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今纶:苹果慌了!雷军急了!乔布斯快被气活了!

2019年01月14日17:36 来源:功夫财经

这两天库克和雷军的内心都颇不平静。

库克拿了1200万美元的年终奖,如果再加上他的300万美元薪酬,价值1.21亿美元的股票奖励,外加约68.2万美元的津贴,库克获得的酬劳约为1.36亿美元。

可是苹果的股价自10月以来连续下跌,和最高峰的市值相比,三千多亿美元已经灰飞烟灭。库克其实已经有点坐不住了。股民和网民都对库克开启了调侃模式,有人甚至大喊“华为余承东怎么办?”

  01

此前的1月3日,苹果在2019年首个交易日盘后意外宣布,下调2019财年第一财季的营收指引(即2018自然年第四季度),预计第一季度毛利润率约为38%,预计其他收入大约为5.5亿美元;预计2019年营收约为840亿美元,预计运营开支约为87亿美元。

库克称,“虽然我们预料到了将在至关重要的新兴市场上面临一些挑战,但并未预见到未能减速——尤其是在大中华区——的规模。事实上,我们所做业绩指导中的大多数营收缺口以及超过100%的全球营收降幅都发生在大中华区,覆盖了iPhone、Mac和iPad等产品。”

陷入焦虑的不止库克,还有小米的创始人雷军。

雷军这两天也开始发飙。1 月 10 日,红米小金刚Note7 正式发布,雷军在发布当天为其怒怼友商。

回望小米的股票,在港股市场近期屡创新低。1月9日,小米集团下跌6.85%至10.34港元/股,再创上市新低。1月11日虽有反弹但总体趋势未变。雷军和其他控股股东承诺在一年之内不会出售持有的所有股票。同时,小米集团高级副总裁、CFO周受资亦做出同样的承诺。

此前,雷军还有一个引人瞩目的动作:1月6日下午,TCL集团发布公告称,2019年1月4日小米集团通过深交所在二级市场购入6516.880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48%,小米集团正式战略入股TCL集团。业界评价是:雷军抱团TCL进军大家电。

  02

自1997年以来,苹果公司只有两位CEO,一位是乔布斯,一位是库克。乔布斯是一位偏执的坏脾气的技术男、产品狂人,只想改变世界,钱的事儿完全不重要,所以他长期只拿一美元的年薪,而且拒绝股权激励。

用稻盛和夫的观点来看,他是属于那种自燃型的人,不用别人激励,自己就能努力把事情做完。他对产品有着令人震撼的完美主义追求,所以对于根本没人看见的电脑内部的排线,他也要求尽量安排得有美感,而不是随意放进去。

而库克是完全不同的一类人,他更会赚钱,而且更愿意通过榨取现有产品的剩余创新价值来赚钱,所以,在2011年10月5日,乔布斯去世之后,苹果再也没有什么真正的革命性的创新产品,因为产品创新确实不是库克的专长。

当利润可能下滑的时候,库克几乎是本能地利用提高售价的方法去应对。当产品处于相对合理价格的时候,适当提价对于果粉是可以忍受的,毕竟,苹果的体验也确实高出一筹。

但是,当一台手机售价过万,恰好又叠加消费力趋弱的时段,苹果的这一策略瞬间就土崩瓦解了。

这两天,各大电商都在发布苹果最新款手机大降价的消息,有的降价幅度高达千元以上,而此时距离苹果发布新机不过三个月而已,这在苹果的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景象。

苹果到底怎么了?进入拐点的苹果,未来会否面临和诺基亚一样的命运?

从库克的表态来看,他不认为产品上有什么大问题,而只是大中华区的购买力出了问题,而且他还沾沾自喜于注册会员增长了1亿人,这样的CEO将会把苹果带向何方?

简而言之,库克是一位缺乏想象力和极致追求的CEO,这样的掌舵人对于苹果这个量级的科技公司是致命的。

任正非说:“华为不需要宣传国货,我们只靠产品、创新来获得市场”。后面这半句话和乔布斯的观点有异曲同工之妙。而库克显然和中国另外一位互联网元老的思维更接近,这家公司目前已经处于衰退通道中。

  03

雷军将红米手机定义为国民手机,据其透露,在过去5年,截至2018年Q3,红米手机共计卖出了2.78亿台。红米手机品牌的升级,意味着红米从小米公司的一个产品系列变成独立品牌,并启用了当时全球化时的名称,即Redmi。

那么,小米未来要做什么呢?

来看看小米的官宣:

小米手机业务未来的策略,第一个一定还是做更好的产品,做更高的品质;
第二个策略是多品牌运作;
第三个策略是全球化。

抱歉,没有看到一个让人激动的亮点。

雷军正在做的事情更多是在铺横向的资源、渠道,比如海外扩张,获得更大的销售量,比如联手TCL希望在大家电领域分一杯羹,然而足以颠覆世界的产品呢?没看到!

业界有人戏称雷军为“雷布斯”,其实不然,雷军和乔布斯完全是两类人。

雷军温文尔雅,乔布斯桀骜不驯,甚至粗鲁傲慢。雷军善于整合资源,可以在现有资源上通过不断追求性价比做出用起来还不错的手机,但是似乎永远有点底气不足。所以,雷军会在知乎上关注一个问题“同样是国产手机,为什么华为是民族品牌,而在印度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小米却不是民族骄傲?”

乔布斯会敲着桌子骂人,不择手段要完成梦想——做出颠覆性的产品,屡败屡战,但锲而不舍。他从苹果园里归来,就把公司命名为苹果,他对自己的合作者挑剔到极致,他是任性的小孩,有天马行空的灵感,雷军显然内敛和自律很多。

来自于江汉平原,毕业于武汉大学的雷军和毕业于里德学院(“新常春藤”名校之一),成长于“硅谷心脏”库比蒂诺市的乔布斯相比,在信息流、个人资源、天赋等方面有着巨大差距。

“雷布斯”永远是雷布斯,乔布斯是永远的乔布斯。

简而言之,雷军现在想做的事情,华为都可以做到,而且可以做得更好。

  04

相信库克和雷军都在认真思考如何寻求新的突破,对于苹果和小米这样的公司来说,在已然一片红海的战争中,继续追求量的增长其实意义不大,无论是来自于哪个方向的量。

所以,我对库克炫耀过去一年注册用户增长了1亿表示漠然,对于雷军联手TCL,并且在红米上似乎准备下大注也难表赞同。

颠覆性在哪里?突破性在哪里?这才是两位大佬该关注的问题,有些事情交给营销总经理去做就可以了,核心灵魂人物要关注的永远是产品。

我甚至建议两家公司的董事会、大股东放弃对业绩高速增长的追求,加码对产品迭代的追求,不惜一切代价抢占制高点。

世界需要一款革命性的通讯工具,未必是一部更好的手机,库克可以提供吗?雷军可以提供吗?

在5G时代,万物互联,手机可能就是上个世纪的BP机,随时会被碾压,把手机屏幕做成柔性屏或者曲面,那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创新,不会引发市场的尖叫。

未来人们可能只是需要一个小戒指、小纽扣或者打火机就能生成虚拟场景完成对话等功能,马斯克甚至早在两年前就提出了脑机接口的可能性,简单来说就是通过大脑发出信息,对方即能接收。

有人甚至提出通过微植入芯片的模式完成关于通讯、健康监测以及玩游戏的功能,或者只是吞下一颗内置芯片的“药丸”。

生于1960年的库克老了,他本来就是缺乏想象力的人。生于1969年的雷军还算年轻,还能喊出“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但恐怕他们都很难成为乔布斯口中那个“活着就要改变世界”的人。

乔布斯已经离开8年了,现在,谁来改变世界,又成了一个摆在人类面前的终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