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创投机构深套*ST股:两机构一股未减 市值缩水过半

2019年01月09日08:27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每经记者 李蕾 实习记者 任飞 每经编辑 肖芮冬

  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即将开始披露,留给当下逾50家“披星戴帽”企业的保壳时间不多了。值得关注的是,有5家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中竟有创投机构霸位,比如天津赛富突击入股*ST东凌、智度德诚助力*ST百特等,进场时间多散落于2015年中下旬。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豪赌告吹,有的创投企业投资至今仍一股未减、市值缩水已过半。

  创投股东进退两难

  牛市行情造就了不少投资神话,对创投机构而言,参与“壳资源”炒作或通过借壳上市以实现退出获利的方式,仍被不少机构青睐。但在当下,部分已上车的创投资本却也在经历企业重组后的又一次“准退市”危机,曾经豪掷千金换来的股份正在承受“一股难出”的煎熬。

  2014年,中农集团通过定增收购资产进入到东凌粮油股东席位。彼时,东凌粮油拟通过发行股份方式,购买中农国际100%股权。2015、2016会计年度中,东凌粮油分别交出归属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0.43亿元及0.20亿元的答卷。然而在2017年年报中,会计师对其当年的财务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且对其2017年内部控制报告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意见。由于年报被“非标”,该公司股票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成“*ST东凌”。年报发出后,该公司股价也连续两个交易日一字跌停。

  值得关注的是,天津赛富创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天津赛富)作为此前中农国际的投资人之一,并入东凌粮油后,曾在2015年第四季度稍作增持,之后对东凌粮油的股权占比就一直维持在2.57%,且一股未减。不过由于股价下跌,该机构所持股份市值已由2015年三季报时的2.08亿元骤降至2018年三季报的1.01亿元,缩水超过50%。

  同样有类似遭遇的还有拉萨智度德诚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智度德诚),其作为山东雅百特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雅百特)的投资方,早在2014年12月23日就进行了1亿元的增资,随后又以1亿元收购拉萨瑞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雅百特315.92万元出资额。翌年,雅百特通过借壳中联电气上市后,智度德诚占股6.79%。

  然而在雅百特上市后的第三年(2018年),该公司被证监会查出涉嫌构成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等过失。2018年7月6日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变更为“*ST百特”。随后其股价接连下挫,到2018年三季度,智度德诚所持该股市值已跌至0.67亿元,较投资成本的2亿元缩水近67%。

  上述两家机构均在投资企业上市后“一股未减”,这对以财务投资获取收益的创投机构来说可谓遗憾。原本像“*ST”这类准退市股,都具有很强的重组预期,但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股价大幅滑落导致一些依托股价的资本运作空间减少,加之监管层对类似重组的审核趋严,以往通过注水拔高估值的做法行不通,因此就形成进退两难的尴尬局面,“既无法资本运作获利退出,又不甘低价认赔斩仓离场。”

  记者曾致电天津赛富和智度德诚咨询退出计划,但截至发稿,公司电话无人接听。

  创投博重组是否值得?

  尽管天津赛富、智度德诚的投资遇阻、目前收益惨淡,但从目前创投企业参股的上市公司来看,已被“披星戴帽”的案例不在少数。Wind统计显示,截至2019年1月7日,A股共有57家上市公司被“*ST”,其中有5家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中有创投企业的身影。

  具体来看,除了*ST东凌*ST百特,截至2018年三季报,霍尔果斯天马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ST天马1.48亿股,占总股本的12.49%,为公司第二大股东,但市值仅为2.63亿元。记者注意到,该创投企业的减持较为谨慎,在2018年股价处于震荡下行时一股未减,但所持股份市值较2017年报的12.6亿元已缩水近80%。

  无独有偶,*ST龙力的大股东山东省高新技术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的减持止步于2017年三季报,而*ST龙力股价从2017年10月首个交易日收盘价11.49元/股急跌至2018年三季度末的1.82元/股。不过当季所统计的0.61亿股市值为1.11亿元,比2017年三季报时减少了5.58亿。

  此外,天津海泰优点创业投资企业(以下简称天津海泰)则开始割肉变现。Wind统计显示,天津海泰于2016年10月13日入股*ST工新,其所持有的0.18亿股市值曾高达2.77亿元,直到2018年中报时也未曾减持,但市值已降至1.62亿元,缩水近42%。2018年三季报显示,天津海泰当季共减持*ST工新179万股,期间正值*ST工新复牌后的整理行情,曾连续挂出23个一字板跌停。

  从以上5家创投企业参与投资的情况来看,以壳资源为基础进行并购重组具有其天然的风险因素。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就表示,尽管创投企业会根据市场行情选择退出时机,但目前行情仍对个股估值不利,或导致无法顺利退出。

  一位赶上去年底“ST行情”的私募基金经理也提及,“指数(Wind,ST概念指数)能涨10%不代表重组具备强支撑,二级市场博垃圾股年年有,但这一趋势可能在未来降温。”

  在该基金经理看来,部分夕阳产业的上市公司在资产重组等方面具有优势,不论是发起定增或直接卖壳,“伙同项目一起注入上市系的资本就是企业的良药,股票投资具备了以时间换空间的可能。”但他纠结在于,随着注册制推行将至,未来壳资源或贬值,传统僵尸企业吸引项目进驻的信心也可能不及从前。

  如此背景下,创投机构到底该不该碰“壳股”?沈萌认为,国内有很多创投企业以及私募机构仍以炒行情、炒概念、利用估值泡沫以期获利。“虽然没有要求创投不能参与股市投资,但毕竟市场变化涉及宏观与微观经济变化、政策调整等专业知识,盲目投机风险极大。”董登新也表示,创投企业应该围绕初创企业进行风险投资和扶持,不能因耐不住“十月怀胎”的寂寞而去二级市场上博重组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