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子公司坏账扑朔迷离,孰是孰非还未厘清 大连港及其董事长、财务审计相关人员已被监管关注

2019年01月17日21:24 来源:和讯网

  和讯股票(微信号:istocknews)消息1月17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官网披露了,上交所上市公司监管一部对大连港股份有限公司(“大连港”)和有关责任人的监管函。

  据了解,大连港拥有60%权益的子公司大连金港联合汽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简称“金港汽车”)成立于2012年2月。金港汽车自2013年起向大连博辉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简称大连博辉)提供汽车代理及销售服务。

  子公司近2亿元应收款未到账 计提坏账近4800万

  大连港2017年年报显示:2017 年,金港汽车应从大连博辉收取的应收账款余额为 4,044 万元、其他应收款余额为 15,792 万元。公司按照减去尚处于诉讼保全的相关代理车辆的相关账款后余额的 50%的比例计提坏账准备,计提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余额为 2,022 万元,计提的其他应收款坏账准备为 2,757 万元,计提比例为17.46%。

  大连博辉的“反咬一口” 要求子公司赔偿2.4亿

  大连博辉认为,在2013年6月至2016年12月期间,金港汽车通过虚报垫底费用、虚增汽车价格、逾期开具发票、擅自处置大连博辉的车辆以及伪造财务数据等手段不断要求大连博辉支付各种费用,以致大连博辉共损失人民币2.4亿。

  大连博辉据此起诉到了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结果被大连中院驳回;在上诉期最后一日,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交所问询函扯出331辆汽车、过亿元诉讼保全事项

  上交所了解年报相关情况后,对大连港发送了问询函。主要为内容:(1)大连博辉是否与公司存在关联关系;

  (2)公司本期对大连博辉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原因和依据,结合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的形成原因;

  (3)对于同一家公司的应收款项按照不同比例计提坏账准备的原因;

  对此,大连港2017年财报审计方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简称普华永道)回复称:(1)大连港与大连博辉不存在关联关系,大连博辉为独立第三方;

  (2)截至2017年12月31 日,金港汽车应收大连博辉因购销业务形成的车款余额为40,440,207.80元,应收大连博辉因代理业务形成的代垫车款及税款等157,920,105.67元。

  (3)金港汽车对大连博辉的应收款项是按照相同比例计提坏账准备的,均为50%。

  于2017年12月31日,因汽车代理业务产生的应收大连博辉款项157,920,105.07元,其中102,776,140.03元为大连博辉代理的331台车辆处于诉讼的保全中,回收性有保障。

  

  对于331辆汽车的诉讼保全回函中称, 2017年11月,大连博辉向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中请行为保全,禁止余港汽车处分尚处于其控制下、保管于大连汽车码头有限公司的331台车辆。

  大连博辉亦有提供一份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市分公司出具的《财产保全保单保函》,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市分公司愿意在责任限额人民币10,600万元范围内,就中请人错误致使被中请人因保全遭受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上交所再次发函,升级为监管函

  最终在2019年1月16日,上交所上市公司监管一部发送了监管函。函中指出:普华永道的审计意见反映出公司重大应收款项减值准备计提和程序存在不完备之处,大连港重大应收款项减值准备计提程序不当;公司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时任公司董事长张乙明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和信息披露第一责任人,时任独立董事兼审计委员会召集人尹锦滔、王志峰作为财务会计事项的主要督导人员,时任财务负责人王萍作为公司财务事项的具体负责人,未能勤勉尽责,对公司的上述违规行为负有责任。

  据此,该部做出监管措施决定:对大连港股份有限公司及其时任董事长张乙明、审计委员会召集人尹锦滔和王志峰、财务负责人王萍予以监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