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惠誉:放松政策无法快速解决中国改革面临的挑战丨评级机构Weekly Outlook

2019年01月08日21:41 来源:第一财经研究院

  整理:吴越/第一财经研究院研究员

导语

  • 惠誉表示,中国进一步放松财政和货币政策或将有助于稳定2019年上半年的增长,但这不能解决经济中期的脆弱性问题,除非采取更深入的结构性改革。在去年12月召开的中国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及会后,政策制定者的种种表现,突显出当局对经济增长放缓和中美贸易紧张的担忧。强调保持经济增长,意味着从去杠杆化举措向政策宽松转变。中国政府已表示,希望通过结构性改革来改善增长前景。但是,在最近的经济改革提议中,却缺少中国一些最紧迫的结构性改革的路线图,比如国有企业改革。
  • 穆迪表示,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继续将政策重点从去杠杆转向政策放松。虽然会议也强调通过去杠杆和控制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等手段来降低金融部门的风险,但随着2019年经济增长放缓,穆迪预计去杠杆进程也将减慢。在改革和经济增长之间出现权衡取舍关系的情况下,虽然改革(特别是国有企业改革)依然是既定的政策目标之一,但预计政府会较多地以支持增长作为优先考虑。总体而言,穆迪预计经济领域债务将逐步增加,尤其是公共部门债务将在未来几年内上升。
  • 惠誉表示,随着信贷环境周期性转向和全球债务接近创纪录水平,许多行业的信贷风险正在上升。然而,发达市场的宏观经济状况和杠杆的行业分布,与2008年的上一次衰退有着显著差异。与国家主权和非金融企业相比,发达市场的银行业较上次金融危机更加强健且富有弹性。惠誉预计,政府和非金融企业或将成为可能到来的信贷风暴的中心。
  • 主权评级调整方面,穆迪将乌克兰评级由Caa2上调至Caa1。
  • 上两周(2018.12.24-2019.1.6)国内债券主体评级下调家数12家,上调家数3家。
  • 上两周(2018.12.24-2019.1.6)国内债券违约7起,涉及公司为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永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银亿股份有限公司、洛娃科技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一周经济观点

  惠誉:放松政策无法快速解决中国改革面临的挑战。(2019.1.3)

  • 惠誉表示,中国进一步放松财政和货币政策或将有助于稳定2019年上半年的增长,但这不能解决经济中期的脆弱性问题,除非采取更深入的结构性改革。在去年12月召开的中国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及会后,政策制定者的种种表现,突显出当局对经济增长放缓和中美贸易紧张的担忧。
  • 习近平主席在2019年新年贺词中提到了未来的“机遇与挑战”,而会议上对“保持合理增长”的承诺和在新闻稿中广泛使用“稳定”的表述,揭示出政策制定者对经济放缓愈发重视。强调保持经济增长,意味着从去杠杆化举措向政策宽松转变。
  • 在财政方面,政府似乎将进一步减税并通过发行地方政府特别债券来增加资本性支出。货币政策也将更加宽松。政策制定者聚焦于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解决私营部门融资难问题。鉴于与美国的贸易摩擦,2019年中国的经济增长不太会得到外部需求的支持。惠誉对中国主权信用评级为A+,展望稳定。稳定展望反映出惠誉认为政策制定者拒绝回归信贷刺激,而是采用其他财政措施,比如减税。信贷刺激则会对评级产生压力。
  • 中国政府已表示,希望通过结构性改革来改善增长前景。资本市场改革,包括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有助于解决企业对银行信贷的依赖。最近提交的外国投资法草案,旨在使外国公司与中国同行处于更平等的地位,包括保护外国公司不受知识产权强制转让的影响。会议还强调了一些长期目标,如制造业的创新、知识产权保护,以及让私营部门在供给侧改革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 在最近的经济改革提议中,却缺少中国一些最紧迫的结构性改革的路线图。比如,国有企业仍受益于政府隐形担保和银行信贷优惠。
  • 另一个重要挑战是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财政关系的不平衡,这导致地方政府依赖不稳定的土地出让金为公共项目提供资金。会议强调了对公共服务和高科技领域基础设施投资的需求,这可能导致地方政府预算外借贷的复苏。

  穆迪:对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评论。(2018.12.24)

  • 穆迪表示,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继续将政策重点从去杠杆转向政策放松,这种政策转向在过去6个月中已变得越来越明显。虽然会议也强调通过去杠杆和控制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等手段来降低金融部门的风险,但随着2019年经济增长放缓,穆迪预计去杠杆进程也将减慢。
  • 在改革和经济增长之间出现权衡取舍关系的情况下,虽然改革(特别是国有企业改革)依然是既定的政策目标之一,但预计政府会较多地以支持增长作为优先考虑。总体而言,穆迪预计经济领域债务将逐步增加,尤其是公共部门债务将在未来几年内上升。

  惠誉:信贷周期转向,主权国家和企业成为关注的焦点。(2019.1.3)

  • 惠誉表示,随着信贷环境周期性转向和全球债务接近创纪录水平,许多行业的信贷风险正在上升。然而,发达市场的宏观经济状况和杠杆的行业分布,与2008年的上一次衰退有着显著差异。惠誉预计,政府和非金融企业或将成为可能到来的信贷风暴的中心。
  •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数据,自2007年以来,全球金融部门和家庭债务总额占GDP的比例一直大体稳定。相比之下,政府和非金融企业的债务显著上升,分别上升了27个百分点和16个百分点。这些部门应对宏观经济放缓和金融环境收紧的能力将受到挑战。
  • 自2007年以来,大多数大型和发达经济体的政府债务占GDP比率大幅上升,这使得一些主权国家在未来经济低迷的情况下面临巨大风险,并可能对评级产生负面影响。此外,新兴市场更有可能在短期内感受到以金融环境趋紧为特征的全球信贷周期的转变,将面临更大的波动和资本流中断。
  • 在上次金融危机期间,非金融企业不是主要的风险源。然而自那以后,受低利率、股票估值上升和非银放贷机构扩张的推动,企业杠杆率显著上升。企业借款人利用这些资金来提高股东回报、扩大并购活动,其规模远远超过了资本支出。过去两年,尽管美国经济增长相对强劲,但上述变化已经推动了美国企业的负面评级趋势。与危机前相比,美国企业投资组合的评级分布发生了显著变化,BBB评级的发行人相对于较高投资评级的发行人有所上升。
  • 与国家主权和非金融企业相比,发达市场的银行业较上次金融危机更加强健且富有弹性。由于监管改革,银行业资本水平和流动性明显增强。风险偏好降低和贷款组合规模缩小,导致银行资产占GDP的比例大幅下降。在银行紧缩开支的同时,风险较高的放贷活动已转向非银行金融体系。这可能使金融市场在进入低估时的不确定性增加,同时非银行金融机构与金融市场其它部分的相互关联或将导致风险上升。
主权评级

  一周评级下调

  一周评级上调

  • 穆迪将乌克兰长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由Caa2上调至Caa1,展望由正面调为稳定。依据为与IMF达成的备用安排或将改善该国外部实力,近期采取的改革将有助于减少腐败,这是该国负面信用影响最大的体制弱点之一。(2018.12.21)

  一周评级

  • 惠誉确定安哥拉长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B,展望稳定,短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B,评级上限B。(2018.12.28)
  • 联合资信确定马其顿长期本、外币主权信用等级为BBBi-,展望稳定。(2019.1.7)
  • 联合资信确定亚美尼亚长期本、外币主权信用等级为BBi+,展望稳定。(2019.1.7)
  • 联合资信确定阿塞拜疆长期本、外币主权信用等级为BBBi,展望稳定。(2019.1.4)
  • 联合资信确定孟加拉长期本、外币主权信用等级为BBBi-,展望稳定。(2019.1.4)
  • 联合资信确定巴拿马长期本、外币主权信用等级为Ai,展望稳定。(2019.1.3)
  • 联合资信确定阿曼长期本、外币主权信用等级为Ai,展望稳定。(2019.1.3)
  • 联合资信确定卡塔尔长期本、外币主权信用等级为AAi+,展望稳定。(2019.1.2)
  • 联合资信确定西班牙长期本、外币主权信用等级为Ai+,展望稳定。(2019.1.2)
国内机构评级

  上两周(2018.12.24-2019.1.6)国内债券主体评级下调家数12家,上调家数3家。

  • 评级下调

(可点击查看大图)

  • 评级上调

(可点击查看大图)

国内债券违约

  上两周(2018.12.24-2019.1.6)国内债券违约7起,涉及公司为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永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银亿股份有限公司、洛娃科技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可点击查看大图)