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券商与BAT的合作,不“引流”还能做什么?

2018年01月30日18:15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郑一真 先有腾讯入股中金公司,又有银河证券开启与阿里云的合作,证券公司在寻求互联化转型过程中,与BAT等互联网公司的合作成为一个新的发力点。而BAT们也在凭借自己的技术与大数据优势,纷纷将触角伸向证券行业,唯恐落后一步。

  在2018年监管收紧趋势不变的情形之下,券商与BAT的合作能擦出什么样的火花?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这次银河证券与阿里的合作金额属于千万级别。银河证券副总裁罗黎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技术发展太快,券商“闭门造车”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步伐,和互联网公司的跨界合作是一个趋势,这个合作可以是很多样的。可以肯定的是,技术向前移的趋势不可逆,互联网金融就是典型技术向前移,对券商来说,就是一些原本面向机构的金融服务也会向前移,在这个过程中,如何去抢占先机,打造金融科技的竞争力至关重要。

  BAT“联姻”不只是“引流”

  面对激烈的佣金价格战,从单一的经纪业务转型为面向大众的财富管理业务几乎各家券商的战略转型之策。如何借力互联网,将更多的服务传递到大众面前,在技术更新迭代如此之迅速的今天,跨界合作也同时成为多家券商的选择。目前的合作来看,主要分为以下几种,比如腾讯对中金公司的股权投资;华泰证券收购第三方科技公司;阿里与银河的合作等。

  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从多名券商高管处了解,监管目前不允许证券公司与BAT之间进行数据导流,也禁止券商的交易数据等关键信息向第三方平台公开。BAT的大数据被各家金融机构觊觎,不过,目前在监管层在监管细则中重点提醒券商注意数据引流方面的问题。

  此前多起银证合作被叫停的案例,包括工行与东方财富证券开户导流业务被叫停、招行手机银行业暂停证券开户交易等。据中国银河证券信息技术部副总经理华阳介绍,从对行业的观察来看,部分券商在引流数据合作实践的情况不是很好,引过来大部分都是一些无效户,还需要很长时间的二次营销。

  中金公司在宣布与腾讯的战略合作之后,截至目前还没有公布实质性的合作内容。而银河证券与阿里的“联姻”,更准确地说是与阿里云于今年1月23日签署合作协议。中国银河证券与阿里云签署了全面数据智能化合作协议,主要内容包括中国银河证券数据智能体系建设、互联网金融服务创新、智能客户服务体系建设等方面。简单地说,银河证券与阿里云签署合作协议,银河证券将借力阿里的互联网运营能力进一步提升其客户服务体验

  无疑,BAT多年沉淀的大数据会给券商的经纪业务带来爆发式地增长,但是在一个强监管的金融行业下,双发的合作不只是“引流”这么简单。银河证券副总裁罗黎明认为,跟互联网公司进行深层次的合作,必须从下往上进行深度合作,比如银河证券“五大中心”与阿里三大能力模型的对接,从这个角度来看,引流与否并不重要。

  华阳表示,这一次的合作,银河证券强调的重点在借助阿里对互联网科技的深入理解,去提升金融科技对银河证券互联网化的支撑,这也是阿里在行业里面第一次以这样全面、且以咨询为切入点的模式进行合作。阿里也将同时跻身于银河证券的第一梯队客户行列。

  此外,在与阿里云签署合作之际,银河证券同时发布了其智能交易App3.0——中国银河证券。该版本同时对品牌和功能进行了升级,将原有交易App“银河玖乐”更名为“中国银河证券”,同时新增了智能交易、全景账户、银河优选、银河优顾和智能客服5大亮点功能,更是将一些原本只针对机构用户的功能对散户开放。

  IT投入边际效应递增

  对券商来说,IT投入的边际效应是递增的,这与对营业部投入边际效应递减的逻辑正好是相反的。比如,一家券商开了100家营业部,再开101家的时候,收入肯定没有第一家那么高。而IT投入的产能是放大的,比如投入两亿元产生了100亿的收入,IT投入再翻倍,它增加的收入可能就是增加150亿甚至200亿元。

  正因为如此,事实上,各家券商纷纷试水金融科技,把科技做成了核心竞争力。纵观国内券商,金融科技也已从1.0模式(关注用户体验、注重流量导入、设计爆款产品、探索整合营销)向2.0模式(健全账户体系、丰富投融资产品线、深化支付功能、O2O营销服务)及3.0模式(智能投顾、垂直销售)升级,互联网金融交易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150%,2017年已达17.8万亿元。

  目前来看,银行跟证券普遍都缺失模型能力。与互联网公司合作,对券商来说最大的提升是什么?华阳举例说,大家都在谈用大数据进行客户标签、客户分析模型等,“我在金融行业做IT开发超过20年了,从我对这个行业的了解,目前对客户打标签是100个合适还是1600个合适,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比较准确的描述出来”。

  据其介绍,这次与银河证券合作的,正是阿里天猫和淘宝的APP研发团队,“它会给我们提供一些阿里在这一块是怎么做的,给每一个客户打了多少个标签,标签是怎么分层的,在阿里支撑零售业务的过程中有哪些比较好的一些模型,可以应用在这个金融零售业务当中去等。”

  回忆起与阿里云最终签署合作的过程,华阳表示,阿里在开始做IT输出之后,积极寻求同行业里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券商合作,从去年的下半年开始,阿里同银河便已经开始了接洽。阿里最初的诉求主要在于其IT平台的输出,包括云效、容器、支撑5个中心的开发平台等内容。在接洽的过程中,银河证券逐步意识到同阿里进行一个单点的技术合作并不能达到预期效果,也不是银河证券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经过后期反复的沟通,双方确立全面的框架合作,从基于互联网支撑的金融咨询服务介入,逐渐的引导出一些具体IT平台的合作。

  北京某券商高管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证券行业的互联网化发展比较滞后,20年前从业的时候对着的那套东西是这么一个框架,现在其实差别也不是特别大。因为券商是强监管的一个行业,交易所做什么就做什么。跟互联网公司进行深层次的合作的话,券商要建自己的生态,可以跟BAT合作,但是还是要独立的去服务,这个符合也监管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