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鲁伟鼎接班万向样本:中国民企最佳父子拍档的25年筹谋

2017年12月04日14:27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作者:彭三克

  父亲以25年的漫长时间,进行周密的路径规划和制度安排;儿子耐心地用25年积攒足以接班的履历、声望和业绩。

  

  (外界一直将鲁氏父子视为民营企业的最佳父子拍档 —— 父亲深耕实业制造,夯实万向产业基础;儿子偏重金融资本,构建万向金融蓝图。图/视觉中国

  万向的接班故事,波澜不惊,从鲁伟鼎1992年上任万向集团副总裁至今已经讲述了25年。

  鲁伟鼎在父亲鲁冠球“头七”过后的11月3日,顺利成为万向集团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万向集团,是鲁冠球所遗留的商业帝国中的主体企业和中枢核心。鲁冠球虽膝下有3女1子(鲁慰芳、鲁慰青、鲁慰娣以及鲁伟鼎),但无论是万向集团内部超过4万名员工,抑或外界舆论,对鲁伟鼎的接班毫不惊奇。

  同一天,万向集团还宣布管大源和倪频为资深执行副总裁,陈军为副总裁。前两人,一个是深扎万向近40年的股肱之臣,一个是鲁冠球的三女婿;新提拔的陈军则寄托了万向下一个时代的产业重任。

  除了万向集团,“万向系”还有万向控股、万向三农等主体企业。从目前来看,鲁伟鼎都顺利掌控。

  剖析鲁伟鼎的接班历程,可以为广大中国民营企业提供了一个参考样本。但这个样本又并不典型:父亲以25年的漫长时间,进行周密的路径规划和制度安排;儿子耐心地用25年积攒足以接班的履历、声望和业绩。外界一直将鲁氏父子视为民营企业的最佳父子拍档——父亲深耕实业制造,夯实万向产业基础;儿子偏重金融资本,构建万向金融蓝图。

  这场前后持续长达25年“接班马拉松”已经结束,失去父亲这棵大树的鲁伟鼎迎来新赛程,未来充满挑战。

  

  接班马拉松

  在“二代”企业家群体中,鲁伟鼎21岁走向前台,是最早拉开接班序幕的那个。

  鲁伟鼎生于1971年。此前,他的父亲已经有3个女儿。在他出生时,鲁冠球创立的宁围公社农机厂也有了两个年头。鲁冠球对儿子倾注了极大期望。高中没毕业,他就被送到新加坡学习企业管理;半年后回国,直接进入企业工作。在差不多时间的1988年,鲁冠球花钱买不管,界定了与政府的产权关系,从而实现了对企业的真正掌控。这为鲁伟鼎的接班甩掉了最大包袱,其接班节奏在此后明显提速。

  1992年,在杭州万向节总厂基础上,鲁冠球组建万向集团,实施组织机构改革。在大调整中,21岁的鲁伟鼎担任集团总经理助理,在父亲身边学习处理企业事务;同年底,又被推上集团副总经理之位主持工作。1994年,鲁伟鼎升任集团党委副书记、总裁,职务仅在父亲之下。

  初出茅庐的鲁伟鼎在父亲的注目中,随即展现出在商业方面尤其金融资本领域的潜力。

  升任总裁当年,由他参与推动的企业改制上市,取得突破。万向钱潮(000559.SZ,万向集团持股51.53%)1994年上市,成为第一家在深交所上市的民营企业,“万向系”有了第一家上市公司平台。

  上世纪90年代,他与父亲联手确立“大集团战略、小核算体系、资本式运作和国际化市场”的战略方针沿用至今,未曾改变。万向内部一名中高层人士向笔者评价,万向基本形成了总部定战略、定方向,旗下各公司相对独立运作执行的格局。在海外市场,万向也一路高歌猛进。

  进入新世纪,鲁伟鼎另起一摊,成立万向控股,在父亲的实业之外谋划金融布局。以万向控股为主体,鲁伟鼎已拿下银、保、基、信、租赁和期货等6张金融牌照,目前仅差券商牌照。

  其实早在1995年,鲁伟鼎升任总裁的次年就开始试水金融领域,成立了通联资本的前身——深圳万向投资公司。管大源曾在万向一次内部回忆,鲁伟鼎颇有前瞻性,当时给公司的定位就是朝专业化的投资银行发展。

  1996年,万向租赁成立;3年后,通惠期货前身万向期货成立。万向控股2001年成立后,上述公司被整合其中。此后,鲁伟鼎进军金融的动作更为频繁,几乎以一年一张牌照的速度疾行。

  万向控股成立次年,参与筹建民生人寿,日后再下一城成为控股股东。8年之后的2010年,保监会批复鲁伟鼎任民生人寿董事长,至今其仍任此职。

  2003年,万向控股成为浙江省工商信托的二股东;4年后,趁增资扩股机会,晋升第一大股东,于2012年将其更名“万向信托”。

  2004年8月,浙商银行成立,万向控股在其中持股10.34%,并列第一大股东;2008年,设立通联支付;2010年,通联资本联合另三家企业发起成立浙商基金,四家各持股25%。此外,“万向系”的万向三农2014年参股设立网商银行,持股18%。

  上述一系列的操盘中,鲁伟鼎表现出了商业嗅觉、战略眼光和足够耐心。他多以创始股东直接掌控一张牌照,如租赁、期货等;若起初不能实现控股,则蛰伏以待,伺机而动。拿下民生人寿前后耗时8年,颇能代表鲁伟鼎的操作路径。

  民生人寿在2002年成立时,刘永好、刘永行兄弟持股15.5%是第一大股东,万向和泛海控股则均以持股13.7%,同列二股东。

  此后经过一系列股权变更,万向与泛海之间你追我赶,但持股比例一直相差微弱,形成对峙局面。

  转折发生在2009年初,鲁伟鼎的“盟友”——另一个早早接班的李兆会,将海鑫钢铁所持民生人寿3866万股转让通联资本。“万向系”终成第一大股东,“泛海系”则在2010年2月退出。就此,鲁伟鼎在辗转腾挪中全面掌控民生人寿。

  据民生人寿2016年年报显示,鲁伟鼎通过万向控股、通联资本和上海冠鼎泽公司共持股民生人寿61.43%。

  鲁伟鼎接班的25年,也是父子联手的25年。父子两人将万向从单纯的生产制造企业发展成为横跨实业与金融,产融互动的巨型“万向系”公司集群,并且完成了从落后的“总厂式”向现代“集团化”的转变。

  万向1号人物

  在庞大的“万向系”当中,万向集团和万向控股、万向三农是最重要的3艘旗舰,鲁伟鼎都已实现了对它们的掌舵。

  

  (注:顺发恒业曾于2015年1月发布公告,通联资本原股东已将持有的股权全部转让予第三方自然人,与万向集团已不存在一致行动人关系。多种迹象表明,通联资本仍处鲁伟鼎的牢牢掌握当中。工商资料显示,目前,陈栋和祁堃两人共持通联资本全部股份。其中,祁堃1996 年进入万向,是万向的老员工。

  资料来源:各上市公司年报、三季报、公告、工商注册资料以及浙商银行招股说明书、浙商证券招股说明书等,未经万向方面核实)

  万向控股,是金融控股平台,一直都在鲁伟鼎的个人掌控之下。从成立至今,他一直担任董事长。工商注册资料显示,鲁伟鼎在万向控股持股83.33%,其余由上海冠鼎泽持有。后者由鲁伟鼎和母亲章金妹全资成立,但上述具体比例未经万向方面核实。

  万向三农,是服务于“三农”的农业产业集团,也是网商银行18%股份的持有者,同时直接控股万向德农(600371.SH)、承德露露(000848.SZ)2家上市公司。万向三农,分由鲁冠球和鲁伟鼎分持90%和10%(此数据来自承德露露2016年年报资料,但万向德农同年报告却显示鲁冠球持95%,另5%无披露)。

  万向集团,则主要是以汽车、新能源等相关为主的集群。据笔者统计,万向集团对外直接投资至少18家公司,直接控股万向一二三、上海捷新动力电池系统公司、万向财务、万向电动汽车等,还直接参、控股航民股份(600987.SH)、万向钱潮等上市公司;通过全资子公司万向资源控股上市房企顺发恒业(000631.SZ,持股61.33%)、参股中色股份(000758.SZ,持股7.14%);还以控股子公司持有海利得(002206.SZ)、方正电机(002196.SZ)、北斗星通(002151.SZ)和及天赐材料(002709.SZ)等上市公司的部分股份。

  在万向集团背后的,是一家名为“万向经理人发展责任激励会”的组织。

  该组织多次出现在承德露露万向钱潮的年报等公告中,因隐密在万向集团身后,并无完整披露的义务。目前所有的信息只显示,鲁冠球持有后者80%,另20%的具体归属尚属未解之谜。在万向内部,这也不是一个容易得到准确答案的问题。

  从多名万向中高层人士处得知,“激励会是一个团体,相当于社会团体,但我也不清楚是在哪里注册成立。”对于另外20%的归属,上述人士透露,“其中包括了多名高级经理人,具体名录和比例我也不知道。在运作上,它类似有限合伙企业。如果没在万向,自然也要退出来。”他还补充说,“万向终身员工的钱也是从激励会出。”终身员工不仅是万向员工的至高荣誉,也意味着当他们退休时可以享受与在职员工同等的收入待遇。

  传承不仅是耐心的考验,也是两代人智慧的凝聚。最受人关注的遗产继承问题现在看来也暂时得到了良好解决,这或许也得益于鲁冠球生前的详细安排。

  万向钱潮董秘邓文向笔者确认:“董事长家族内部团结,资产由整个家族继承,不做分割,并委托鲁伟鼎行使权限。”

  鲁伟鼎以这种方式顺利传承了对万向集团和万向三农两大主体企业的控制权。这种安排暗合了中国传统差序格局,也最大程度维护了家族成员个人和公司的长久利益——在暂时不对资产即所有权进行具体分割的大前提下,由鲁氏家族来实现对万向的全面控制。同时,鲁伟鼎作为代表受托行使家族权利,是最大获利者和维护者。

  他得以完整“世袭”父亲在万向当中的最高地位,拥有最大话语权。加之25年的磨砺,鲁伟鼎在万向内部已经积聚了声望。

  “对于接班人,我现在推我儿子。如果将来有能力超过他的,我可能会要调一个。”鲁冠球虽生前有此表态,但鲁伟鼎为了今天的接班足足准备了25年,这种可能性在很久之前就不复存在。

  平实而论,若从履历、业绩等各个方面衡量,管大源都堪称万向的第2号人物。在交流过程中,万向一名高层管理人员在听及这一称谓时,马上纠正,“在万向只有第1号人物,不存在所谓2号人物。”

  在万向之外,鲁伟鼎在2003年7月被选举为共青团中央候补委员,4年后成为共青团中央委员会委员。2013年,鲁伟鼎还以经济界别进入浙江省政协委员之列。

  11月10日,浙江省委、省政府召开民营企业家座谈会,省委书记和省长亲临会场,鲁伟鼎第一次以万向集团董事长身份出现在重要的公开场合。在会上,他与南存辉、郭广昌、李书福等浙商企业家作为代表发言。

  首次亮相,鲁伟鼎作了题为《幸福的新时代 创新的新时代》的发言。在他的规划中,“万向创新聚能城”将是其中的重中之重。

  2015年,万向就已经启动“万向创新聚能城”建设,宣布今后5年-7年内,计划投资2000亿元,推进8.42平方公里的万向创新聚能城建设,打造可容纳9万人的智能生态城市。

  

  (图/视觉中国

  万向创新聚能城,将成为他近年的工作重点,也是决定“万向系”下一个十年乃至更为久远走向的关键。

  家族成员各掌一方

  鲁伟鼎并非独自面对这个总营收过千亿、盈利超百亿的商业帝国。他的姐姐和姐夫们,将首先成为拱卫鲁氏家族的中坚力量。

  据一名跟随鲁冠球多年的前万向集团中高层人士向笔者透露,鲁冠球膝下3女分别是鲁慰芳、鲁慰青以及鲁慰娣,“他们姐弟4人自小感情深厚,家族内部团结”。目前,仅鲁慰芳在万向任职,其他2人均不任职万向。

  大女儿鲁慰芳,现任万向集团北京办事处总经理一职,其夫莫斐因心脏病突发在2012年去世,终年49岁。

  莫斐1980年进入万向工作才17岁,后与鲁慰芳结为夫妻,曾任办公室主任。1992年,万向筹办第一个战略性驻外机构——北京代表处,鲁慰芳、莫斐夫妇远走他乡,担起重任。1993年,莫斐任北京联络处主任,次年,成为集团董事局董事。

  去世时,他还身兼集团首席代表、承德露露监事会主席、万向德农董事等职。至今,多名万向老员工在谈起莫斐时仍不免惋惜之情,“不贪功,不推过,办事能力强。”2000年注册“中国万向控股有限公司”时,正是莫斐充分利用掌握的资讯,成功注册民营企业中首家“中”字头的公司。二女儿鲁慰青,第一次走进大众视野还是在2015年。当年7月,万向钱潮发布《关于实际控制人之关联人增持公司股份的公告》,首次明确了鲁慰青乃鲁冠球之女的身份。

  公告显示,鲁慰青在7月15日增持万向钱潮股份959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41‰。“她是从二级市场买入,当时也不过觉的股价比较低。”万向钱潮董秘邓文解释说。

  鲁慰青之夫韩又鸿,在万向工作了近30年。据工商注册资料显示,韩现任万向资源的董事兼总裁,法人代表和董事长由鲁伟鼎担任。万向资源是万向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主要业务包括有色金属、黑色金属和能源三大板块,是“万向系”中重要的贸易和投资平台,韩又鸿的角色十分吃重。

  同时,万向资源对外投资设立万向资源(新加坡)、上海东展船运、万向石油储运(舟山)、浙江大鼎贸易等多家下属公司,且是顺发恒业控股股东和中色股份的第二大股东,故此,韩又鸿还兼任中色股份董事。

  韩又鸿和鲁慰青夫妇日常多居上海。不在万向任职的鲁慰青钟情于投资,先后注册成立多家投资公司,目前还是“鸿青(上海)投资有限公司”的唯一股东。

  三女儿鲁慰娣,即使在万向内部也少人知晓。这次任命的资深执行副总裁倪频便是其丈夫。倪频在2002年就被任命为万向集团副总裁,同时兼万向美国公司总裁,常驻美国。

  倪频1989年在浙江大学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分配到浙江省社科院工作,随后又到万向基层锻炼。很快,倪频便受到赏识并最终成为了鲁冠球的小女婿,成为鲁氏家族内部成员。1991年,倪频在《改革》杂志发表《对杭州万向节总厂组建集团的思考》一文,他在文中建言万向应“以外向型经济为导向,用集团整体实力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形成海外销售网”。

  1992年,倪频赴美国求学,一边攻读博士学位,一边创办万向美国公司。倪频曾回忆,彼时公司的开办费不足2万美元,分外拮据,为节省费用,他不得不既当总经理又当推销员。

  在熬过初创早期阶段之后,倪频渐渐打开市场,在美国开疆拓土,纵横捭阖:1999年收购了QA1公司股份;2001年,收购纳斯达克上市公司UAI公司, 开创中国民营企业收购海外上市公司先河。万向的胃口越发惊人,收购美国历史最悠久的轴承生产企业GBC公司……目前,万向海外已从单一的产品销售扩大到国际资源配置,在10个国家拥有22家海外公司,构建涵盖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国际营销网络。倪频实现自己多年的所愿,构建了一张覆盖主流汽车市场的网络。

  除了汽车配件,倪频还拓展到清洁能源、房地产、电动汽车等领域。万向海外的收入一度逼近集团主营收入的30%,倪频是最大功臣。

  2017年发布的《中国100大跨国公司分析报告》显示,万向集团位列第56位,海外资产总额为253.94亿元,海外收入超过220亿元。鲁冠球对小女婿的表现倍加满意,曾公开赞赏:“我的智慧不如他”。

  股肱之臣

  除了亲人,围绕鲁伟鼎还有多名重臣。首要的便是11月3日任命资深执行副总裁的管大源。他是在万向工作37年、担任副总裁长达15年的老臣。

  多年来,他还一直身兼万向德农承德露露顺发恒业3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11月9日晚,万向钱潮公告,选举管大源担任因鲁冠球去世而空缺的董事长职位。至此,管大源一人身兼“万向系”实际控制的全部A股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职位。鲁伟鼎本人未在其中任何一家上市公司任职。大股东不任职,经理人却身兼4家公司董事长,此类情形在A股历史上也实属罕见。鲁氏父子对管大源的倚重和信任,可见一斑。

  今年54岁的管大源,高中刚毕业就作为万向改革招工制度后的第一批招考录用者进入万向。他先后在模具设计、车间统计、计划科等多个岗位锻炼。在鲁冠球的栽培下,管大源开始独当一面,逐渐走上高管岗位。2002年,他与倪频一道成为了万向集团副总裁。

  万向集团内部企业刊物《万向报》对管大源曾定位是 “集团负责资产证券化业务的战略领导者和执行者”。笔者查询上述多家上市公司历年公告、工商注册资料、《万向报》等公开资料,管大源从上世纪80年代末即已经亲身奔走在资本运作一线,是鲁氏父子最为得力的干将,也是鲁伟鼎在金融领域布局的重臣。

  万向目前控制的4家上市公司无论是IPO还是借壳重组收购,几乎都是管大源一手在背后操作:万向钱潮1994年在深交所上市,他参与改制申报等全过程;2004年上位华冠科技第一大股东,后注入农业资产更名为万向德农;再以创新性手段收购承德露露,成为控股股东;又于2009年推动兰宝信息重新上市,并注入旗下地产业务,为万向再添一家上市平台。此四役前后延绵数十年,管大源居功至伟。尤其是2009年推动顺发恒业借壳上市,万向集团在当年10月下发通报,给予管大源1000万元的现金奖励。

  管大源也是万向金融产业版图最早的拓荒者。1995年,鲁伟鼎希望在深圳成立一家投资公司,具体执行的就是管大源。管大源受指派孤身一人南下,“那时是典型的光杆司令,一般来说要成立新企业,都会有筹备班子,抽调相关人员,我是独自一人……”在这种情况下,管依然不辱使命,创立深圳万向投资公司即通联资本前身,将之发展成为在深圳颇有影响力的一家专业投资机构。

  另一位副总裁陈军,在今年初公开报道中的身份还只是万向研究院总经理。他比鲁伟鼎要年轻4岁,是高管团队中少有的技术研发背景,寄托了鲁冠球48年的“造车梦”。

  1999年6月,万向成立电动汽车开发中心筹备组,定下“电池—电机—电控—电动汽车”的发展路线。当年12月,万向成立企业博士后科研工作站,为电动汽车项目引进博士后科研人员。

  2003年,车辆工程专业博士毕业的陈军来到万向,从事电动汽车等领域的博士后研究工作。两年后出站,他选择继续留在万向。

  他先后担任万向电动汽车公司总经理助理、总经理、万向研究院总经理等职。在万向2013年收购美国最大锂电池制造企业A123中,陈军也发挥了莫大作用,收购完成后任公司董事。

  去年12月15日,万向集团在汽车领域取得重大突破,“年产5万辆增程式纯电动乘用车项目”正式获国家发改委批准。万向成为继北汽新能源、长江汽车、前途汽车、奇瑞新能源、敏安汽车之后,国内第6家成功拿到独立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企业。由此,陈军获得了1900万元的巨额奖励。

  在一众高管当中,陈军得以迅速提拔,一方面确因在原有岗位已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实现了万向长久以来的造车梦想;另一方面,其所分管的汽车和新能源领域恰是决定万向未来发展的命脉所在。

  目前在集团层面,万向有且仅有管、倪、陈三名副总裁。他们共同组成了鲁伟鼎的核心决策圈。这或许也是鲁冠球早已钦定的团队框架。

  航民股份(600987.SH,万向集团持股16.7544%)于今年9月26日签署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披露,其时万向集团的董事成员共5名,除去鲁氏父子,就是上述管、倪、陈3人。

  来源:《财经》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