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国有文化企业的喜与忧

2017年06月06日08:00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我国国有文化企业一方面整体呈现平稳发展态势,经营规模不断扩大,产出和利润持续增长,令人惊喜;另一方面依然存在小、散、弱难题,技术能力落后,让人对未来前途担忧。

  学者观察

  郭全中

  《国有文化企业发展报告 (2016)》显示,2015年,我国国有文化企业一方面整体呈现平稳发展态势,经营规模不断扩大,产出和利润持续增长,令人惊喜;另一方面依然存在小、散、弱难题,技术能力落后,让人对未来前途担忧。

  喜:整体发展平稳

  首先,继续保持较高的增长速度。一是资产总额、营业收入、利润总额、净利润整体保持9%以上的增速,远远高于GDP增速。资产总额31746.7亿元,同比增长19.8%;营业总收入14085.2亿元,同比增长9.6%;利润总额1311.4亿元,同比增长16.8%;净利润1148.7亿元,同比增长17.5%。二是中央和地方国有文化企业的资产总额等均保持12%以上的增速。其中中央文化企业资产总额8223.4亿元,同比增长14.1%;利润总额513.3亿元,同比增长12%;净利润432.1亿元,同比增长14.5%。地方国有文化企业资产总额23523.3亿元,同比增长22%;利润总额798.1亿元,同比增长20.2%;净利润716.6亿元,同比增长19.4%。当然,可以看出地方性国有企业的活力更高,增速远远高于中央文化企业。

  其次,出现了一大批规模大、实力强的上市公司。在中央级文化企业方面,有人民网新华网中视传媒等,在地方性国有文化企业方面,浙报传媒、东方明珠新媒体、江苏有线华数传媒华媒控股、凤凰出版等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东方明珠新媒体的市值超过600亿元,江苏有线的市值超过400亿元。国有文化企业通过上市打通了直接融资渠道,一方面通过资本市场融入大量的资金来支持自身的转型和发展,例如,2012年浙报传媒通过非公开发行定增31.9亿元收购了边锋和浩方,到2015年年底,来自边锋和浩方的收入已经占到总收入的30%、净利润的45%;2016年又通过非公开发行定增19.5亿元布局大数据产业。另一方面通过上市来倒逼内部改革,建立起更为先进的现代企业制度。国有文化上市公司建立了更为适应市场竞争的集团化管理体制、更为合理的决策机制以及更为完善的战略、投资、多元化运营体系;采取相对市场化的薪酬机制,在一定程度上实现“多劳多得”,并开始了增量持股激励探索,如东方明珠新媒体拟向激励对象授予的限制性股票占公司股本总额的0.69%,主要激励对象包括公司高管、核心管理人员、核心业务骨干和核心技术骨干,授予价格为12.79元,为市场价格的一半左右;并通过各种途径吸引市场化人才,例如,华媒控股分管投资的副总裁、董事会秘书都是市场化选聘的。

  第三,国有文化企业开始进行多元化布局。全球文化企业发展的实践证明,利用资本杠杆通过跨界手段实现多元化发展是做强、做大的一条行之有效的路径,国有文化企业也在积极进行多元化产业布局。在网络游戏方面,浙报传媒收购边锋和浩方、博瑞传播收购漫游谷、中文传媒收购智明星通;在文化地产方面,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旗下除了从事传媒主业的上市公司凤凰传媒之外,还有从事文化地产的上市公司凤凰职业;在投资业务方面,电广传媒旗下的达晨创投已经成为全国排在前五位的基金公司;在教育产业方面,华媒控股收购从事职业教育的中教未来60%的股权;在旅游产业方面,浙报传媒成立了专门的旅游产业基金,云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的旅游公司的年收入为2亿元左右。

  忧:发展潜力严重不足

  首先,依然呈现小、散、弱的现状,区域差距悬殊。2015年,国有文化企业的平均资产总额为2.27亿元,平均营业收入为1.007亿元,平均利润总额为0.094亿元,平均净利润为0.082亿元;人均资产总额为231.26万元,人均营业收入为102.74万元,人均利润总额为9.57万元,人均净利润为8.38万元。不仅和华为、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等相比差距悬殊,而且和互联网文化企业相比,也相差甚远,2015年,腾讯的总收入为1028.63亿元,净利润为291.08亿元,阿里巴巴的净利润为688.44亿元,百度的净利润为336.34亿元,规模和实力远远超过国有文化企业。在人均净利润方面,2015年,百度的人均净利润约为84万元,大约是国有文化企业平均水平的近10倍。此外,从区域分布来看,东部地区在资源占用、就业规模以及产出与盈利水平方面具有明显优势,而中西部地区与东部地区相比差距极为悬殊。

  其次,技术能力薄弱。互联网技术带来了继蒸汽机的发明和电力的广泛应用之后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已经成为文化企业的主要驱动力量,新兴的文化企业本质上是技术公司且其技术快速迭代,目前已经从以门户网站为代表的WEB1.0进化到以社交媒体为代表的WEB2.0和以智能媒体为代表的WEB3.0,而国有文化企业多是传统文化企业,长期以来不重视技术导致技术很薄弱,目前其技术仍然停留在WEB1.0时代,尤其在媒体领域更是如此。因此,近几年来,互联网媒体对传统媒体进行降维攻击,带来了颠覆式革命,报刊广告收入从2012年开始就进入断崖式下滑,而电视广告收入则从2014年开始快速下滑,2016年前三季度报纸和杂志的刊例广告收入同比分别下降40.0%、29.9%。到了现在,市场化程度高、体量大的传统媒体正在崩盘,未来将会有更多的传统媒体关停并转。而反观互联网媒体,则依然保持30%左右的速度快速增长,根据艾瑞公司的数据,2016年前三季度,网络广告市场规模为1953.7亿元,同比增长35.17%。

  第三,尚缺乏跨区域、跨行业的国有文化企业。由于我国长期以来对文化领域采取的是“属地管理”政策,造成文化产业的行业分割和区域分割,导致难以出现像美国的迪士尼集团、新闻集团、时代华纳集团等跨国际、跨行业的巨型文化集团。例如,美国的时代华纳作为一家全球性媒体巨头,其事业版图横跨出版、电影与电视产业,其旗下拥有HBO、华纳兄弟、CNN、TNT、TBS等知名电视频道,以及时代杂志、体育画报、财富杂志、生活杂志、DC漫画公司等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媒体。而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传统媒体业基于互联网和其他产业高速融合,而更有实力的电信运营商和互联网公司开始通过收购来进入传媒业。此前AT&T以490亿美元收购了DirecTV在家庭电视服务市场获得了显著的市场份额,并在2014年与CherninGroup联手成立合资公司,投资媒体业务并开始提供互联网流视频服务;Verizon就斥巨资先后收购了AOL和雅虎的核心门户业务和搜索引擎业务;亚马逊公司的CEO贝佐斯收购《华盛顿邮报》。目前,我国的民营文化企业通过各种方式可以进行跨国、跨行业的收购,而国有文化企业囿于体制制约却难以进行有效的跨国、跨行业收购。

  第四,体制制约导致难以快速发展。国有文化企业在体制上不仅落后于民营文化企业,更是严重落后于国际文化巨头。一是尚未建立起完善的现代企业制度,缺乏科学的决策机制,导致决策效率低且能力不足;二是缺乏能够真正激发创新者活力的长期激励机制;三是管理层薪酬远远低于市场化文化企业尤其是互联网文化企业;四是缺乏市场化选聘机制,难以选聘到优秀的职业经理人;五是没有建立起能上能下、能进能出的用人机制,导致难以建立起创新的企业文化和冗员繁多。

  (作者单位: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