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政策红包利好股市回暖

2019年01月10日00:02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本报记者 张炜

  2019年1月9日,汽车与家电板块受政策利好刺激大涨并带动A股反弹,上证指数上涨0.71%,收盘报2544.34点。两市成交额放大,其中,沪市成交额为1608.1亿元,创2018年12月4日以来的最大日成交。至此,上证指数较1月4日盘中创下的2440.91点年内低点累计反弹了4.24%。

  据相关媒体报道,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表示,将制定出台稳住汽车、家电等热点产品消费的措施。受此利好消息刺激,1月9日家电、汽车板块暴涨,惠而浦春兰股份澳柯玛长虹美菱金杯汽车长城汽车海马汽车等涨停,老板电器青岛海尔美的集团等收盘上涨均超过5%。除了整车厂外,汽车零部件板块也迎来了大涨。

  今年宏观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对股市构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其中,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放缓令投资者感到担忧。2017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0.2%,连续14年实现两位数增长,而2018年11月增速为8.1%。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副总经理、首席研究员唐建伟分析认为,2018年以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放缓,主要影响因素是汽车类相关消费出现负增长。汽车销售的负增长,一方面是基数较高。中国已多年保持了世界第一大汽车消费市场的位置,未来继续保持高增长会比较困难。二是因为前期刺激政策退出的影响。随着汽车购置税减半征收政策退出以及新能源政府补贴的退坡等前期刺激汽车消费的政策逐步退出,汽车消费开始减速。

  最新公布的产销快报显示,行业内表现较为坚挺的上汽集团,2018年销量仅同比增长1.75%,而2018年上半年的销量增速达到10.88%。长安汽车自主及合资品牌销售总量2018年前11个月同比下降近25%,其股价2018年下跌超过45%。

  消费出现疲软迹象,给汽车、家电股业绩前景蒙上阴影,也拖累了产业链上的相关企业。2017年走势强劲的白马消费股,2018年普遍大幅回落,有的较2018年初的股价高点累计下跌了超过40%。

  令投资者欣喜的是,多项政策利好出台将为消费增长提供新的动能。

  个税专项抵扣政策2019年起开始实施,是受益面较大的政策红包。个税专项抵扣包括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住房租金、赡养老人等,其中承担子女教育、住房贷款、租房等压力的主要是年轻人,而这类年龄群体的消费欲望较强,享受个税专项抵扣后有助于释放消费潜力。

  有专家分析认为,结构性减税将在一定程度上支持内需,2019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或将回升。

  投资者可以看到,政策利好效应十分清晰:消费已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驱动力,而政策红包将推动消费回暖与升级,有助于经济稳增长及相关上市公司业绩提高,利好股市回暖。A股估值已跌至历史低位,不少家电股、汽车股动态市盈率只有10倍左右。政策红包给相关上市公司业绩带来了利好刺激,将有助于估值回升。

  复旦大学证券研究所副所长王尧基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国家发改委就发挥宏观政策的逆周期作用的表态可以看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正在通过职能部门的举措得到贯彻落实,稳增长等目标有望如期实现。特别是推出促进汽车、家电等热点商品消费的举措,将与刚开始实施的个税抵扣政策等产生合力,直接刺激和推动居民消费。同时,由于汽车、家电业的产业链较长,对于带动中上游产业的增长也具有重要意义。

  王尧基认为,拟推出的促进汽车、家电等消费的举措,对相关产业的上市公司是重大利好,进而对稳增长及提振投资者信心都有长效作用。可以预期,随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的贯彻落实,进一步推动资本市场发展的改革举措也有望推出,A股市场的企稳回升值得期待。

  西南证券研报分析认为,上一轮政策刺激带来的家电销量激增已过去了8年至10年,而我国大家电更换周期是8年至10年,刺激政策叠加产品更换周期,短期内将刺激家电回归上涨渠道,保有量将继续提升,也有望促进产品的更新升级。

  对于汽车板块,财通证券认为,本轮刺激政策将促进各整车企业销量全面回暖,企业业绩有望快速增长,估值有望得到快速修复,乘用车整车股或将迎来全面反弹。新产品周期与行业复苏周期叠加的企业将会受益,可关注正处于及即将进入新车周期的企业。

  此外,1月15日与1月25日央行分别下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同时,2019年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不再续做。降准将释放资金约1.5万亿元,加上即将开展的定向中期借贷便利操作和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动态考核所释放的资金,再考虑2019年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不再续做的因素后,净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亿元。降准有利于实体经济降成本,有利于缓解市场中长期资金面,对股市是利好。

  市场还预期,“定向松动”是2019年货币政策工具组合的操作方向,“定向降准+货币市场工具调整”将是基本的工具组合,年内或还会再有降准。王尧基称,从国内外的情况看,目前我国存准率仍在相对高位,因而,2019年再降准两次的可能性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