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2018年外资持债规模增五成 未来被动型资金流入增加

2019年01月18日08:17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本报记者 顾月 北京报道

  1月17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在中国债券市场国际论坛上介绍,截至2018年年末,境外机构共持有人民币债券1.73万亿元人民币,年度增速达51%。2018年外资增持规模超过1000亿美元,占新兴市场流入外资规模的80%。

  境外机构亲睞中国债券的同时,中国监管部门也在积极推动中国债券走向国际市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2018年中国监管部门先后推动明确对境外投资者投资境内债券的利息收入暂免征收三年的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实现直接入市和债券通下全面实现券款对付(DVP)结算等措施,放宽了外资投资中国债券市场的限制。

  “中国债券收益率高且风险率低,中国经济也保持稳中向好的态势,外汇储备、人民币汇率、跨境资本流和国际收支都保持基本平衡,中国债券市场未来发展潜力十分巨大。”潘功胜说。

  外资涌入国债市场

  数据显示,2018年外资增持中国债券规模超过1000亿美元,占新兴市场流入外资规模的80%。但截至2018年末,外资在中国债券市场中的持有占比为2.24%,而在国债市场中的占比已升至8.04%左右。

  从外资持有人民币债券的结构来看,国债占了外资持有人民币债券总量的63%。从增持来看,国债的增持占了全年增量的84%左右,而对政策性银行金融债增持占7%。

  “国债是2018年外资配置的主要标的,这也在侧面上印证了目前进入的外资仍以配置型为主。对于政策性银行金融债而言,可能是隐含税率削弱了政金债的性价比,所以增持比例不大。在2018年11月免税政策落地后,这一约束才被解除。”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表示。

  究竟是什么吸引境外机构投资人民币债券,尤其是中国国债?

  众多境外投资机构也表示,收益率是吸引境外机构增持中国国债最主要的因素。如果从2018年12月份的十年期国债收益水平来看,中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为3.3%左右,美国为2.83%左右,而日本、欧洲则都低于0.5%。

  “从2018年看,中国债券的收益率在全球遥遥领先,远高于美国、日本、欧洲等发达国家债券收益率,这是吸引境外机构最主要原因。”彭博中国区总裁李冰表示,“此外,中国市场开放政策的推出、市场基础设施的完善、市场透明度和流动性的提升,也是吸引外资投资中国债市的重要因素。”

  2018年境外机构不仅大规模进入中国市场购买债券,境外机构在中国市场上发行“熊猫债”的脚步也在提速,中国监管部门也在积极开放支持熊猫债发展。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银行间市场熊猫债已累计发行1980.6亿元。

  不过,潘功胜也指出,中国不限制熊猫债募集资金的进出和使用,资金可以调出境外而不受任何约束。“但我个人还是不太理解这样的行为,境外机构在中国发熊猫债后马上换为美元,这对彼此都没有多大意义。”潘功胜说。

  北京地区某接近监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如果中国市场发债后立即换为美元到境外使用,自然是会增加外汇的需求,但目前熊猫债市场规模很小,一年也就累计2000亿元人民币左右,且并非所有通过熊猫债募集的资金都被换为美元,因此目前对外汇市场的影响还比较小。

  “影响较大的还是外资买卖中国债券,2018年增持规模已有近1000亿美元,预计2019年还会更多,国际资本具有多变性和波动性,需要辩证看待。”上述接近监管人士表示,“但中国资本市场开放肯定是利大于弊,关注点不要放在国际资本进出上,而要更多关注提升人民币汇率弹性、加大债券市场深度层面。”

  未来被动型资金流入将增加

  数据显示,目前外资持有中国债券额度在全市场中占比仅为2.24%左右,不仅低于美、欧、日等发达国家债券市场中的外资占比,也低于马来西亚、印度等发展中国家的外资占比。

  “目前中国央行已经解决了券款对付结算(DVP)、明确税收政策等相关问题,但部分国际投资者提出如国际托管机构是否已准备好提供相关服务、市场流动性等问题,这些还有待解决。”彭博有限合伙企业指数业务全球负责人Steve Berkley说。

  德意志银行中国区总经理高峰表示:“如果投资了信用债,但出现发行主体信用违约或者破产,到底是怎样的处理程序?这也需要市场继续关注基础设施建设,同时市场主体、监管部门应多一些互动。”

  潘功胜则表示,在债券市场对外开放方面将作进一步改革:一是研究推动债券ETF等指数型产品的发展,并建立债券中央存管机构(CSD)互联互通;二是对境外投资者关心的部分制度作出安排,包括有效支持境外投资者的特殊结算周期需求;三是适时全面开放回购交易,并大力推进人民币衍生产品的使用。

  “目前外汇局在研究优化境外投资者参与外汇对冲交易的相关安排,财政部也在计划增加2019年关键期限的国债续发次数等。”潘功胜说,“此外,还将推动形成完善的中国境内多级托管制度的安排,培养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托管银行,进一步提升了债券市场的流动性,完善做市商制度。”

  据李冰分析,目前配置人民币债券的主要是主动投资,但随着多家国际主流债券指数纳入人民币债券后,将给中国债市带来更多的流入资金和被动投资者。

  摩根大通全球指数研究主管Gloria Kim也表示,如果全球三大指数彭博巴克莱全球总和债券指数、富时全球政府债券指数和摩根大通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债券指数都将中国纳入其中,可以产生大约2300亿美元的资金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