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宋清辉:汽车召回或会引起巨大的“蝴蝶效应”

2019年01月21日08:53 来源:宋清辉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召回意味着特拉斯承认产品的质量缺陷或者安全隐患,但对其品牌等方面带来的负面影响是致命的,不但会引起巨大的蝴蝶效应,而且还会打击消费者对其产品的信心。

  特斯拉遇多事之秋:裁员7%、累计召回20万车辆 停产低价车型

中国经营报记者 陈燕南

日前,特斯拉汽车(北京)有限公司发布召回计划,决定自2019年4月10日起,召回2014年2月4日至2016年12月9日期间生产的部分进口Model S汽车,共计14123辆。《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发现,据不完全统计,特斯拉近三年来已大规模召回四次,累计有约20万辆被召回。同时,特斯拉系列车甚至还发生多次断轴、自燃等事件。

除此之外,特斯拉发布了裁员计划,马斯克在一封发送给全体员工的邮件中称,为了削减成本,特斯拉“别无选择”地决定裁减7%的全职员工。特斯拉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于降低Model 3的制造成本,以进一步降低售价的同时保持利润率。

针对特斯拉的安全问题以及财务问题,记者致电特斯拉工程师,在其听明是“记者”时将电话挂断,随后,记者致电特斯拉公关部,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应。

三年召回四次约20万辆汽车

日前,特斯拉汽车(北京)有限公司根据《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和《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实施办法》的要求,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了召回计划,决定自2019年4月10日起,召回2014年2月4日至2016年12月9日期间生产的部分进口Model S汽车,共计14123辆。

本次召回范围内车辆的副驾驶安全气囊装配了高田公司生产的未带干燥剂的硝酸铵气体发生器。在副驾驶安全气囊展开时,气体发生器可能发生异常破损,导致碎片飞出,伤及车内人员,存在安全隐患。特斯拉汽车(北京)有限公司将为召回范围内的车辆免费更换改进后的副驾驶安全气囊,以消除安全隐患。

据了解,日本高田公司自2009年就被曝其生产的安全气囊会在车辆行驶过程中自动打开,又被称为“死亡气囊”。2009年,美国一位18岁的女孩儿因车内安全气囊展开后,被气囊中弹出的一个金属片划破颈动脉,最终导致失血而亡。

业内人士表示,高田气囊安全缺陷波及的车辆在全球范围内的总体数量可能将超过12亿辆,涉及捷豹路虎、雷克萨斯、本田、法拉利、宝马、克莱斯勒等多个品牌。

在经历从2009年至今持续近十年的召回后,目前仍有近1亿辆装配存在安全缺陷的高田气囊的汽车等待召回,预计全球范围内高田气囊召回事件至少会持续到2019年年底。

而在早前,除了高田气囊,特斯拉也因为电子驻车制动卡钳、座椅、动力转向螺栓也进行过多次大规模召回。

2017年4月20日,特斯拉宣布将召回5.3万辆Model S和Model X汽车,中国大陆地区共涉及6634辆。原因是这些车辆可能电子驻车制动系统中的零件存在制造问题,可能会导致汽车刹车之后停在原位无法释放。

在随后几个月,又宣布召回2016年9月1日至2016年10月28日期间生产的1.1万辆特斯拉Model X车型。问题的原因是Model X的第二排折叠式座椅中电子线路安装不当,该问题有可能导致汽车在发生碰撞的过程中,第二排座椅靠背无法正确地锁定在直立位置而向前移动,存在安全隐患。

2018年3月,由于助力转向系统问题,特斯拉宣布召回12.3万辆2016款Model S。特斯拉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称:在极寒气候条件下,汽车的动力转向螺栓可能出现过度腐蚀问题。

“如果螺栓出现故障,驾驶员依旧能够控制汽车,但是需要加大力量,因为转向助力会损失或减少。”特斯拉在发给客户的邮件中称,“这主要会使得汽车更加难以低速行驶和平行停车,但不会对高速行驶产生太大影响,因为高速行驶下只需要很小的转向力量。”

除此之外,全球范围内特斯拉系列电动车发生多起自燃事故以及断轴造成多位乘客伤亡,这让多位业内人士不得不对特斯拉的安全性能产生怀疑。

2019年1月,美国芝加哥律师事务所Corboy & Demetrio表示,已对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提起诉讼,指控2014款特斯拉Model S电池组存在缺陷,导致2018年发生的一场事故中的乘客死亡。该律师事务所表示,过去5年,全球至少发生过12起特斯拉Model S电池组在碰撞中或车辆静止时起火的案例。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特斯拉接连发生自燃事故,或与其使用的动力电池集成模式有直接关联。特斯拉使用的是18650型三元锂(镍钴铝)动力电池,其由7000余节1860型电芯并联形成,为了获得更迅猛的加速技术标定,通过对电芯的并联可以获得更大的电压。在整车“全油门”加速时,动力电池大倍率放电,这使得特斯拉各款车型具备超级加速性能。虽然该电池能将续航里程做到更远,倍率性能更好,动力更强大,但是能量密度越高,安全隐患就更大,稳定性很难把控,所以就会发生自燃事件。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网上有许多特斯拉断轴事件恐有安全隐患,引起车主不满。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召回意味着特拉斯承认产品的质量缺陷或者安全隐患,但对其品牌等方面带来的负面影响是致命的,不但会引起巨大的蝴蝶效应,而且还会打击消费者对其产品的信心。

大幅裁员低价车型停产 资金困局难破

除了质量危机之外,特斯拉恐又因资金问题陷入更大的漩涡。

马斯克在给内部员工的信中写道:“为了削减成本,特斯拉‘别无选择’地决定裁减7%的全职员工。使我们的汽车、电池和太阳能产品在成本上具有化石燃料的竞争力。虽然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我们的产品对大多数人来说仍然太贵了。特斯拉生产汽车只有约十年的历史,而我们面对的是规模庞大、根深蒂固的竞争对手。其结果就是,特斯拉必须要比其他制造商更努力地工作,以求生存,同时制造负担得起的、可持续的产品。”

目前,特斯拉正面临着大型汽车制造商的围剿,包括福特汽车、日产、通用汽车都已承诺将在纯电动车领域进行投资,并将发布新车型挑战特斯拉。而在国内,蔚来、小鹏、威马等造车新势力也以特斯拉为对标,持续交付量产与特斯拉的国产化车型竞速。

目前,特斯拉最便宜的产品是中档Model 3,售价4.4万美元,受美国税收减免影响,特斯拉电动车的减税额将从2018年的7500美元向下调整,2019年上半年这一优惠将缩水至3750美元,下半年将再次打五折至1875美元,到2019年年底,优惠政策彻底结束。

本月初,特斯拉就将其所有汽车的价格降低了2000美元,以部分抵消1月1日生效的联邦税收抵扣减少的3750美元额度。并且,特斯拉仍然打算提供价值3.5万美元的标准版Model 3车型,这意味着特斯拉的成本将会有所提高。所以标准版的Model 3所需的规模经济至关重要。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也一直在采取其他削减成本的举措。本来将于3 月 11 日关闭的客户引荐优惠计划也将于2月提前关闭,该计划提供免费使用特斯拉的超级充电网络六个月的优惠。特斯拉的销售顾问也在朋友圈中表示,“不管怎样,曾经可以通过引荐计划拿奖励换超充的日子,就要一去不复返了,所以,想要拿奖励和超充的车主们,还是抓紧时间吧。”同时,特斯拉最近还停产了Model S和Model X的最低价车型。

宋清辉对此表示,特斯拉裁员7%,大约相当于裁减3000多人,这对拥有4.5万名员工的特斯拉影响不是致命的。此举可以降低成本,但对于提高产量的帮助却不是很大,毕竟自动化安装过程中的机器人也需要人手去维护。

此外,他还表示,从马斯克释放裁员、提前关闭客户引荐计划以及停产Model S等低价车型等信号来看,特斯拉的财务状况可能已经告急,甚至无法还得起其将要到期的9.2亿美元的可转换的高级债券。如果还不起不仅会影响上市公司的经营和未来发展,同时也使投资者遭遇巨大的损失。一般而言,上市公司债务违约通常都会对其经营及股价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

数据显示,特斯拉有一笔达9.2亿美元的可转换高级债券将于3月1日到期,转股价为359.87美元。 但是特斯拉股价已连续多周未能超过359美元。如果特斯拉股价在3月1日能够报收在359.87美元之上,这笔债券就能转换为特斯拉股票;如若不能,特斯拉则必须用现金偿付债券。

然而,根据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周五发布的投资研究报告,维持特斯拉股票“持股观望”评级,同时维持291美元的目标股价不变。

去年第三季度,特斯拉实现了4%的利润,当季,特斯拉净利润达到3.115亿美元;自有现金流达到8.81亿美元,这也是该公司在过去两年中首次实现盈利。然而,马斯克表示“第四季度我们的盈利要低于第三季度”。原标题:特斯拉遇多事之秋:裁员7%、累计召回20万车辆 停产低价车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