梁的设想,利用重组等手段,发布莱钢股份马钢股份、岁宝热电的利好,从二级市场挣钱。

  后来的庭审显示,吕梁操纵中科系股票的资金约有54亿元。这些融来的资金大部分直接或间接来自于银行。银行方面大都在中科创业的高位股价上,以1∶2的质押率贷款给机构。

  股价崩盘,坐庄终被反噬

  中科创业股价的突然崩盘,让这次资本盛宴戛然而止。中科创业虽然公布了多项重组喜讯,讲了很多故事,例如涉足优质农业、生物医药、网络信息设备、高技术产业等,但是,这些项目无一成功。

  2000年底至2001年初,中科创业连续9个跌停板,跌去50个亿的市值,引发“中科系”股票中的中西药业莱钢股份、岁宝热电相继跌停。

  股灾发生后,吕梁从幕后走到前台,自曝坐庄内幕。

  在吕梁供述的版本中,朱焕良毁约造成了中科系崩盘。

  根据协议,朱焕良手中中科创业的股票5年内不能抛售,但2000年5月开始,朱焕良开始卖出中科创业股票。据悉,朱焕良共套现约11亿元,并潜逃至国外。朱焕良临走前对吕梁说:“股票总是要卖了才能赚钱。”

  2010年10月,吕梁手下重臣、北京中科执行总裁涉及“老鼠仓”被调查。之后,吕梁下令在深圳中科、在公司内部查“老鼠仓”,并要求所有公司资金于年底以前结清。

  吕梁后来称这一行为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因为这批老鼠仓数目较其估计的更大,大规模平仓之后,便引发了中科创业大崩盘。从2000年12月25日开始,中科创业连拉9个跌停板。

  据《财经》报道,中科创业崩盘后,吕梁曾私下对身边人透露,计划2001年元旦后开始拉抬出货,谁知已经没有机会。

  【吕梁简历】

  1990年 至深圳炒股,并在报刊上发表文章。

  1992年 在报刊上发表《1990~1991年中国“股市狂潮”实录》《百万股民“炒深圳”》

  1996年 在深圳和香港做咨询,后来运转一些资金到香港、深圳和上海投资。

  1997年 组织资金撤出香港,躲过之后红筹股重创。

  1998年 与朱焕良见面,并签订长期投资协议,拉升康达尔股票。随后,多家券商机构加入。

  1998年底 吕梁组织北京机构从朱焕良手中接手其持有的50%流通盘。

  1999年春 吕梁以K先生之名,在媒体上多次发表文章,为股市造势。

  1999年4月和5月 吕梁安排机构资金,两次收购34.61%的国有股,并随之控制康达尔董事会。

  1999年7月 北京中科成立。

  1999年8月 北京中科受让中西药业20%股权;并在随后控股中西药业,入股鲁银投资莱钢股份、岁宝热电、胜利股份等,构成“中科系”。

  2000年6月左右 朱焕良开始出售中科创业股票。

  2000年10月 北京中科的董事兼执行总裁申杲华因老鼠仓被查;随后,吕梁下令内部查老鼠仓,导致大规模平仓。

  2000年12月25日 中科创业跌停,并随后连续8个交易日跌停。

  2001年1月1日 吕梁接受媒体采访,自曝坐庄内幕。

  2001年2月 吕梁失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