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2017艺术市场:刘益谦股市失意拍场得意 王中军建私人美术馆

2018年01月09日15:14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2017年结束了,艺术市场出现很多人期待的明显“回暖”,也有不少的热点:诞生了中国最贵艺术品(9.315亿元), 42件中国艺术品超亿元成交,刘益谦等老藏家依旧在拍场“任性”,新藏家、新资本也相继入市,民营美术馆发展迎来高峰期。

  

  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

  拍卖两极分化

  回顾2017年的艺术市场,无疑还是令人兴奋的。一方面,拍卖史最高价格再次得以刷新。11月15日,百年来首次发现的达·芬奇原作《救世主》在纽约佳士得拍卖,最终以29.57亿元成交;另一方面,最贵中国艺术品也在今年诞生。12月17日,北京保利秋拍中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以9.315亿元成交,这是中国作品首次进入“一亿美元俱乐部”。在此之前,该俱乐部共有35件作品,艺术家成员诸如伦勃朗、莫奈、梵高、塞尚、高更、克林姆特、毕加索、德库宁、波洛克、罗斯科等。

  除了9.315亿元的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据时间财经统计,海内外还诞生了41件过亿元拍品,其中中国书画占据了26件,古董部分12件,还有3件顶级彩色钻石。在大陆范围内,共出现了16件亿元拍品,其中保利拍卖成交10件,另外6件则由中国嘉德、北京匡时和西泠拍卖拍出。“相比2015年的9件和2016年的16件,2017年亿元拍品的成交量和成交额都有了大幅的提升“,拍卖市场专家赵先生表示。

  中低端市场则没有什么变化。除去过亿作品后,2017秋拍大陆前十拍卖行的成交余额为88.19亿元,只比2017春拍的84.84亿元增长3.95%,比2016秋拍的87.05亿元增长1.31%。从单位成交拍品平均成交额指标上看,2017秋拍每件成交拍品平均贡献了43.62万元,2017年春拍为42.39万元,2016秋拍为45.46万元,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

  老藏家依旧“任性”

  自2009年开始,资本大鳄刘益谦和妻子王薇,每年在拍卖场上投入的资金在10亿元左右。经过将近二十年的收藏,“刘益谦的收藏已经是百科全书式的,涉及很多门类,每个门类都有顶级收藏品,这种收藏在每个时代是极少数人才能做到的,非常罕见。近20年来,刘益谦对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贡献非常大,也是最重要的收藏家”,在艺APP创始人、龙美术馆多个大展的策展人谢晓冬说。

  进入2017年,刘益谦的投资并不顺心。截至2017年9月30日,刘益谦持有国民技术2469.13万股,按照1月2日收盘10.12元/股计算,其持有股票市值仅为2.50亿元,亏损严重;新理益集团和国华人寿共计持有长江证券9.39亿股,按照1月2日收盘7.91元/股计算,持有股票的市值为74.35亿元,大幅浮亏逾40亿元。

  但他在拍卖场上依旧“任性”。据时间财经不完全统计,仅2017年,刘益谦就在拍卖场上花费将近8亿人民币。其中,4月5日,刘益谦在香港苏富比以2.29亿港元的价格竞得明宣德款青花鱼藻纹十棱菱口大碗;6月21日,在北京宝瑞盈以1.633亿元竞得王时敏《仿古山水》册页;7月15日,杭州西泠春拍上,刘益谦以2.1275亿元竞得西周宣王五年青铜兮甲盘,创造了古董艺术品在中国拍卖的记录;10月2日,香港蘇富比秋拍中,他又以9291.25万港元在苏富比拍卖会上吃进了傅抱石精心之作《西山夜渡图》;12月18日,中国嘉德秋拍上以1.495亿元竞得陈逸飞《玉堂春暖》。

  对于收藏,刘益谦表示,“以投资、投机艺术品获取暴利的时代已经过去,未来的一段时间将是以收藏为主导。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无论是鸡缸杯,还是唐卡,只要条件能够购得上,各类中国的顶级艺术品都是我和太太努力的方向。从龙美术馆的角度来说,我们也在思考如何通过系统的梳理来完善龙美术馆的收藏。”

  跟刘益谦一样,唐炬、伍劲、李冰、华雨舟等老藏家依然活跃在拍卖场上。2017年,唐炬更是拍下了刘大鸿《惊蛰》、王劲松《舞台游乐园》、陈曦《白天》、何森《舞台——表演游戏》、郭伟《正午之二》、曹力《光与影》《笛声》以及陈飞《勤劳致富》。

  新藏家和新资本入局

  近两年,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开始进入艺术品市场,一方面是看中了艺术品的保值功能,另一方面艺术收藏也可以提高企业文化品牌。他们在挑选艺术品的时候,普遍遵循名家、名品的标准,对于高端藏品市场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

  甘肃天庆博物馆所在2017保利春拍中,以1.87亿元竞得傅抱石《茅山雄姿》。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在保利拍卖有过几次成功竞拍,但并未被媒体挖掘出来;12月17日,赵孟頫《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以1.909亿元的成交价被甘肃天庆博物馆竞得。

  除此之外,周大福在苏富比春拍中,以5.53亿港元竞得59.6克拉(Ct)的粉红钻石“粉红之星”,刷新全球宝石拍卖新纪录;6月19日,山东雷丁新能源汽车集团以3.5亿元拍得黄宾虹《黄山汤口》,刷新2017年春拍最高成交纪录;12月17日,北京保利秋拍中,上海宝龙集团以1.7825亿元斩获李可染《韶山革命圣地毛主席旧居》。

  另外,从全球市场来看,中国藏家的规模也呈逐渐上升态势,而且海外竞投也从不缺乏他们的身影。从佳士得2017年上半年报中可以看出,亚洲区客户(主要是中国客户)占比为35%,新买家还有21%左右的增长。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表示,“在过去的一年里,亚洲藏家再次体现出雄厚的经济实力,他们对于竞投艺术精品很有热情,这也意味着未来这一市场的巨大潜力”。

  民营美术馆集中亮相

  民营美术馆注定是2017年的关键词。与早年部分商业地产以美术馆之名“圈地、盖房、要政策”不同,新一轮的民营美术馆热潮主要还是以私人藏品为主,通过专业场馆和展览,以藏品向公众宣传普及,承担了全民教育的社会责任。

  提到民营美术馆,刘益谦和王薇夫妇的龙美术馆不可不提。仅仅用了5年时间,他们就在先后在上海浦东区、徐汇区设立了两座标志性场馆,并将分馆成功复刻至重庆,位于武汉的分馆也在建设当中。目前,龙美术馆已经组织了《伦勃朗、维米尔、哈尔斯:莱顿收藏荷兰黄金时代名作展》、《安东尼?葛姆雷:静止中移动》、《永乐大帝的世界——御制唐卡暨永宣文物特展》等大展,成为中国代表性的民营美术馆。

  进入2017年下半年,昊美术馆、松美术馆、嘉德艺术中心、宝龙美术馆、苏宁艺术馆陆续开馆,迎来了民营美术馆发展的又一次高峰期。其中,昊美术馆、宝龙美术馆、苏宁艺术馆都坐落在上海,这也让上海成为民营美术馆的“大本营”。据了解,目前上海的78家美术馆中,民营美术馆占四分之三,上海也是全国民营美术馆体系最完备,数量最多的城市。

  9月25日,华谊兄弟传媒集团董事长王中军的松美术馆在北京顺义低调开张。这里曾经是他的私人马场,场馆周边挺立着199棵古松。开馆首展“从梵高到中国当代艺术”,明星展品是王中军收藏的几件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大师杰作,如2014年以6176.5万美元买回的梵高《雏菊与罂粟花》,2015年以2990万美元拍下的毕加索《盘发髻女子坐像》等。

  11月18日, 占地面积达23000平方米的上海宝龙美术馆正式开馆,“书藏楼珍藏展——百川汇流”和“宝龙美术馆开馆展——寻脉造山”两场重要展览同时开幕,展出了近些年宝龙集团在拍场上的所得,包括1.035亿元的张大千《巨然晴峰图》,1.955亿元的齐白石《咫尺天涯—山水册》,1.288亿元的黄胄巨作《欢腾的草原》等。

  11月25日,苏宁艺术馆在上海市普陀区正式开幕。据苏宁环球集团董事长张桂平介绍,首展包括15件国家一级文物在内的400多件艺术品,只是企业收藏的一小部分,目前苏宁艺术馆的整体馆藏已达3000件。展品中包括3.036亿元的任仁发《五王醉归图卷》,7762万元的吴镇《野竹图》、3335万元成交的王石谷《仿宋元山水巨册》、2875万元成交的赵雍的《前浦理纶图》、2702.5万元创造夏圭拍卖纪录《山庄暮雪图》以及2300万元的袁江《蓬莱仙境》等。据不完全统计,这几年苏宁环球集团在艺术品上的花费高达6亿元。

  “在目前经济低迷、投资渠道狭窄的情况下,会有更多的民营资本选择将艺术品作为企业投资、风险转移的重要资产配置手段”,赵先生表示,“更多民营资本会借助美术馆等布局艺术行业。”

  文/北京时间财经记者 周永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