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降准刺激信贷利率下降 流动性仍淤积银行间

2019年01月15日09:21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本报记者 顾月 北京报道

  导读

  珠三角地区某国有大行分行副行长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基建等政府类项目、小微企业普惠金融类项目、个人零售贷款业务会是2019年投放的重点。

  1月14日,中国人民银行表示,为对冲税期、央行逆回购到期、政府债券发行缴款等因素的影响,维护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今日开展1000亿元逆回购操作,其中包含800亿元人民币的7天期逆回购操作和跨春节的200亿元人民币的28天逆回购操作,利率均与此前持平,实现净投放200亿元。这也是继1月4日央行宣布全面降准政策后,时隔一周首次开启公开市场操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多位银行业从业人士发现,在1月4日央行宣布全面降准后至今,银行间资金市场利率经历了跌破政策性利率、小幅回升、再次下跌的过程,总体来看,流动性已在较高水平。

  “在1月15日降准前夜再次向市场投放200亿元,主要还是为了对冲15日的缴税影响和14日的国债发行上缴流动性。”深圳地区某股份行金融市场部人员表示,“整体来看,目前银行间资金仍然充裕,午盘后出借资金的增多,利率下行,并未感觉到以往春节前的紧张气氛。前几年春节前都是各种杀交易员祭天跪求借资金的段子,但今年春节前则快要跪求别人来借了。”

  Wind数据显示,DR007上周加权利率基本低于7天逆回购政策利率2.55%,而DR001(隔夜)加权利率则跌到不能再低的1.4%,在上周五有所回升。但本周首日,DR007再次下滑,尾盘跌破政策利率2.55%线,最低仅2.1%左右,而跨春节的DR1M则全线下跌,已经跌破2.85%的28天逆回购政策利率,午盘后多数一个月出借利率都在2.8%左右。一个月以下期限的各Shibor利率相比前一交易日虽有微涨,但也远低于去年春节前期。

  流动性淤积银行间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2018年年初至今,央行一共宣布了五次降准(含定向降准),五次降准后,除去置换掉的资金,央行在一年左右的时间内向市场释放了近3万亿元人民币的流动性。但与此同时,股市、楼市、债市还是相对萎靡,市场依旧嗷嗷待哺。那么这些资金主要流入了哪里?

  多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银行业从业者表示,降准释放的资金首先是到了银行,而银行拿到钱后主要有三个渠道,一个是放贷,一个是买债,一个是留在银行间市场。

  首先,大部分释放的流动性通过置换从表外回归表内,从社会融资中非标业务转为新增贷款,这部分贷款还是主要用于支持实体经济,只是形式发生了变化。央行公布数据显示,2018年前十一个月,新增社会融资规模为24.66万亿,比2017年前十一个月增加7万亿元。

  其次,释放的资金由银行间市场向实体企业传导仍然不够通畅,资金大量留在银行间市场,造成了银行间市场利率跌破政策利率。“从政策意图来看,全面降准鼓励银行对中小微实体企业进行投放,相比公开市场操作、MLF等可以让银行获得更低成本的长期资金,对中小银行的公司信贷业务影响较大。但目前银行间市场资金利率全线下行,也说明目前资金仍然堆积在银行间市场,尚未传导到实体经济。”国金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李立峰表示。

  “银行资金投向除了放货款之外,一个较为重要的流向是购买国债或地方政府专项债,但目前专项债春节后才会进入大量发行阶段,因此不排除目前一些银行想要留着一些降准获得资金在春节后买债可能性,这也可能是元旦节后市场流动性比较宽松的原因。”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表示。

  此外,部分资金进入房地产市场和基建类市场,转化为固定资产。“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广州地区的房贷额度就开始宽裕,目前应该是最宽裕的时候了,交齐资料后最快一个月就可以放款。”广州地区某国有大行个贷部客户经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珠三角地区某国有大行分行副行长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基建等政府类项目、小微企业普惠金融类项目、个人零售贷款业务会是2019年投放的重点。

  最后,在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和汇率波动加大背景下,有部分资金回流境外市场,以往靠外汇占款来进行货币投放的模式发生了根本性转变,因此监管部门近年主要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和降准来进行货币投放,维持流动性水平。

  “虽然央行一年多时间内五次降准,但所谓释放流动性约3万亿元和2008年的4万亿政策不是一个概念。”浙江地区一位接近金融监管部门人士表示,“如2013年外汇占款增加2.78万亿人民币,是货币主要投放方式,但2018年是减少2191亿人民币,降准除去置换后释放3万亿元,其实只是货币投放方式的转变,目前的投放水平甚至难言已是宽松。”

  纾解流动性传导困局

  虽然目前国家鼓励银行对中小企业进行投放,也对部分降准资金的运用做了明确要求,但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资金淤积银行间市场的情况并未根本改观。

  “目前地方监管部门也在积极引导银行将信贷投放给中小微企业,并通过指标等进行考核,而银行也认识到要服务实体经济,回归本源业务。”上述接近央行人士表示,“但作为银行而言,首先是一个商业企业,有监管考核要求也有市场利润要求,在目前经济下行背景下,企业不愿贷和银行惜贷的现象都比价突出。目前关键还是产业政策,即加快转型升级,提高实体经济的对金融的需求。”

  “根源的还是经济整体景气度的问题,现在是银行担心经济不景气不愿意贷款给风险大的中小微企业,而企业自身也意识经济不景气而采取保守策略不愿意新增贷款。”李立峰表示,“根本的解决方式还是财政、行政、金融多方配合,提升企业家信心和经济景气。此外目前我国存款准备金率仍然偏高,预计2019年上半年可能还会有三次降准,将存款准备金率再下调1.5个百分点左右。”

  另一方面,虽然宽利率向宽信用的传导渠道仍待疏通,但降准对于实体经济的效用依旧可观,这已经明显体现在对实体企业的信贷利率上。上述珠三角国有大行分行副行长表示,就珠三角地区来看,目前承兑票据的贴现利率已经从去年年中的5.4%下降到如今的3.3%左右,下跌两个百分点,可以为需要流动性的企业节约不少钱,而目前对小微企业的普惠金融产品,利率已是基准利率,部分优质企业还可以获得折扣。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多家银行已经下调经营性抵押贷款利率,如中信银行的抵押贷款利率在6.3%左右,相比年初下行0.7个百分点;民生银行抵押贷款利率在6.525%左右,相比年初下行0.5个百分点。而实际上,股东个人抵押不动产,也一直是小微企业获得融资的主要方式。

  唐建伟表示,除风险因素外,目前银行惜贷一个重要原因是净流动性资金比率、流动性覆盖率和资本充足率等指标的考核要求。“前两项指标下,如果是公开市场操作获得的短期资金,难以用于长期性贷款,而降准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后一项指标下,目前监管部门表示可以用永续债的方式补充核心资本,满足监管要求,未来不排除会调低监管指标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