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疯狂的钯金

2019年01月21日08:28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随着美国经济负增长放缓担忧情绪升温引发避险投资趋于旺盛,钯金正意外成为最大赢家之一。

  截至1月18日21时,纽约钯金期货报价徘徊在1370美元/盎司附近,此前一天钯金更是创下单日上涨逾100美元,一度触及历史最高1397.4美元/盎司的佳绩。

  “这背后,是大量从美股撤离的投机资本正在炒作钯金供应短缺,大举买涨逐利。”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投资策略主管Maxwell Gold向记者分析说。在他看来,投机资本的大肆炒作,已令贵金属市场定价变得相当不合理,比如钯金报价反而大幅超过黄金报价,但事实上黄金价值理应高于钯金;此外,钯金与铂金的价差一举突破500美元,很可能引发汽车制造商转而改用铂金替代钯金,作为汽车尾气催化转换器的原材料。

  “更重要的是,当前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导致汽车行业增速趋缓,钯金需求是否如市场预期般那么高,也要被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Maxwell Gold指出。

  多位金融机构贵金属交易员透露,在钯金期货一度上涨冲击1400美元/盎司未果后,不少投机资本开始选择获利回吐,因为他们也知道,在钯金供需关系紧张依然存在争议的情况下,钯金价格短期涨幅过大势必引发空头的狙击。

  目前他们最担心的是,一旦钯金走出价值回归行情,有可能会拖累黄金铂金跟进下跌,令全球资本失去一个重要的避险投资港湾。

  投机资本的杰作?

  “1月16日纽约钯金期货首次突破1300美元/盎司,已经令很多金融机构贵金属交易员感到震惊,没想到一天后它又创出单日大涨逾100美元的走势,交易员也都懵了。”一位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直言。

  比钯金期货涨幅更猛的,还有钯金现货。截至1月18日21时,钯金现货徘徊在1415.57美元/盎司附近,但一天前它一度创下历史新高1437美元/盎司,自2002年以来首次超过黄金现货价格。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初步统计,今年以来钯金价格涨幅超过15%,远远超过同为贵金属的黄金与铂金。

  在上述对冲基金经理看来,这轮钯金的疯狂投机炒作“始作俑者”,主要是美国议会——由于美国议会一直反对取消美国对俄罗斯金属生产商的制裁,而后者恰恰是全球最大的钯金生产商,导致钯金供应短缺担忧持续升温,令正从美股撤离寻找避险投资港湾的大量投机资本找到新的炒作获利目标。

  据晨星(Morningstar)最新数据显示,由于美股持续剧烈震荡下跌与美国经济增长放缓担忧情绪升温,2018年12月美国主动投资管理基金遭遇逾1430亿美元资金外流,创下史上最大资金外流的单月记录。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巨额资金除了流向新兴市场与美债避险,还涌入贵金属市场。尤其当他们发现钯金与黄金相比还具备供应短缺的投资题材时,纷纷选择弃黄金投钯金。

  一家参与钯金投资的大宗商品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过去一个月不少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将钯金的持仓比重从0抬高至5%以上,而黄金的投资比重仅仅从4%提高至6%,因为他们发现更多对冲基金同行都在采取类似投资操作,意识到钯金存在更大的投机买涨获利空间。

  甚至部分对冲基金直接买入1个月到期,执行价在1400美元的钯金看涨期权。因为他们押注钯金产量不到黄金的千分之五,且主要集中在南非、俄罗斯数家钯金开采商手里,当他们因制裁、内部社会矛盾等各种原因不敢增产时,整个钯金价格将出现飞涨。

  “事实上,1月17日钯金一度逼近1400美元/盎司时,他们差点就达成了自己的买涨期权获利目标。”他告诉记者。

  一家美国大型资管机构贵金属业务主管则向记者透露,除了投机资本炒作,近日钯金ETF涌入大量资金,也是造成钯金价格飞涨的重要原因之一。

  “但这些大型资管机构之所以通过持有钯金ETF押注钯金上涨,也有其投资安全性考量。”他认为。究其原因,买涨钯金与他们认为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导致汽车产业增速放缓(拖累钯金需求走低)的投资逻辑相违背,因此只要钯金一旦因价格高估而冲高回落,他们就会大举获利离场。

  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这些大型资管机构正在密切关注美国居民换车量对整个汽车产业增长与钯金需求上升的具体影响,一旦数据证明美国经济负增长导致美国居民消费需求下降与换车量缩减,将成为他们迅速撤离钯金ETF的导火索。

  黄金铂金“翻身仗”何时来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钯金大幅快速上涨,令黄金与铂金显得黯然失色。

  尤其是铂金,在经历席卷全球汽车行业的柴油排放丑闻导致铂金需求与价格双双下跌后,目前铂金价格徘徊在809.65美元/盎司附近,离过去一年低点756美元/盎司仅仅回升了6.5%,涨幅也远远低于黄金。

  “事实上,铂金价格的回升,主要是受到美元指数下跌的影响,整个投机资本似乎依然不愿将铂金作为避险资产进行配置。”上述大宗商品型对冲基金经理指出,究其原因,柴油排放丑闻导致铂金近年始终处于供大于求局面,令投机资本认为铂金相比钯金缺乏了这项最重要的炒作题材。

  2018年11月,世界铂金投资协会预计称,今年铂金供应相比需求仍将高出45.5万盎司。

  Sprott投资组合经理Shree Kargutkar则向记者透露,尽管钯金相比铂金的巨大价差,正吸引不少金融机构憧憬大量汽车制造商正考虑用铂金替代钯金,但这需要18-24个月才能让汽车制造商完成上述业务调整,且将汽车尾气排放催化转换器的化学成分从钯金换成铂金,还涉及到制造、设计和供应链成本。毕竟,铂金主要用于柴油车尾气排放的催化剂制造,而钯金则用于汽油车尾气排放的催化剂制造。

  “因此,利用上述题材抄底铂金,同样显得苍白无力。”他指出。

  金融市场却不乏愿意抄底铂金的机构。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 大宗商品投资组合经理Nic Johnson认为,铂金有可能成为贵金属中脱颖而出的黑马。一方面铂金价格相比黄金、钯金低估了不少,因此价格下跌空间有限,另一方面在低迷的成交量情况下,只要流入黄金钯金的资金稍微转向买入铂金ETF,就会大幅改变铂金供需关系引发价格较大幅度反弹。

  记者多方了解到,相比铂金少人问津,黄金反弹力度尽管较钯金失色,但现在依然不缺乏新的追逐者。

  近日,股本集团投资(Equity Group Investments)创始人Sam Zell坦言自己有生以来首次买入黄金,因为他认为黄金是一项不错的风险对冲工具,且此前黄金价格低迷也令黄金供应萎缩,给金价反弹带来支撑。

  此前,黄金还是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掌门人桥水基金与保尔森基金的重要持仓对象。

  “不过,目前黄金价格要重新反超钯金,只能等待钯金价格自己回落,毕竟,整个金融市场避险投资的聚焦点,都在钯金身上。”Trade bulls Group贵金属分析师Aasif Hirani指出。

  (编辑:张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