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重仓雄安的成泉资本,这次又押中了海南自贸区,又是巧合?

2018年04月10日10:14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雄安概念“最牛私募”成泉资本,先压雄安后中海南,接连的精准操作令人惊叹。

  今日海南地域板块开盘即迎大涨,截至4月9日收盘,欣龙控股海南矿业览海投资大东海A、均达股份、双城药业、海南椰岛海马汽车等个股强势涨停,海南板块暴涨5%。

  4月8日,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据央视财经报道,海南在医疗健康领域,在旅游项下,会实行自由贸易政策,会全面放开,开放程度远超上海和香港。

  毫无疑问,海南不仅是今日的龙头板块,近日来都将会是市场的主要焦点。4月以来海南地域分类下上市公司即普遍上涨,有8家上市公司本月以来涨幅已超10%。

  值得注意的是,首战雄安,买入“高送转第一股”凯普生物的成泉资本,这一次又押中了海南自贸区。

  早在2017年的11月,“最牛私募”成泉资本就已蛰伏其中,据上市公司最新公告显示,成泉资本目前出现在海峡股份海南高速2家海南股的前10大流通股东名单中。

  在海峡股份2017年的三季报中,中信信托成泉汇涌八期金融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有913.03万股,占总股本的1.8%。相较第三季度增持438万股。继雄安之后,成泉资本曾热衷于次新股之外,后又涉足航天军工板块。而海南股三季报中出现成泉系,曾被媒体解读为,成泉系的潜伏预示着海南板块日后将会出现利好政策。

  在海南高速的三季报中,也有成泉的身影,中信信托成泉汇涌八期金融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有2418.33万股,占总股本的2.45%。

  

  此外,无论是海峡股份还是海南高速,2017年的业绩也都可圈可点。海峡股份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9.78亿元,同比增长26.1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2.27亿元,同比增长64.71%。海南高速2017年度实现营业总收入5.83亿元,同比增长66.19%;利润总额1.30亿元,同比增长5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541.91万元,同比增长50.47%。

  其实,看好海南的也并非只有成泉,“北大帮”睿策旗下的睿策进取也出现在海峡股份2017中报与海汽集团2017年三季报的十大流通股东的名单中。与当年同进“雄安概念”一般,此时又与成泉一同跻身“海南”,真不是一般的巧合。

  押“宝”次新股

  目前已发布2017年报的上市公司中,前十大流通股东里出现成泉系身影的有以下上市公司。除鸿博股份银河电子安奈儿华立股份净利润同比增长为负以外,其他6家上市公司在2017年度均有较好表现。

  

  自因“雄安”爆火后,成泉资本的一举一动颇为受人关注。回顾成泉资本2017年的投资路径,2017年二季度时,成泉资本新进大丰实业顶点软件华立股份金陵体育凯普生物瑞特股份先达股份欣天科技宜昌交运瀛通通讯长江润发前十大流通股东。

  2017年三季度时有成泉资本出现在瑞特股份绿茵生态东方中科华立股份顶点软件先达股份常熟汽饰联合光电凌霄泵业大丰实业这10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这些股票里,除东方中科以外,均为次新股,三季报业绩普遍上涨,仅有3家业绩下滑。

  那些三季度报告中前十大股东名单里不再有成泉系身影的上市公司,在此后的四季度中则多表现不佳,其中欣天科技在2017四季度跌幅达23%,瀛通通讯跌幅达28%。

  意外撞上“雄安”是一次无心插柳,看好次新大举买入后又能躲过暴跌,实在是让人不得不佩服。

  独具慧眼,掘金新三板

  成泉资本自然也没有放过新三板。

  早年间,成泉资本708万投资的一家新三板公司目前流金岁月正在勇闯IPO的路上。

  流金岁月有限公司设立于2011 年 7 月 22 日, 股份公司设立于2015 年 5 月 13日。流金岁月2015年10月30日登陆新三板,2016年12月14日,流金岁月发布了一则公告称,将发行1390万股人民币普通股,募集资金为1.6402亿元。在此次认购中,成泉资本花费708万元现金认购了流金岁月的60万股,持有其1% 的股份。

  2017年6月22日,流金岁月向证监会报送了第一次招股说明书。2018年2月5日,证监会对流金岁月的IPO提出了近1.3万字的反馈意见,涉及四个方面的共计50个问题。在收到证监会的反馈后,流金岁月在今年3月23日重新递交了一份IPO资料,开始了第二次“闯关”。

  事实上,成泉2015年9月成立的成泉尊享一期在2015年末时收益已达51%。雄安大涨之后,成泉资本方才一举成名。其下产品多表现突出,以成泉汇涌一期为例,自成立以来多数时间均优于同类平均。

  

  

  数据来源:私募排排网

  彼时,成泉资本在接受采访时称重仓“雄安概念股”不过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押中高送转第一股凯普生物遭深交所问询后,也曾有媒体质疑其是否涉及“内幕交易”,对此成泉资本董事长胡继光“戏”称,这一切不过是其公司成员加班加点努力的成果,并不是什么内幕交易也不是运气。

  与“中信系”绕不开的关系

  2015年7月胡继光创立成泉资本,截至2017年底公司权益类资产管理规模已经超过70亿元。引人注目的是其核心团队主要来自于中信证券资产管理业务线。

  从胡继光本人的履历来看,在25年的证券期货投资经历中,胡继光历任期货公司驻上海金属交易所红马甲,中信证券资产管理业务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产品管理委员会委员、权益投资负责人、投资总监、执行总经理。投资总监王雯珺,曾任中信证券资产管理业务线副总裁、投资主办人;研究总监梁雪丹,也曾在中信证券资产管理部担任过研究员。

  在此前的媒体报道中,有中信证券相关人士表示,胡继光经历了中国股市所有牛、熊市,全程见证了中信证券资产管理业务18年从零做到万亿规模的历程。

  

  北京成泉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股权结构 图片来源:企查查

  成泉资本实为中信证券员工的创业项目,首批资金来自于金石投资,2017年5月,金石投资退出。除其核心团队外,目前成泉资本的股东结构上已无中信系的身影。

  事实上,背靠四大国有财团中信集团的中信证券是我国最早成立的一批券商。而在中国资本市场成型初期,中国的大型券商以投行自营业务杀出一片血路(不归路)的同时,中信证券却躬耕投行业务,成为了90年代券商合规出清潮流中幸存者与中国资格最老的投行型券商,并仍以大型国有企业保荐为核心业务。

  一个有意思的情况是,目前上证50成分股中,多达12家企业的首发保荐人为中信证券。中国所谓的五大行中农工建交,除去建设银行之外,均由中信证券保荐,其与国有金融体系关联之深,可见一斑。

  而近年,中信证券员工也屡次因内幕交易的质疑被推上风口浪尖。

  2015年股灾期间,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执行委员会委员、董事总经理徐刚,执行委员会委员、金融市场管理委会员主任刘威,金融业务部负责人房庆利,另类投资业务部总监陈荣杰等4名高管因涉嫌内幕交易,于2015年8月30日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而在“徐翔案”同期,中信证券原总经理程博明、经纪业务发展委员会行政负责人刘军、权益投资部负责人许骏三因涉嫌犯罪被批捕,并于2017年11月得到一审判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