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为什么中国各地经济发展会有那么大的差距?

2017年08月30日19:09 来源:江瀚视野

  张可亮今天文学社评论”栏目的主笔是高凤勇师兄。高师兄是我们南开金融的男神,有着丰富的投资银行经验以及有口皆碑的人缘,更难能可贵的是愿意将多年的投行工作的经验和思考与我们分享,写成文字与市场分享。投行是一个类似马背上的职业,一直马不停蹄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高帅,总能从一个投行人的视角,为我们分析社会的热点问题,带来独到的“高见”!

  以下为正文:

  高凤勇:最近有一篇文章刷屏,讲的是国内只有六省一市(广东和深圳合一的话是四省二市)有盈余,其他省市都是赤字。

  各地财力差异虽然不能代表一切,也确实值得总结。

  我把力鼎资本十年投资的状况做了分析,发现我们投资成功的案例跟这个结果几乎完全重叠。

  这些年,力鼎资本在广深、福建、浙江、上海、江苏、北京都收获了上市公司。

  广东典型的有兴森、冠昊,浙江典型的有美力、寿仙谷

  江苏典型的有万林、金轮,北京典型的有探路者、天壕,上海典型的有古鳌、庞源,福建典型的有富贵鸟等等。

  在其他区域,我们得到的教训大于收获,侧面验证这个财政收支的状况是符合实际情况的,也是符合逻辑的。

  我跑过全国很多地方,依我的理解,这个状况可以再深层次挖掘和讨论一下,今天就借着新三板文学社这个地方写出来。

  现代金融制度“劫贫济富”效应显著我去过几个经济状况不太好的省,当地银行的存贷比极低,有些大行的存贷比只有20%,跟发达省份的存贷比差距很大。

  也就是说这些落后地区的民间储蓄,只有20%用于支持当地的建设,其他都通过回存总行分发到发达地区, 实际结果就是落后的地区支持了发达地区的经济建设。

  分税制导致中央地方苦乐不均分税制实施20多年,好的、稳定的税种归中央,使得地方财政收入跟中央不可同日而语;但是涉及地方百姓的家长里短,最典型的如教育医疗,却要由地方负担。

  如果没有卖地收入,地方揭不开锅是很正常的。

  央企的走强加剧了地方和中央的差距近年来央企在全国扩张快,手笔大,议价能力强,也是地方愿意招商引资的重点,但是央企的税收主要归中央,地方付出了资源和环境代价,但是只能分享部分税收。

  区域间的不平衡只能通过中央财政的转移支付进行再平衡由于财政的分配手段主要依托行政手段而非市场化配置,使得大量的转移支付不能分配到可以产生税源的实体经济,进而导致不平衡继续加大。

  所以,弥合区域间的不平衡,单靠限制土地价格,单靠产业政策,不在财政、金融体制上想点办法,这道题不好解。

  社评第三期主笔:高凤勇

  简介:力鼎资本创始合伙人、CEO,滦海资本董事长,主导过探路者天壕环境中科金财冠昊生物等多家企业的投资。中国海诚长城影视独立董事,南开大学专业硕士导师。

  (版权声明:本文为作者独家原创投稿,微信公众号布娜新(id: bunaxin117)独家首发,本号获授权原创转载,非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并保留公众号信息,否则对侵权行为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