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李勤夫父子遭九龙山罢免 数年内斗落幕

2015年12月24日03:28 来源:证券时报
  见习记者 梅双

  随着九龙山(600555)罢免李勤夫父子的议案获得公司股东大会通过,一场激战了4年的股权争夺战或许就此落幕。

  二股东未现身投票

  九龙山于12月23日上午在上海召开了2015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有关免去李勤夫父子董事会职务的议案在大会现场获得 高票赞成通过,然而李勤夫方面并未现身股东大会。

  证券时报·莲花财经(ID:lianhuacaijing)记者在股东大会现场看到,数十名保安入驻大会,会场入口设有安检。共有23名股东代表现场参加了股东大会,代表股份数量为4.05亿股股份,其中9383.67万股为B股股份。

  据记者了解,公司在任董事9人,出席2人,董事李铁、刘丹、独立董事沈主英、吴艾今因公务未能出席本次会议。值得注意的是,董事李勤夫、董事李梦强、独立董事欧阳润未并未出现在会议现场。记者会后多次致电李勤夫,截至发稿,均未接通。

  “今天二股东没来现场,有可能通过网络投票。”九龙山董秘孙爱林对记者表示,此前有传言说李勤夫方面可能会干扰会议现场,但从现场情况来看,并未受到其他影响。整个股东大会现场进程顺利,审议均得到参会股东支持,对于免去李勤夫父子董事会职务等议案,现场投同意票的股东达99.975%。

  对于此次新增的股东提案,上海大新华实业有限公司代表表示,九龙山目前的主营业务薄弱,制约了公司未来发展,所以,九龙山转型引入新业务、注入优良资产十分必要。对于提出罢免李勤夫父子的议案,上海大新华方面给出了4点理由:李勤夫父子不能适应公司战略发展大方向;李勤夫方面持续大量减持九龙山股份;不积极配合执行中国证监会关于追缴短线交易收益的处罚;不能履行董事勤勉及忠实义务。

  根据公司12月23日晚间公告,公司2015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罢免李勤夫父子董事职务等多项议案。

  双头火拼4年

  事实上,这已不是九龙山第一次提议免去李勤夫方面董事会成员职务。自2011年成功控股九龙山后,海航集团与李勤夫的控制权之争一直没有停止,双方曾互相指责、起诉,甚至出现“双头董事会”的局面。

  作为九龙山的创始人,李勤夫于2011年3月将其持有的九龙山29642万股A股,分别转让给海航置业、上海海航大新华置业,占总股本22.74%;与此同时,在B股市场,李勤夫方面以4200.98万美元将9335.52万股转让给香港海航置业。

  交易完成后,海航置业以16.9亿元总价获得了九龙山29.9%股份,成为其大股东,李勤夫方面位列第二股东。后来通过部分增持,目前李勤夫方面拥有九龙山20%股份。

  海航集团一直想将九龙山打造为旅游加地产平台,将旅游及金融相关业务注入。然而,李勤夫方面以转让款未全部到位为由,欲实际操控公司的日常运作,不愿交出董事长一职。

  在公司2011年年度股东大会上,海航方面否决了公司提出的11项议案中的8项,公司董事会解除了海航派驻的财务总监的职务,双方矛盾大白于天下。

  2012年7月,海航置业方面申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改选董事会和监事会,遭到拒绝;12月,海航置业方面召开了2012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并免去了李勤夫方面董事会成员职务,改选出以陈文理为首董事会及高管。

  由于李勤夫的抵制,公司戏剧性出现双头董事会局面。以陈文理为首的董事会在上海公司总部办公,名义上代表大股东;以李勤夫为首的董事会继续把持公章等关键性资产,办公地点位于公司项目所在地平湖九龙山内。

  直至2014年初,因担忧九龙山面临的退市风险,双方选择各退一步,握手言和。2014年7月,九龙山新一届董事会换届选举完成,李勤夫为九龙山第二大股东和副董事长,海航系为第一大股东。

  据了解,纠纷平息后,海航集团派出至少4位对接人来对接九龙山的开发工作,李勤夫及其儿子李梦强保留董事会两个席位,上市公司财务印鉴由双方各指定专人分别保管一枚,海航一个20多人的团队也进驻了九龙山项目现场。

  双方当时还约定在短期之内,将全面启动九龙山度假区的开发、销售和招商引资工作,并研究探讨资产重组等方式,以期做大做强上市公司。

  重组流产硝烟再起

  本以为股东多年恩怨已了结,公司迎来发展的大好机遇,然而双方携手共进的美好愿景还是落空。

  11月16日,九龙山发布公告称,由于董事李勤夫、李梦强对重组的相关议案弃权,一名独立董事未参会,相关议案并未获得通过,九龙山筹划了5个月的资产重组被迫终止。

  在大股东回避表决的情况下,二股东的弃权票实际上就等同于反对票,这也是导致九龙山重大资产重组计划告吹的直接原因。

  海航系曾公开表示,希望九龙山成为旗下唯一的旅游休闲度假区开发与经营业务的整合平台。2014年董事会报告中,九龙山提出2015年转型的方向是逐步降低对土地的依赖,重新确立九龙山的商业模式:打造景区运营专家,引入基金模式,逐步形成产业金融共融共生的商业形态。

  今年6月2日,九龙山因筹划重大事项停牌。公司随后表示拟收购公司实际控制人、公司关联方以及海航旅游集团、麦顿资本、上海商驿信息以及梁健和杨海红旗下的资产。

  今年一季度,李勤夫减持6517.5万股,占总股本的5%。对此,有投资者提出质疑:如果李勤夫事先知道九龙山可能重组,在当时大肆抛出,一旦他投了弃权票导致重组失败,公司股价一定会大跌。如果他再低价买入,是否构成内幕交易?

  事实上,李勤夫此前已因违规短线交易,受到证监会责罚,令其将逾2亿元投资收益上缴给上市公司。九龙山方面表示,公司已收到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裁定这一追缴短线交易收益案件中止诉讼。

  而这一重大资产重组的流产也被市场认作是双方再起内斗的“导火索”。12月14日,九龙山以通讯方式紧急召开会议,称公司收到股东上海大新华实业有限公司提交的拟免去李勤夫父子董事会职务、新增2名独董等议案。

  重组终止后,如何面对未来转型成了九龙山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此前公司表示,在公司复牌后的6个月内,不再筹划重大资产重组。

  在此次股东大会上,孙爱林告诉记者,近年来公司营业收入很不理想,经常是靠资产的处置获得一些收入,但公司认为这并非长久之计。“公司未来的发展得靠转型,转型的立足点就是大旅游。”孙爱林说,公司总体战略是围绕旅游拓展文化金融等相关产业链。

  作者:梅双 (来源:证券时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