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你好,我是1988年中年女子,万亿资本在为我生为我死;你呢?哭泣的中产房奴

2017年02月26日08:53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Hi,1988年的中年男子和中年女子。

  心痛吗?先别怕。

  忙于相亲,“死于”收购

  生于1988年,将近30岁,正是被催婚的“大好时光”。你经历婚恋之慌了吗?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5年,我国流动人口数量达2.47亿人。伴随流动人口向新城市或地区的迁移,单身人士寻找具有相同生活方式、习惯、背景的对象的难度加大。据《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年度综合报告2016》,现阶段1981年之后出生,尤其是1986-1991年间出生的人群正处于婚恋需求高峰期。

  根据《在线婚恋交友对用户的价值分析2016》,截止2016年第3季度,在线婚恋交友移动端活跃用户规模已达3794.03万人,人均单日对移动端婚恋应用的使用时长已能超出1小时。预计到2017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规模将从2014年的11.7亿元,爆发性增长到超过34亿元。

  背靠数十亿资本的婚恋交友市场里,那些曾经的“婚恋一霸”却大多以并购为结局,比如曾经大火的百合网世纪佳缘和珍爱网。

  2016年5月14日,世纪佳缘宣布完成与百合网的合并交易,将从美股退市,收购额达2.4亿美元(约合16亿人民币)。2016年8月,A股上市公司宝新能源收购百合网2.21亿股,占百合网总股本的22.65%,收购金额共计8.82亿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而由此计算,百合网的估值为38.98亿元。另外,百合网同样参与投资了宝合金福的1亿元战略融资,进一步打造婚恋生态圈,为公司用户提供全方位服务。

  除了百合网之外,珍爱网也没有逃掉被上市公司“吃掉”的命运。2017年2月15日,德奥通航发布《关于重大资产重组停牌进展暨延期复牌的公告》,称将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珍爱网100%的股份。成立于2004年;2011年被传谋求海外上市未果;2016年8月,被传寻求一笔1.22亿元的融资,用于拆除VIE架构,以挂牌新三板或IPO上市。从这一系列动作来看,珍爱网对登陆资本二级市场的心一直没有死。

  据了解,珍爱网在2015年的营业收入为6.85亿元,估值为27亿元;那么,珍爱网在2016年的营业收入约为10亿元,保守估值或超30亿元。如今被A股上市公司收购,可视为约30亿卖身。如此“曲线上市”,也算是得偿所愿。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主流婚恋网站平台注册用户约2亿人。截止2015年底,世纪佳缘用户注册数超1.6亿,年平均月活跃用户数约为530万;截止2016年8月,珍爱网用户注册量近1亿,已在28个城市开设37家直营店。

  也就是说,2亿人,背后近百亿资本为其忙于收购和被收购。

  数万亿的女子市场,你真的看到了吗?

  单身又如何?已婚又如何?你站在广袤商界,背后万亿女性经济此消彼长。

  根据阿里大数据显示,尽管中国网购人群近一半聚焦在19-28岁人群中,然而29-35岁的“轻熟群体”却是购买力最强的人群。另外,80后同样也是文化消费的主力军。国内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影视剧专门针对30岁左右的群体,比如《杜拉拉升职记》、《欢乐颂》;相比其余题材,关于职场、婚姻问题更能引起大众共鸣。

  也许就连1988年的你都不清楚自己所创造出的单身经济有多庞大,中国已有近2亿人是单身人士。根据日本的一项调查,日本单身男女支撑的“单身宅经济”规模已高达1500亿元。暂且不论这1500亿元,口红经济相信每一位1988年生人(其实每一年龄阶段的女性皆如此)都能体会其魅力所在吧?来自CIC灼识咨询的调查显示,2015年彩妆市场的销售额已经突破了200亿元,到2020年规模将达到450亿元以上。

  再来说说他——张良伦。他是被风投女王徐新“看上”的男人,2014年创立贝贝网,专做25岁-35岁之间的妈妈经济。有数据显示,预计2017年中国母婴市场将达3万亿元;也有相关报告表示,预计2017年,美妆、女性服饰、家居的市场规模将分别达到0.7万亿元、3万亿元、4万亿元,“大母婴”市场规模将从3万亿元升至10万亿元。除了贝贝网之外,宝宝树蜜芽宝贝红孩子等企业都看重这块女性市场。

  30岁的中产之慌

  万亿经济在澎湃,然而对于许多人来说,30岁带来更多的是扑面而来的恐惧。

  传说中的中产之慌。

  从什么时候起,这一届的中年人(也就是30岁上下)被逼进了“极其”尴尬的生存状态?全因他们通常都被称为中产阶级。按照瑞信研究报告,拥有5万至50万美元(约合32.75万-327.53万人民币)财富的成年人属于中产阶层。而根据该标准,中国的中产阶层可达1.09亿人,占全国成年人口的11%,位居世界第一。也就是说,10个人里很可能就有一个人属于中产。

  你现在慌张了吗?几时起,一直处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人竟然摇身变成了中产阶级,却依然还是那么穷,对吧?

  而那些真正属于中产的人们却大多被冠以“缺乏安全感”、“焦躁”、“不安”的标签,拥有一定数额的资产却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投资家曾梳理过中产阶层的资产去向,买香港保险和购置房产成了所有中产的主要选择。

  2016年11月30日,香港保险业监理处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前三季度,内地客户赴港购买保险贡献489亿港元保费,贡献率近四成。在过去几年,保险业成了香港增长最快的行业之一,2010年内地客户到香港投保金额仅44亿元港元,2014年已达到244亿港元,2015年超过300亿港元,5年内增长近7倍。

  面对如此大流量的资本外流,监管自然不会坐视不管。2016年10月29日,银联全面暂停以银联为支付渠道缴纳香港保险保费。香港全部保险公司的保险产品(包括储蓄寿险和重疾险等险种),保费不能再以银联刷卡方式缴纳。有分析称,这一措施可以堵住了香港保险这条通道,也会堵住了居民资金出海的最粗的一条水管。

  除此之外,你听过“拥有深圳两房一车,却不得不面临失业”的故事吗?这就是中国中产阶级最真实的写照,他们成了最名副其实的房奴。

  根据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报告,2015年我国家庭资产均值为87.6万元,住房资产占家庭总资产的70.1%,为58.6万元。住房资产占家庭总资产比重最高,也意味着购房成本是家庭的最主要支出。那位失业中产要面对的即是这座数百万的贷款大山。

  购置海外房产也是选择之一。有数据显示,在2016年的前8个月,来自中国内地投资者的237亿美元资本涌入了跨境房地产市场。相比于2015年底海外房地产市场投资资金来源地的排名,中国内地上升三位。换言之,中国投资者已成为海外房地产投资的主力军。

  也许这正是中产阶层的财富焦虑:如果不买房,我们还能买什么?面临越涨越高的房价,越来越低的人民币汇率,这些来自中产阶层的辛苦钱又该何处安放?

  记得在2017冬季的达沃斯论坛上,马云说过一句话:“让我们留意那些30岁的人们,因为在互联网时代,他们会改变世界、也会成为世界的建造者。”30岁的你,改变了世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